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一百一十三章:血洗百里城(中)

剑霄 苦M瓜 2385 2013-09-01 12:51:08

  百里氏内城的广场上,“九州府”占用了百里氏祭祀敬祖用的高台。偌大广场上,火光明丽,高台的火光中的剪影显得悠远而苍凉,宛如按刀而立的武者,黑暗中的气息如同秋风般肃杀。

场上无论是“九州府”精锐的杀手,还是鹤黎专属的武士团,所有人都保持着深沉的缄默。高台上红妆如同桃花般怒放的女子,脸色阴晴不定,那一张美艳不可方物的修罗脸谱,随着她的脸色变化而捉摸不定。

所有人,看着白衣如雪的男子,提着长刀一步步向他的亲生兄弟走去。长刀在石板上划出刺啦啦的爆响,刺目的火星像是寥落的星辰。

“继承者的人头,绝对不能让落在外人手里。就算是我这个臭名昭著的人,也流着诸侯的血脉。”

刀锋亮出的刹那,即便是过惯刀口舔血生活的“九州府”精锐也不禁绷紧了神经。刀锋所指,人头落地,那么摄政王长久以来的夙愿,十五年前的“劫火之变”,十五年来死伤的千百条人命,就都有了意义。占据了东海,“九州府”从此有了立足之地,他们这些暗影里捕猎的杀手们,从此也可以行走在阳光下,不必在遮遮掩掩。

突然,刺目的火光冲天而起,一朵风华绝代的曼妙珠华遮蔽了百里城的上空。所有人情不自禁的仰望,火光投射的阴影如同藤蔓一般爬上每个人的脸颊。夜空在火光的映衬下成了一幅绚丽的油画,从高空俯瞰,百里城的北方燃起熊熊烈火,火势蔓延,越演越烈,像是妖异的瞳孔缓缓睁开,天地为之侧目。

十五年前,王域帝都的“劫火之变”,焚毁了大半个原氏皇宫。先帝驾崩,锁河关告破,蛮族长驱直入。从此在史书上留下了“王域以北无生”的王朝乱象。

十五年后,东海百里城也燃起滔天大祸,百里氏世代相传的城池危在旦夕,血脉在刀锋下挣扎。“九州府”、“龙之子”、“守备军”、“黑炎甲”,错综复杂的势力围绕这一方城池博弈。

这一场大火是十五年乱象的终结,还是又一场乱世的开端?现在不得而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生命在烈火中变得轻贱,在刀锋下变得卑微。无论是开始还是结束,乱世就是是一幅以鲜血为颜料的画卷。再多的人命也不值一提。

“起火了!”

“救火!”

人群中的呼喊和惨叫声越过内城高耸的城墙,钻进了广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在所有人因冲天而起的火光而分神的刹那,冷冽的刀锋并没有像预想中那样斩下。长刀画出的白光,掠过双目紧闭的百里炎,直接冲向了高台上一袭红妆的修罗!

白衣如雪的百里扬,蓦然腾空,惊鸿一般掠过了广场和高台之间的距离,锦绣饰成的白袍鼓风而动,像是完全伸展开来的羽翼。长刀斩下,冷冽的刀锋上倒映着那要吞噬一切的火光,和那天地为之侧目的瞳孔——修罗双瞳!

当翩翩的白衣与惊艳的红妆相溶,绵密如细雪的刀光笼罩在周围,百里扬最终没有砍下大哥的人头,而是将刀锋指向了他们共同的敌人。

所有“九州府”和摄政王武士团的人都同时愣了一下,百里扬的突然袭击,让这些严阵以待的精锐们也有些不明所以。不过精锐毕竟是精锐,短暂的迟滞后,所有人在铿锵的拔刀声中冲了出去

白光连连闪烁,几名杀手的身形还扑在半空中,人头就已经划过一道道弧线滚落在地。如狼似虎的杀手们满脸愕然回过头来,面面相觑。黑衣重重的精锐们,有一些人骤然掀开了罩在外面的黑袍,露出内在的白色劲衣,如同清澈的湖面一般倒映着细雪般的刀光。长刀毫无犹豫的舔舐同伴的脖颈。血液当空抛洒,纷繁如落花。

重重叠叠的黑影里,突然出现透亮的雪白,就像苍茫的夜色里突然飘洒下层层落雪。黑白分明,两大阵营迅速绞杀在一起。刀光雪白透亮,生死搏杀,不问缘由。

谁也没有想到,在“九州府”以绝对忠诚著称的精锐里,居然也会被人渗透潜入,在紧要关头倒戈相向。一向以暗杀潜入闻名天下的“九州府”,此时终于尝到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滋味!

“你以为你真的有机会吗?”修罗慵懒的声音如同莺啼一般婉转,信手拔下金簪,长发如同断崖上的飞瀑一般倾泻而下,修长的指尖中金光如同闪电般攒动,抵挡住了冷冽凌厉的刀光。“九州府”名副其实的第一高手,就算被劲敌偷袭,也是从容不迫。

百里扬满脸冷意,丝毫不理会修罗的挑衅,长刀挥舞的虎虎生风,刀光如同缤纷的落英,层层叠叠洋洋洒洒的将修罗笼罩在内。可是修罗凭借手中寸许长的金簪,在漫天的繁华中硬是斩出了一方晴空。镂空蜂花的金簪,在修罗苍白修长的指尖中,却有着不逊于钢刀般的锋锐,每每逼开百里扬手中的长刀。

高台上,那个白衣如雪的身影发狂似的追逐着那个桃花般璀璨的红妆。广场中央,黑白分明的两方人马势均力敌,就想是一方精心布就的棋局,黑子和白子在方寸之间你来我往,长刀交错,斩出零落的火星。

“九州府”的积累十五年的底蕴,加上鹤黎带领武士团的补强,“九州府”此时的力量其实是达到了一个无形的高峰。虽然不知道以什么方式,百里氏的人混杂在了这些人之中,临阵倒戈,分化了一部分力量。双方战力暂时达到了一个平衡点。

所有人都提着长刀,下颚紧紧咬住,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精确的计算对方长刀的走向,努力让自己的刀锋先一步刺入对方的血肉,状如相互撕咬的猛兽。

可是有一个人例外,从百里扬出刀偷袭修罗到台下陷入混战不过数息的时间,本该处在群狼环伺下的百里炎却一时间不知何去何从。所有人都陷入的疯狂的厮杀,没有人再刀锋斩落的瞬间再去关注他。百里炎一时间有了一种无所事事的感觉,眼睁睁的旁观着一方战场,一动不动,怅然若失。

那一刻,他觉得台上纵刀如匹练般的白衣人是如此陌生,他在心中不断的问自己,那到底是谁?百里扬,百里恩,哪一个才是他的兄弟?都是?还是都不是?十年来他心心念念的“三妹”,此时又在何方?

广场外凶猛的火势仍在冲击着夜空,铿锵的金铁交戈很快就越过高耸的城墙。奔腾的灼热气浪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冲进内城,一同冲进来的还有“九州府”黑压压的人群。精锐的反应速度不可谓不慢,短短瞬间就做出了迅速的反应,明晃晃的刀锋如同潮水一般蔓延。

百里炎来不及多想,本能的拾起了地上的长刀,器宇轩昂的眉宇间有着一丝黯然,谁和谁、是不是又有什么分别?反正天亮之前,杀戮不休,他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黎明的那一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