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一百一十章:百里林璎(中)

剑霄 苦M瓜 2046 2013-09-01 12:51:08

  首领继续自顾自的说:“我幼年时曾经拜入山庄,天赋一般,师傅和长老都不怎么看重我。后来入门期限到了,便自己下山历练。那时我才发现,我擅长的是刀术而非剑术。现在守备军中百夫长的军衔是我自己一刀刀拼出来的。但是当初在山庄的那些年,是我人生最开心的几年。师父就算在剑术上对我没有多大帮助,可是养育教导之恩,永记在心!”

云翳沉默的不知如何回答,他不知道首领说这些话的用意,但是他的思绪却因此被风吹乱,他想起了童年时双目失明的日子,想起不苟言笑的玉辛轩,教导弟子的长老,对他照顾有加的师兄王雷,以及其他一些就算不相关的师兄弟。

云翳并没有对首领说谎,玉辛轩和长老们断定他天生体弱,无法练武,一直不愿意收他为徒。所有的剑招,都是云翳自己耳濡目染得来的。

可是就算不曾拜师,如果没有他们,当时盲眼的云翳也许早就饿死街头。就算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成为玉剑山庄的一员,却依旧在最后关头为玉剑山庄拔剑而战。爱徒如子的玉辛轩被“九州府”暗算致死,玉剑山庄满门被灭,师兄弟做着困兽之斗,最终被逼的自相残杀。以仁义品行闻名于世的玉剑峰,刹那间被血与火淹没。

那是他一生最可怕的噩梦,一生都做不醒的噩梦。第一次闻到人血,第一次砍掉别人的头颅,第一把剑刺入别人的胸口…….有了这些第一次,他的双手沾上血腥,以后一生都洗不掉。云翳的一生,从此与杀戮和死亡挂钩。

死人的躯体在血液里浸泡,活人身上的血腥永远也洗不掉。

而这一切,都是“九州府”造成的!“九州府”毁了云翳曾经珍视的所有东西。

“我多方打听,传说只有一个孩子逃了出来,我本来没有想到是你。可是那把剑,雪谷老人弟子的佩剑,真的如同传说中一样独一无二。”

云翳的神情反倒缓和,淡淡的说:“这么说你早就认出我了?”

首领始终都没有回头:“所以我带你来这里,你不可能是九州府的人,因为你和我一样,和九州府不共戴天!”强烈的仇恨,充斥在字字句句之间,墙上的烛火猛地跳跃,像是惊恐的小兽。

云翳微微低头,眼神微咪,阴白色的瞳孔里像是蕴育着毁天灭地的风雪。他轻声重复:“不共戴天!”

许久,走到了地牢最深处,火光骤然变得大亮,四周变得空旷。灯火、桌椅、摆设一应俱全,布置的和地面上没有区别。

中央,一个高挑的身影背对着他们,猩红的披风,像是一片红云笼罩在他背后,将他包裹在内。头上带着一顶一般制式的黑色头盔,头盔上的长缨垂落,像是倒挂的一串玛瑙,鲜红欲滴。身影静静伫立,凝视着面前挂在墙壁上的一把剑,丝毫不理会二人的到来。

首领躬身行了一礼,默默退了出去,临走前,朝云翳使了个眼色。

云翳无法理会他的意味,愣愣的看着那火红的身影不知所措,想要开口,似乎又觉得不恰当,顿时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云翳也静静伫立,目光越过了那个披着猩红披风的身影,看向了墙壁上挂着的长剑。只是一眼,云翳就再也无法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心脏一下子揪紧,云影和雪姬的长鸣同时在他耳畔响起,像是战马的嘶鸣,满是铿锵之意。云翳蓦然清醒了,眼神中多了不知名的意味。

两道剑鸣直接将两人间的沉默撕碎。那个身影微微摇晃了一下。云翳这才意识到,周围无形的压力像是潮水般退去,全部合拢到了那个笼罩在红色披风的身影里。云翳心中颤抖了一下,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就是已经被眼前这个人无形的气势包围,如果不是两把有灵性的剑,云翳根本就无法与眼前的人抗衡。

云翳觉得眼前的人如此与众不同,回想他所遇到过的强者,付雪晴和他一样借助雪姬施展剑术,林肃凭借着风炎用绝对的力量压迫对手,百里恩凭借超绝的身法和灵动的手腕操纵折扇的机关,可是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他不知不觉间就陷入了对手的压迫。

僵局一旦被打破,云翳立即扳回一城,“冰清诀”功力催动雪姬的清冷的剑气,四周泛起微薄的雾霭,烛火跳动,地上的石板和桌椅纷纷被一层淡蓝的寒霜覆盖。云翳控制着剑气环绕在自己的周围,与对方身边的气息形成强烈对比,泾渭分明。

“啪,啪,啪!”那个红袍的身影突然鼓掌,在赞叹声中缓缓转过身:“了不起,了不起,居然可以把剑气控制的如此精妙!”

云翳看着缓缓转过来的身影,他并没有刻意去猜测他要找的人会是什么样子。但是被百里恩寄意厚望的百里林璎,承袭百里氏的姓氏,又被那个首领称为大统领,守备军中军衔绝对不会低。云翳不备间落入了对手的算计,这样的人,绝对不简单!

可是面前被红袍笼罩的身影,头盔上金色的面甲遮住了半边脸庞,只露出了饱满的红唇和雪白的下颚。红袍下是贴身的锁子甲,恰到好处的覆盖全身,如同山川大河一般起起伏伏。隆起的胸铠上用金线烙印出百里氏的马蹄菊家徽。

和百里恩小楼中风华绝代的屏风、地宫中九层累叠的黄金台一样,那朵马蹄菊是金色的!

云翳抑制不住自己的惊讶:“你就是百里林璎?”

百里林璎顿住了晶莹如玉的双手,那样白皙闪亮的手,怎么可能握刀执剑?她轻声调笑说:“怎么,很惊讶我是个女人吗?”

云翳微微低头,面色诚恳:“的确没有想到。”

百里林璎身形微微顿了一下,嗤笑了一声,猩红的战袍如同风云般卷动。云翳觉得眼前一花,墙上那把悬挂的长剑就被她佩在腰间。透光金色的面甲,云翳看到了一双闪耀的眼眸,灿若星辰,冷若刀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