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九十四章:双剑相鸣(上)

剑霄 苦M瓜 2236 2013-09-01 12:51:08

  在刺目的金光中,九层累叠的黄金台分崩离析,如同轰然倒地的危楼。随着黄金的分裂,黄金台内部中空逐渐显现,那就是这团金光的源头。金光越发刺目,闪烁夺目,像是一个金色的太阳。

夺目的金光如同潮水一般淹没了华美的地宫,惊涛骇浪,脚下黑曜石铺就的广场如同明镜一般倒映出了清晰的投影,看上去金光是从地底喷薄而出的一般。光芒的浪尖涌向青铜浇筑的苍穹,铁黑与铜绿在金光的渲染下变得威仪而庄严。

云翳阴白色的瞳孔被金光刺痛,眼里那一抹若有若无的阴翳在金光中显得越发诡异。云翳不得已闭上了眼睛,五指并拢挡在眼前,却依旧感觉像是金色的瀑布挂在眼前。那种刺目的金光直接倒映在了他的脑海里,刺进了他记忆的最深处。

左袖中的云影蓦地收紧,如同长在左臂上一般微微振动。云翳的脑海如同锤击一般疼痛,在记忆混乱与绞痛的深处,云影一声嘹亮的龙吟,一抹冰冷的气息沿着左臂蔓延到云翳体内,激发了云翳体内“冰清诀”的功力。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云翳发现,自己体内冰清诀功力在云影的带动下不自觉的运转,像是体内蛰伏着一只苍蓝猛兽,在一瞬间引颈长啸,睁开了睥睨天下的眼眸,满是冰寒与沧桑。

背上的雪姬感受到了主人的隐隐悸动的情绪,一声清凉的嗡鸣响起,不同于云影的沧桑与刚猛。雪姬的剑气灵动而清秀,如同雪峰山上奔涌而下的清泉。雪姬和云影的两声剑鸣,一时间相生相合,各自将迥然不同的剑气注入到了云翳体内。

云翳觉得自己的左臂和背上的两把剑以一种奇异的频率振动,就像是多长出来的两个心脏,剑气如同血液一般涌入他的身体。两道迥然不同的剑气,一道刚猛,一道灵动,在云翳的体内交汇。

云翳的丹田里蕴藏着淡淡蔚蓝色的冰清诀功力,像是一池碧蓝的湖水。任凭云影和雪姬注入多少的剑气都没有丝毫的排斥。云翳的“冰清诀”功力运转向四肢百骸。云翳全身都有种清凉松弛的感觉,浑身都像笼罩在天青色的云霞中。

一旁的林肃和百里恩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一团刺目的金光仍然如同火焰一般蒸腾。而这边身形瘦削的云翳也开始光芒四射,背上的雪姬闪现着玉石一般的乳白色光泽,左袖中一团绚丽的蓝光闪烁不定。光晕流转,二者在云翳的身体里水乳交融,如雪如霜的白色和耀眼的蓝宝石光芒渐渐中和,最后成为了淡淡的蔚蓝色,如同湛蓝的天空,飘逸而悠远。

百里恩低声发问:“他在突破?”

以这两人的功力自然能感觉的到云翳身上的剑气在节节攀升中,可是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底,面前是神秘莫测的金光,到底是什么成为了云翳画地突破的诱因呢?

林肃苦笑着摇头:“我遇见他也不过几日的时间,他却像是个深井一般深不可测。我感觉他的功力其实并不高,招式也很有限。但是每每在关键时刻爆发出远超平时的力量。最初的时候,我以为他是靠着雪姬这把雪谷老人铸造的神兵利器才能和我打成平手,现在看来,云翳的天资真的不在你我之下!”

百里恩俊美的脸上因面前刺目的金光而浮现出暖意,可是眉宇间的阴影却隐隐有着莫名的意味,意味深长的低吟:“你有把握吗?”

林肃愣了一下,皱了皱眉头,声音略显冷硬:“放心吧!誓约已成,交给我的事我自然会做到,不过我倒希望你们不要忘记才好!”

百里恩不可置否的笑笑:“他曾说过,承君一诺,奉守此生。你大可放心!”说着,璀璨的双眸中闪烁着夺目的光彩:“我倒期待,这金光中到底蕴含着什么样的宝物。血河之宝?百里氏历代相守的秘密难道和这个有关?”

林肃没有在接话,面色凝重的看着那一团金光,双眼中有淡淡的恍惚,十指有节奏的在腰间的长刀上律动,隐隐有着期待。

两人不约而同的保持了缄默,默契的不再多说,静静的看着面前越发刺目的金光和捉摸不定的云翳。

云翳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剑气的容器,雪姬和云影锋锐的剑气不断的涌入到他体内。靠着“冰清诀”的功力进行中和。“冰清诀”功力的特点就是中正平和,云翳十岁时才遇到那个青衣中年人传剑传功,在这之前,云翳身体羸弱,经脉堵塞,玉剑山庄的长老都断定他一生无法练武,更何况“眼中有疾,阴白似翳”,双目失明的盲童,更加无法在这天下行走。

那个中年人靠着强横的功力打通经脉,治好了云翳的眼疾。可是平常人修习武功最好的时间是五岁八岁之间,因为幼儿的心性单纯,且根基可塑性好。云翳十岁开始练剑,明显已经错过了,靠着十年的苦修、坚韧的心性和卓越的天赋才开始慢慢触碰到了剑术的边缘。这其中,“冰清诀”日日夜夜改善他的体质,滋润他的经脉,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可是容量再大的容器都会有满溢的时候,“冰清诀”中和的力量也是有限的,不知不觉间云翳的丹田就因为无法容纳过多的剑气而变得鼓胀。剑气不断累积,就像一个充气的皮球,一点点的接近崩溃爆炸的边缘。云翳开始慌了,丹田的胀痛让他惊慌失措。全身功力全力驱使,却也无法消化越来越多的剑气。经脉不堪重负下已经开始有了淤血的伤势。但是,如果不能消化掉多余的剑气,自己的丹田迟早会被冲破!丹田既毁,到时候,轻则武功尽失,重则身陨!

云翳的嘴角溢出丝丝鲜血,他还在咬牙坚持,但是剧烈的疼痛已经开始在侵蚀他的心智,脑海中传来一阵阵不可抗拒的眩晕。

此时,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记住,要好好活下去!”

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一袭红妆的女子,像是全身裹挟在漫天的红霞里,肩上披散的一抹红纱跟是如同飞虹一般惊艳。

云翳竭力睁开双眼望向她,可是那个女子的脸像是在笼罩在厚重的浓雾中,根本看不清楚。古朴的歌谣缓缓回荡中,浓雾露出一个小小的缺口,刚好可以看到女子朦朦胧胧的侧脸。

“付雪晴!”云翳一声惊呼,黑暗袭来,蒙住了他的双眼和感官。颓然昏倒在地,黑曜石的微凉,是云翳昏迷前最后的记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