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九十八章:杀戮之刃——貘(中)

剑霄 苦M瓜 2285 2013-09-01 12:51:08

  “貘”开始闪耀嗜血的光,灼热的温度不断上升,丝毫不理会林肃整个手掌都已经是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越来越多的血液流下,兽齿状的刀锋就像是个贪婪的舌头,不停的舔舐着新鲜血液,血槽、刀刃、刀背上的锯齿都开始渐渐变成了刺目的红色。刀身上不断有血红的纹路流转,像是被封印的灵魂在游走。短刀就像是一个吸附在林肃手掌中吸血的魔物,血光闪烁,贪婪的吸取着林肃的血液,缓解百年来的永不终止的饥渴。

短刀的刀身渐渐涌满了血色,此时的“貘”似乎已经吸满了血,除了金线缠绕的刀柄以外,浑身通红,通透的如同血红的玉,血色里的凄美绝艳,再看不到兵刃的冷厉与锋芒。

林肃的脸上满是失血过度的苍白,魁梧的身体微微摇晃。对于任何一个人,功力的消耗可以通过打坐调息来恢复,可是精血的流失却很难恢复。身体造血的速度是极其缓慢的,精血的过多流失,不但会造成功力大损,严重的甚至会伤及根基,导致很长一段时间功力停滞不前。只有通过长时间药材的疗养和调理,或是名医指点,才能一点点补足身体的亏损。

林肃脸色苍白,颓然的松开手掌,掌中传来阵阵焦糊的味道,血肉模糊。“貘”跌落到石板广场上,发出极其重的钝响。云翳眼疾手快的扶住林肃,百里恩毫不犹豫的撕下身上的布条来包扎林肃受创极重的手掌。林肃的额头上冷汗密布,闭上了沉重的双眼,牙齿紧咬嘴角,双唇抿出锋利的弧度,眉宇间满是毅然和决绝。

云翳阴白色的瞳孔布满寒霜般的冷意,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百里恩,冷冷的吐出三个字:“为什么?”

百里恩脸上浮现出不忍,低声回答:“这把刀本身就是杀戮极重,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机关层层封印。先祖一定是想将其封印在这不见天日的地底,好磨去刀上的戾气。只是事与愿违,百年过去了,刀中的灵魂反而更加桀骜不驯。这把刀对百里氏的意义非凡,镇族之宝,是百里氏的信物。林肃想的是,空口无凭,仅仅抬出大哥嫡长子的身份不见得有多少人会响应,那么我们即便潜入了百里城的北大营也无所作为,到时候大哥孤身犯险还是难逃一死。百里城还是会落入九州府的手里。但是如果可以驯服这把刀,拿出家主的信物,那么我们的计划就十拿九稳!”百里恩的脸上满是悲戚,顿了顿声音沙哑的续道“只是这代价太大了!”

云翳冷冷的听着这一切,声音平静不起波澜:“不论付出多少代价,只要达成目的都是值得的!”

百里恩惊异的抬起头,对上云翳阴白色的瞳孔,他发现自己越发看不懂眼前这个长不大的孩子,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么一翻决绝的话语会从这个安静的孩子口中说出来。

云翳不由分说的扛起了林肃魁梧的身躯,声音清寒:“快点!别让林肃的牺牲白费,我们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赶快找到出去的路!一定要潜入百里城,救下百里炎!”

百里恩也霍的站起,一袭白衣纷纷扬扬如同落雪,却带着寒风般的凌厉,眼神坚定而真挚:“好!”

百里恩拾起了掉落的“貘”,它似乎已经吸够了血,收敛了血光,变得安静而沉稳。但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那只是暂时的,这把被誉为“血河之宝”的第一代百利家主的佩刀,还未出世就已经如此嗜血。或许历代口耳相传的秘密是真的,百里氏真的应该永远将这个秘密深埋地底,永不见天日。

可是他们现在别无选择,“血河之宝”终究要出世。百里恩能做的,只能面容虔诚,心带敬畏的仰望头顶青铜浇筑的穹顶,低声祈祷。铁黑与铜锈混合的苍穹,悠远而沧桑,满是血与火的味道,让人想起百年前,那个马蹄声狂乱的战场。百里恩祈祷,在那片苍穹的背后,是长眠的百里氏先祖,是在累累白骨中建立功勋的百里氏第一代家主。

“如若先祖泉下有知,请你保佑你的后辈们!百里氏生死存亡,我们必定竭尽全力保住百年的基业!但是也请你给予我们生存下去的勇气!”

突然,百里恩桃花般璀璨的双眸光芒大放,身体因为激动而震颤。

“怎么了?”抬起林肃的云翳敏锐的感觉到了同伴情绪上的波动。

“你看那!”百里恩迅捷的伸出手指,指向那穹顶上的一处。

云翳抬眼看去,却一无所获。云翳微微合上眼睛,功聚双目,然后又蓦然睁开,眼前的以前都变得比刚才清晰数倍,“冰清诀”突破到第三重以后,他的感官也在成几何倍数的增长。

在云翳锐利如同鹰隼般的目光的注视下,苍穹上任何一丝微小的缝隙都逃不过他的目光。可是那青铜浇筑的苍穹,除了混合的铁黑与铜绿,云翳再也找不到一丝异样。

云翳疑惑的看向一旁神色激动的百里恩,完全不明所以。百里恩修长的眼眸依旧光芒大放,如同桃花般妖冶,身影鬼魅般激射出去。云翳眼神微微一跳,百里恩的身法是连他也无法捕捉的,在他见过的人里,无论是当初玉剑山庄庄主玉辛轩,抑或“九州府”里深不可测的高手,都无法与这个百里氏的贵公子相比。云翳不禁暗暗猜测,百里恩的武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他的来历真的只有百里氏三公子这么简单吗?

云翳虽然安静,但是心境通明,幼年十年的盲童生涯,之后又为了隐藏身份而又装了五年。前后十五年的时间磨练,云翳比所有人看的都更清楚,因为在那些目不能视的日子里,他学会了用心看事物。

百里恩身法迅疾,配上如雪的白衣,动作潇洒利落,如同一只振翅的白鹤。百里恩先是急速的冲向广场边缘的墙壁,然后足尖连点,凭借高速,整个人倒竖着再墙壁上奔跑。一声冷哼,百里恩双腿狠狠发力,半空中划过一道迅疾的黑影。机括钝响连连,钢骨铮然弹出,杀戮利器的折扇如同一只蝴蝶般翩翩而飞,却如同匕首般锋锐的刺向了青铜浇筑的苍穹。

轰然一声巨响,青铜苍穹狠狠的震颤了一下,可是被轰击的那一块却毫发无损。百里恩身形潇洒的在空中一个折身落地,满意的看着面前的墙壁。

云翳刚想开口询问,却发现穹顶上混合的铁黑与铜锈开始剧烈的抖动,簌簌落下,好像落叶。面前的一面墙壁轰然倒塌,露出了幽深的地底甬道。

(就要一百章了!求收!求推荐!求打赏!各种求!谢谢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