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一百零五章:诸侯血脉(下)

剑霄 苦M瓜 2534 2013-09-01 12:51:08

  “不可,大哥!”

百里炎蓦然心惊,眼神急切的在四周搜寻。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仅次于对父亲百里公爵的熟悉。

在年幼时无数个辗转难眠的夜里,百里炎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躺在床上,不时地揉揉身上青紫的伤痕。疼痛和家族巨大的压力让他彻夜无眠。只有那个白衣浮动温婉如同女子的百里恩,悄悄到他的房间里,给他吹一支叶笛。笛声悠扬,伴他入眠。而后,百里恩替他掖好被角,再悄悄离去。

在童年那不长也不短的岁月里,百里炎一直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这个如同妹妹般的弟弟。他一度以为,老天爷也会出错,错把一个妹妹送给他当弟弟。那时的百里炎从来不会喊他三弟,一直有意无意的叫他“三妹”。直到十年前,百里城下扬起的风沙缭乱两个少年的眼眸。

做了十年的异乡人,心里有的,只是这个会给他吹笛的“三妹。”故乡之所以能称之为故乡,不是因为那里有他生来就要继承的爵位和荣耀,而是因为有一个值得他守望终生的人。

“三妹,三妹……”百里炎嘴里不住的喃喃,目光依旧不停的搜寻。

高台上的修罗目光倏地转冷,眉睫轻挑,暗红的薄唇变得凄迷而锋利。这个声音传来已久,她却依旧没有锁定说话人的方位。难道这个人的功力,还在她之上?

广场上一众武士如临大敌,身影闪烁,迅速的变化阵型,围住了高台,手掌不自觉的摸向了腰间的刀柄。汇聚的杀气如同一道匹练,护住了高台。

夜空中一道白色的闪电划过,衣袂浮动像是水中的浮萍,微微招摇。一个白衣如雪的身影像是凭空出现伫立在了广场之上。脚尖刚刚着地,那抹如霜的雪白迅速被黑衣包围。铿锵声从四面八方响起,“九州府”的精锐们纷纷拔刀,像是猛兽一般围了上去。

“住手!”百里炎一声大喊:“你不能伤我三弟!”

修罗无动于衷,甚至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绝美的脸庞像是陆北的一块终年不化的寒冰,煞是吓人,暗红的薄唇如刀般锋利。

拔刀在手的杀手们没有首领的命令也没有轻举妄动,只是如同铁桶一般包围住了那个白衣的身影。

那个突然凭空出现的人,身上罩了一件雪白色的锦绣宽袍。如雪如羽的宽袍将他的身形完全笼罩,在一众黑衣的映衬下,显得耀眼而夺目。

白衣人低垂的发丝被夜风轻轻拨到了一边,缓缓抬起了头,露出了苍白病态的脸。那是一种纨绔子弟脸上,常见的酒色过度的苍白。

“百里扬?”修罗璀璨的红妆突然颤动了一下,长长的水袖像是流淌的鲜血。修罗绝美的脸庞如同妖魔一样魅惑,她咬牙切齿的发问,声音显得凄厉而阴森:“怎么可能是你?我亲手把钉在了大殿里!”

广场另一边百里氏世代相传的大殿,此时仍被那沉重的铁闸门封锁,滴水不漏。铁闸门黝黑的脸色,像是一种讥讽。

百里炎怔怔的看着那个被修罗唤做“百里扬”的人,他所谓的二弟,却比一个路人更加陌生,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怎么会是你?”

