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一百一十二章:血洗百里城(上)

剑霄 苦M瓜 2142 2013-09-01 12:51:08

  云翳在急速的旋转中突然想到了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要是让林肃知道自己偷师了他的招式,不知道他会是什么表情。也许会气的跳脚吧!

当“风御”对上“樱刺”,急速旋转的云翳被雪姬密不透风的剑影包裹,寒风凌日,冷霜弥漫,就像是一个被暴风雪吞噬的人,找不到一丝缝隙。

绯樱专长速度,百里林璎自创的“樱刺”招式更是将细剑速度的优势最大化。可是面对守的和冰窟一样的云翳,绯樱的速度再快,找不到任何可以刺入缝隙。百里林璎咬紧银牙,用尽全力,手腕不断加力,剑一再加速。

“樱舞!”

如果刚刚在空中绽放的只是一枝璀璨的樱花,那么此时伫立在空中的,就是一颗繁华如火的樱花树!

百里林璎使劲了浑身解数,将细剑的速度提升到极致,靓丽的绯色剑影如同细雨一般笼罩了风雪中的云翳。

泛着微红的绯樱在空中往往只能看到一个个绯色的虚影,但是如霜的雪姬却如同一堵白墙挡在它面前。双剑不断的交击,发出“叮叮叮”的脆响。绯色与白色的交织,两把名剑的对决,就像是一树盛开在风雪里的樱花,柔嫩的樱花瓣与飘零的雪花共舞,说不出的绝美动人。

樱花树迎风招展,每一朵樱花都如同水洗过一般明净,但是摇曳的花枝间却闪烁着森严的冷气,这些惊世的美丽背后,都隐藏着对鲜血的渴望。剑气凌厉,风雪依旧在肆虐,六边形的雪花般洋洋洒洒的飘落。白雪霏霏,漫天的雪中,一抹天青色的蔚蓝悄然流淌,那是蓝天的颜色。

每一朵从天而降的雪花,都染上了他们故土的颜色。

铿锵的交击声仍在继续,双方都是在以快打快,根本看不到剑影,两把惊世的剑悍然相遇,于空中对舞,就像是两个绝世的舞者衣袂纷飞一争高下!

良久,百里林璎一声娇哼,收剑飞退,红袍卷动,裹住了绯色的剑锋,头盔上如同玛瑙似的长缨无风自动。百里林璎于不远处站立,头盔上精致的黄金面具骤然四分五裂,金色的碎片如同散落的珍珠般纷纷坠落在地,发出叮叮咚咚的脆响。

百里林璎毫不犹豫摘下头盔,甩出一头瀑布般的长发,三千青丝垂落,露出了一张绝美的容颜,杀意消散,眼眸明净,如同一泓秋水。

云翳也渐渐停止了旋转,风雪停歇,露出了他瘦削的身形。云翳的衣服上满是裂痕,像是被剪刀一寸寸剪过一样,有些裂痕处微微渗出血迹。左袖突然爆裂,露出整整一节白皙的前臂,前臂上绑着黑色的鲨鱼皮剑鞘,黝黑的短剑在他手中不住的嗡鸣。

双剑齐鸣,相生相合。

四目对视,阴白色的瞳孔对上秋水般的眼眸,双方的眼神都没有丝毫的躲闪。

“平局!”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吐出这两个字,云翳清冽的嗓音却被百里林璎越好听的女音漫过。

云翳缓缓松了一口气,凭借只有三四成火候的“风御”,他根本不是百里林璎的对手。对方的剑太快了,无孔不入,还有一再加速的势头。最后关头,云翳再无保留,这是他第一次全力动用云影,双剑合璧,长短交错,凭借两把名剑的锋锐,才堪堪守住。

百里林璎无奈的抿了抿红唇,在这之前,她从未遇到一个合格的对手。同是百里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百里恩专注于轻功。她从未遇到过一个强劲有力并且同样用剑的对手。

在对决的刺激下,她也在频频突破自己的极限,“樱刺”的速度比平时修炼时更快,并且成功的使出了更上一层楼的“樱舞”,但是这样也无法突破对方滴水不漏的防守。

两个人比的很简单,就是看谁更快!

百里林璎没有想到的是,云翳除了一柄闻名天下的雪姬以外,在左袖中还藏着这么一把卓绝的短剑。

当这把剑出鞘的时候,百里林璎清楚感觉到绯樱传来的惊惧,剑中的灵性,有时候会传达与人相似的情绪。百里林璎感觉到对方的严守的阵型已经岌岌可危了,但是当这把剑出鞘的时候,她感觉到绯樱受到一种气机的牵引,那种强劲的压迫迫使绯樱偏离的目标。速度上绝对优势的细剑没有抓住对手一刹那间露出的破绽,而是逼不得已和对方硬拼了一记。

悍然相交,绯樱的薄如蝉翼的剑身根本占据不到优势,她能清楚的感觉的细薄的剑身在微微扭曲、变形,绯樱透过指尖传来阵阵哀鸣。可是那把其貌不扬的短剑却带着致命的锋锐奔袭而来。双剑相错,双方都有留手。如果继续血拼,绯樱绝对会贯穿对手,却击不中要害。自己却会被那把短剑击杀,那片片碎裂的黄金面甲就是最好的证明。

云翳从怀中缓缓掏出那把兽齿状的短刀,被百里氏视为不祥的短刀。

百里林璎深深吸了口气:“貘!”

作为家族中最杰出的年轻一辈,她无论武功、才华和血统都不输于百里恩。否则也不会以一介女流之辈掌控具有战略地位的百里氏守备军。因为是女子,且不是现任百里公爵的直系血脉,百里林璎无法参与继承人的争夺,否则她的地位绝对不会在百里炎之下。守备军对百里氏绝对忠心,百里林璎虽然年轻,但是俨然成为了百里城的守护神。

但即便如此,没有家主的号令,百里林璎无法轻举妄动。家族的铁律烙印在每一个后代身上,她无权打破。

云翳走上前,郑重的将貘双手交给百里林璎。百里林璎先行家族礼节,继而接下。这是他先祖的佩刀,每一个后代都被要求牢记在心的神物。

百里林璎怔怔的看着手中古朴的短刀,传说中嗜血杀戮的魔物此时显得如此沉静。

云翳淡淡的说:“我和百里恩还有一个同伴通过地底密道潜入百里城,同伴用血将这把刀解封,我把他现在安定在城里。百里恩跑向内城,想去救下百里炎。我带着这把刀,相信这把刀会给你一个理由。”

那么多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情,有时候只是需要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最近这几天重庆的天气很好,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希望心情可以快点好起来,不管怎么样,都有我的陪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