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一百零一章:夜闯百里城(中)

剑霄 苦M瓜 2443 2013-09-01 12:51:08

  原氏王朝最富庶的东海,开国百年来向来一片歌舞承平的景象。唯独这一天,暮光渐渐从地平线消散,一弯新月缓缓升起,如同刀锋般凌厉,冰冷的月光笼罩了百里氏百年来的心脏——百里城。这一晚,当天下还沉浸在“率土之滨莫非王土,普天之臣莫非王臣”的百年太平梦的时候,暗流汹涌,刀锋闪烁,东海这片承平已久的土地,历代重商轻武、雅好斯文的百里氏,已经渐渐蒙上了微薄淡漠的血色。

马蹄纷乱,声声振耳,乱世的大幕自此一点点掀开。

夜一点点吞噬了最后的光明,在黑暗的拥抱下,平日里醉生梦死繁华如梦的百里城,此时却如同按刀而立的武士,他在黑夜中的剪影显得威武而凶狠。雄伟的城墙上竖起了一排排火把,如同盘旋的火龙。全副武装的守备军在城墙上有条不紊的换防,手执长戈,腰间陪着精钢锻造的马刀,背挎长弓,背后的箭筒上插满了羽箭。守备军带着特殊锻造的面甲,遮住了整张脸,露出的双眼闪烁着野兽般的目光,精美的胸铠上雕刻着墨色马蹄菊家徽,家徽旁低悬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图案。守备军里的任何一名武士,名义上的军衔都不低于作为裨将的李巍之。

百年来,百里城的守备军的人数从未超过一万,无论百里氏积攒了多少财富,守备军的人数从未增加过哪怕一个人。天下都以为百里氏重商轻武,军备废弛,士卒羸弱,不堪一击。外人却不知道,在百里氏的心脏处驻扎着这么一支引以为傲的武装。兵贵精不贵多,守备军里的每一个人都经过层层遴选,万里挑一,精通骑射弓马、近身搏斗,历来只听从百里氏家主的命令,被誉为百里家主的近卫军,即便是家族的长老院在没有家主信物的情况下也无权调动。一万守备军用的都是最精良的装备,百炼钢成的马刀,精致华美的紫杉弓,带有倒刺的羽箭,以及用铁环套扣缀合而成的锁子甲。就算防具上不及李巍之手下的冷锻鱼鳞钢,也胜过了平常部队的皮甲和生铁甲。

虽然只有一万人,可是一万人的军备消耗却胜于普通部队三万到四万。一万守备军的忠心程度无须质疑,“九州府”精锐的杀手虽然借助百里扬的傀儡身份占据了家主的宝座,并以铁腕手段镇.压家族长老院,却依旧无法掌控这只悍勇铁血的军队。而守备军没有家主的号令也无法轻举妄动,双方虽然都是戒心四起、杀意凛然,却保持着局面上微妙的平衡。除了城墙上轮值的两千守备军,其余人全部退居北大营,按兵不动。守备军在等,等待够资格的家主继承人出现。而“九州府”也在等,等一个不声不响吃掉这一万劲旅的时机。

不论双方的杀意如何浓烈,两方训练有素的人马都保持极端的克制。换班,轮值,巡逻,两方阵营共同维护起了百里城戒严时的治安。交。班时,双方首领目光交错时甚至还会微微点头示意。两张冷峻的脸庞上四目相对,满是漠然,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些人同是军中袍泽,完全看不到想要将对方撕碎的冲动。

真正的军人,最精锐的杀手,都知道如何将杀意隐藏在刀鞘中,当杀意起,刀锋出,自己或是对手,总有一个人头要落地。

待到此时守备军的士兵慢慢退下了这一方城墙,一队队笼罩在黑袍中的九州府高手站到了各自的岗位上。负责这一片区域的小队长,单手按上了粗糙的城垛,掌心细细感受那种磨砂般的粗糙感,一袭黑袍在也很重猎猎作响,左臂上金色的“九”字刺绣饰纹在黑夜中闪烁,微微刺痛双目。

旁边按刀而立的队员硬着头皮开口:“队长,我们不是已经占领百里城了吗?首领为什么还不下令动手?”

这个人显然是说出了众人的心声,其他人也纷纷将目光移向被称之为队长的人。

队长的脸上微微有错愕的神情,轻叹了一声:“看来你们都不服气啊!”

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大晚上的在这守城门,兄弟们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鸟罪!不就是一万守备军么,我九州府还干不过他们?”

“就是啊!只要晚上偷偷摸到他们的北大营,凭兄弟们的身手,根本不可能会被发现,然后一把火,一把刀就……..”另一人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个凌厉的斩首姿势。

带着“九”字纹章的队长听到接二连三的抱怨声不禁微微蹙眉,他的头衔是“九兵卫”,虽然还属于低档次的兵卫,但是“九州府”靠战功晋升,能从“一”到“九”的人无一不是经历过无数次九死一生,继而成为“九州府”如今的中坚力量。“九州府”任务危险性极高,但是俸禄也极为丰厚,他知道这些刀口舔血的手下都是心高气傲之辈,每一个人手上都有百八十条人命。虽然绝对服从命令,但是把这些精锐的杀手大晚上的派来守城,肯定会有不少怨气。

“咳咳!”队长清了清嗓子,抱怨声立刻戛然而止,他淡淡的说:“这一次的行动非比寻常,我们的目标不再是某个落单的人,而是镇守一方的诸侯。鹤黎大人刚走,四鬼就已经齐聚百里城。”

“嘶——”人群中发出了一齐倒抽冷气的声音,作为九州府的同僚,他们比外人更清楚“四鬼”代表的意味。

“所以么,四鬼都出动了,我们能有份守城的活就已经是看得起我们了,况且我也在这里和兄弟们同甘共苦!”众人纷纷安静下来,即便身为“九兵卫”的队长,都不得不来守城,手下人又有什么可说的。

队长回头看了一眼灯火冷寂的城内,似乎透过那些浓重的黑暗可以眺望到重兵把守的北大营,眼中渐渐汇聚冷冽的杀意。长年来嗜血的渴望在皮肤下悸动,他情不自禁的握紧了刀柄,低声喃喃:“着什么急呢?这些百里氏的鲁夫再嚣张又能嚣张多久呢?不久后,摄政王大人君临天下,这天下都是我九州府的,区区一万守备军,何足道哉?”于是,一袭黑袍的队长重新转身,面向城外无边的旷野,他了解今晚的计划,数千人严阵以待也不过只是一个漫长的等待,等待一个归家的游子,等待那个人自投罗网,洗净脖子,送上大好的头颅。

可是那个人真的会来吗?真的会有人明知送死还义无反顾吗?

城门大开,火光摇曳,像是野兽缓缓张开的血盆大口。

一个坚忍不拔的身影一步步朝着百里城走来,无边的旷野在他的身后变得隐忍。没有骑马,也没有佩刀,他微微眺望着城墙上摇曳的火光,火光投下的每一个暗影都散发浓烈的血腥气。旷野里的旅人,掀开了自己的风帽,露出了坚毅的脸庞。百里炎下意识的将手伸向腰间,却发现本应是佩刀的地方空空如也,他自嘲的笑笑,继续向城门走去,步伐有力坚定。

他,终究还是来了!

(突破一百章了,突破一百章了啊!!!下一个一百,期待有你的陪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