百里扬淡然一笑:“为什么不能是我?大哥!”他身上也承袭了百里氏的贵族血脉,五官纵然不及百里恩的俊美和百里炎的英气,但是也生的端正清秀,只是那苍白病态的脸色和浑浊的双眸,让他在贵胄之家显得格格不入。

百里炎细细打量突然出现的二弟,一别十年,百里扬天性古怪,不爱说话,也不求上进,几乎所有人都不喜欢他。百里扬除了顶着一个百里氏二公子的头衔,一无是处。年幼时,百里炎与百里恩的感情很好,或携手出游,或促膝长谈。百里扬却从来没有表示过和他们一丝一毫的亲近。没有人知道,在所有人的横眉冷眼下,这个孩子是如何长大成人的。

时至今日,百里炎在王域帝都收到了百里公爵病危的消息,便马不停蹄风尘仆仆的赶回,路上遇上“九州府”的重重围杀,幸好有云翳、林肃和一干得力下属死战不退,才能支持到“黑炎骑”天亮的救援。尔后,百里炎迅速和百里恩会和,制定了周密的作战部署,为了保住百里氏,不惜兵分两路,矛头直指被“九州府”操控的百里扬。

百里扬联合“九州府”,控制了百里城和长老院,软禁了百里公爵,派出刺客突然行刺。就算刺客被云翳一剑斩杀,依然留下了印有“五蠹”火漆的家书。百里扬盗用家主印信,以全族的人命要挟百里炎,如果日落时不能孤身踏入百里城,那百里公爵和所有家族众老的人头都会落地。

现在,百里炎一人来了,没有骑马,也没有佩刀。迎接他的人是“九州府”的高手,这些人里面,却不包括百里扬。十年不见,本就感情淡漠的兄弟剑拔弩张,务必要将对方置于死地。百里炎一切作战部署都是以杀了百里扬,夺回百里城为目的。

可是现在,百里扬突然现身,却反被“九州府”的长刀包围。难道刀锋所指的,不应该是百里炎才对吗?难道这个号称要篡夺家主之位的兄弟,不是要来要他的命,而是看上去要来帮他?

百里炎从怀中掏出了那封印有“五蠹”火漆的家书,目光冷冽的盯着百里扬,冷声道:“这是你亲笔写就的家书,现在我来了!”

百里扬丝毫不惧怕四周锁定他的刀锋和那一张张野兽般的脸庞,微微摇头苦笑:“那是他们逼我的,我没得选择。”

百里炎冷笑一声:“那你来干嘛,是要亲自来拿我的人头吗?”

百里扬脸色苦寒,苍白的脸庞像是一块隆冬里的寒冰。百里扬蓦然从怀中拔出一把长刀,刀气肃杀,刀锋遥指百里炎,一字一顿的反问:“继承着的人头,怎么能够落在外人手里?”说罢倒提着长刀,大步流星的向百里炎走去。

“大哥,无论如何,你我身上都是诸侯的血脉,希望你不要怪我!”

周围虎视眈眈的杀手们顿时面面相觑,手中长刀停顿在空中,高台上的首领还没有允许,他们就没有挥刀杀人的资格。只能愣愣的看着眼前白衣如雪的男子,提着长刀走出他们的包围圈。

百里扬眼神肃杀,杀意凛然,长刀的刀尖在青石板上摩擦,发出刺啦啦的爆响,溅射处明亮的火星。他一步步走向手无寸铁的百里炎,走向那个被他称为大哥的人。

百里炎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拿着刀走来,刀锋上倒映着熊熊火光。他本来就有赴死的决心,既然百里扬真的这么想要这个家主之位,给他又如何?只希望他能善待自己的族人。

此时的百里炎心如止水,微微闭上了双眼,他能感觉到迎面而来的气息越来越炙热,气息涌动,刀锋的嗡鸣声振聋发聩。他猜测百里扬一定已经举起了长刀,凛冽的刀锋下一秒就可以切下他的头颅。他不必担心痛苦,因为只要够干脆,脖子上动脉的血液喷涌而出,那时候死人是感觉不到痛的。

劲风大作,凌厉的刀气先一步切割在了他的脸上,百里炎觉得脸上像是被割出了无数条伤口,万念俱灰下他听到百里扬那陌生的声音:

“继承者的人头,绝对不能让落在外人手里。就算是我这个臭名昭著的人,也留着诸侯的血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