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一百零二章:夜闯百里城(下)

剑霄 苦M瓜 2156 2013-09-01 12:51:08

  百里氏琼楼玉宇的内城是百里氏宗族起居和家主处理政务的地方,因其奢华与雄伟程度,内城也被称为百里氏的城中之城,宛如王域帝都的皇宫。

雄伟的大殿之前已经被修罗带领“九州府”的高手们用厚重的铁闸门封死,沉重的金属大门隔绝了里面的一切生机,也隔绝了百里氏世代相传的家主宝座,那上面还有修罗用两根钢钉钉住的二公子百里扬。

这次的行动旨在针对东海,百里扬从一开始就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傀儡,生或死,都不重要,有个名义就行了。不过,杀人如麻的修罗也不屑于杀这个臭名昭著的废物。

入夜,百里氏内城的广场上竖满了火把,火把上的煤油不安的跳动,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广场上伫立着用来祭祀和祈福的高台,正对着供奉着先祖牌位的宗族祠堂。

此时的高台之上,一袭红妆的修罗左手举着一方镶嵌着钻石玛瑙的巴掌大的铜镜,右手拿着丹青画笔,细细勾勒脸上的妆容。那骇人的修罗脸谱始终带着惊心动魄的美,双瞳的眼眸,血色弥漫的眼睑,白皙的脸颊,暗红的薄唇,以及深青色的獠牙。一旁的夜叉和乌鸦根本不敢抬头正视这个妖冶的女子。仿佛那张修罗脸谱有着摄人心魂的力量,只要一眼,就足够吸人魂魄。

“四鬼”修罗,般若,夜叉,乌鸦。名义上地位互等,事实上修罗凭借超绝的实力和那奇异的“修罗双瞳”瞳术,当初无愧的成为“九州府”第一高手。只有般若凭借着自创的“千红哭”,用江湖失传的音律幻术才能够勉强与其分庭抗礼,如今般若被安雨可打伤,夜叉和乌鸦根本无力和修罗抗衡,只能任其驱使。

妆容修饰完毕,修罗垂下了执笔的手,细细端详着镜中的自己,作为一个女子,这一生最美好的年华都是与这骇人的修罗脸谱相伴。她总是以一袭红妆示人,璀璨妖冶如桃花,十五年来一如既往,世人以她绝代风华的身姿,猜测她的容貌该是如何的倾国倾城,却忘记了:“修罗”这个名字和“九州府”一样,悄然无息间已经在这纷乱的世上存在了十五年。

修罗左手变换着镜子的角度,从各个方位欣赏自己的脸谱,十五年了,脸谱带的太久了,就连她自己都忘记了自己长得是个什么样子。这天下,也鲜有不害怕脸谱的人。想到着,妖魔般的女子不禁微微浅笑,眼眸里那点刺目的明黄熠熠生辉。她记得半日前的自己对那个人说过,这世上只有两个人不怕这张脸谱:

第一个是教她画脸谱的大师,后来她把画笔戳进了他的喉咙;第二个,就是那个手执双刀的男子。修罗指尖用力,握住了方才饱蘸丹青的画笔,就用这个,刺进那个人的心吧!

一时间浓烈的杀机如同阴风一般涌动,高台上的火把都惊慌的躲闪,火光明灭之间,修罗脸上的阴影更加深了。一旁垂手而立的夜叉和乌鸦噤若寒蝉,一个满脸都如同大海般的幽蓝,另一个是如墨的漆黑,却及不上那高台上的女子脸上半点的美。

急促的脚步声骤然在广场上回响,一道黑影几个闪烁间掠过了广阔的广场,单膝跪于高台之下,广场的火把也一齐颤动,像是被惊动的幽魂。

“报!百里炎已在城门外!”台下的“九州府”兵卫大声开口。

“哦,他真的来了?”修罗的声音疲惫慵懒,却带着丝丝缕缕的优雅,暗红色的薄唇扬起玩味的笑意:“一个人么?”

“是!”

修罗轻叹一声:“到底是百里氏继承人,这份气度,就不是里面的那个人能比拟的。”说罢,眼角朝着那被厚重铁闸门封锁的大殿微微闪烁:“带上来吧!”

“是!”黑衣的侍从轰然应诺,身影如同一阵风一般拂去,重新隐入黑暗。

修罗朝幽蓝的夜叉和漆黑的乌鸦随意的挥了挥手,那一缕如同晚霞般绚丽的红袖在夜空划过一道鲜红的轨迹,劲风吹拂到夜叉和乌鸦的脸上。这两个成名半生的“九州府”高手如同无助的孩子般惶恐的跪下,低着头领命,然后各自朝不同的方向激射出去。

修罗将画笔和铜镜纳入怀中,扶了下头上绾发的金簪和齐整的鬓角,端坐于高台之上,高台上绰约的身姿如同夜空中红芒大放的妖星。一万守备军始终是心腹大患,不过以“九州府”无所不能的情报网,对百里炎的性格剖析的透彻无比,修罗算定了日暮时分,优柔寡断的百里炎会保住全族的性命而不惜孤身犯险。所以修罗不动声色的将轮值的时刻少许提前,守备军怎么也料不到“九州府”居然不动声色的来了这招。

抓住了轮值的间隙,此时四方城墙上都是“九州府”的人,百里炎进城后会直接被带到他的面前被处决,而那一万忠心耿耿的守备军还会被蒙在鼓里。天亮后,只要拿出百里炎的人头,东海地方的将领和官员自然会在威逼利诱下归降。到时候,一万守备军再悍勇又如何?还不是要乖乖低头。

修罗心思缜密,摄政王原擎宇和第一谋士鹤黎都不在的情况下,她就是“九州府”中的第一人,计划环环相扣,天衣无缝,关键点在于不能走漏风声,将百里炎回归的消息严格封锁然后秘密处决,不惊动百里氏守备军,便能成功。更何况,她在暗处还部署了几支精锐力量,以备不时需。

一切都在朝着预料的状况发展,超乎寻常的顺利。但是,修罗的眼前不时浮现出那个如同刀锋般清冽的身影,隐隐有些不安。今晚唯一的未知因素,不过没有关系,万全准备下,一切出乎意料的因素都会被抹杀。

与此同时,百里城北部的一角,一处稀疏的林地,夜风拂动,清冷的月光洒在地上,稀疏的枝叶投出峭楞楞的阴影,恍若鬼魅。

一块一丈见方的土地突然不断颤抖,一声压抑的爆响,土石四溢,扬起了薄薄的灰尘。地上凭空多出了幽深的大洞,一个瘦削的身影慢慢钻出来,然后动作笨拙的拖出来一个魁梧的身影。尔后,另一个白衣如雪的身影也开始钻出,两个人把昏迷的人摆正,开始贪婪的呼吸地面的新鲜空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