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一百二十七章:夜尽天明(中)

剑霄 苦M瓜 2139 2013-09-01 12:51:08

  百里氏最优秀的后辈们,在世代门禁森严的祠堂里,依仗百里氏最后的秘术,压榨自己的潜力,开始了决定家族命运的对决。

百里炎坚毅的目光深深投入了百里恩如同桃花般璀璨的双眸,就像投入了一潭绯色的湖水,涟漪微荡,水波如同飘零的樱花一般飘柔婉转,一任风吹无力从。

突然,纷繁的樱花雨中有一片微微垂落,如同泪滴一般悄然下坠。有一线微不足道的缝隙在空气中蔓延,像是扶苏的草木,微风掠过的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破绽。

百里炎突然目光大放,长刀铮然出鞘,身形激射,一道如同残月般凄冷的刀光瞬间贯穿了空气。百里恩白影也如同鬼魅一般变幻,铿锵的机括声连连响起,风雅折扇瞬间变成了杀人的利器,如同地宫里的镰铀一般在空中划过奇异的弧度,像是一个森冷的微笑。

“铛!”一声刺耳的嗡鸣,像是铜锣的轰击。劲风四起,如同龙卷风一般扬起了地面的尘埃,摇曳的烛火在一瞬间齐齐熄灭,像是合上的眼眸。高台上层层累叠的祖先牌位在劲风中前后摇晃,如同大海上一叶孤舟,朝不保夕。

“咔嚓”一声脆响,木质的高阁骤然断裂,那些高高在上的牌位轰然掉落,冷冰冰的木板哗啦啦的倒了一片,像是一声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如此手足相残的情景,百里氏的先祖是不是也目不忍视?

两道身影在空中闪电般交错,之后互换了位置,各自背对着对方,垂首默立。

百里炎手中的长刀从中折断,刀刃上光滑如镜的断口反射着幽幽的冷光。

百里恩手中血染的花扇鲜红欲滴,雪白的天蚕丝三面上血迹肆意泼洒如同写意的山水绝笔。

漏断人初静,殷红的血,滴滴答答,像是一串串靓丽的樱桃坠落在地。丝丝如缕的红,都是流年不仁的罪证。

百里炎颓然松开握刀的手,短刀沉沦,发出隐忍的悲鸣。百里炎浑身颤抖,巨大的伤口从左胸一直贯穿到右侧的腰间,像是有一只妖兽的利爪当空正面撕开了他的胸腹。

那看上去风雅脱俗的折扇,在百里恩的倾力一击下,恐怖如斯!

“撕拉——”百里恩脸上的面罩突然当中裂开,露出了毫无血色的俊脸,如同女子一样娇柔。“龙之子”内身份的象征,精致的嘲风神兽刺绣,如同柳絮一般在空中挣扎了几下,没入黑暗。

“大哥……”百里恩桃花般修长的双眸中,蒸腾着朦胧的雾气,丝丝如缕的悲伤汇成了星星点点的微光,如同细雨般飘洒。

百里炎自嘲的笑了笑,生命力如同决堤的潮水,从他胸前骇人可怖的伤口飞速流逝出去:“三弟……你果然……强过我……太多了!”高大的身躯如同摧玉柱倒金山般轰然塌陷。

一滴温热的泪如同流星一般划过百里恩苍白的脸庞,黯然的闭上双眸,百里恩瘫坐在地,抱住自己的膝盖,将自己的头深深的埋了进去。如果可以,他永远都不想抬头,不想转身,不想看到那个人已经成了一具冰凉的身体。

百里炎念念不忘十年前为他吹笛的白衣少年,他又何曾忘记那个威武雄壮时时刻刻挡在他身前的大哥?

也许从你离开东海奔赴王域,从我带上面罩加入“龙之子”开始,我们就注定会有今日。开头,结局,早早的钉在了命运的铜柱上。十年前,我目送着你离开,十年后,我亲自送你最后一程!

夜风呼啸,阴冷的翻起人心中褐色的土壤,所有的悲伤都暴露无遗。所有的怨念与恨意随风而去,如泣如诉。

……..

祠堂外,成群的火把高高竖起,明丽的火光如同流淌的金子一般倾泻而下。高楼暗影中的黑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老老实实龟缩的在一角。

百里林璎扬起英气逼人的俏脸,手指不停的抚摸着绯樱的剑柄,心中如同一片湖水,一朵闲花飘落,带起微微的涟漪。

尽管她已经从百里恩的口中得知了身旁这个人的存在,但是却并不详尽。从刚刚的第一眼起,百里林璎就对这个人报以最深的戒备。那是她多年来厮杀练就的直觉,这个人穿着平凡,如同江湖中最普通的游侠浪子,可是腰间那一对长刀却出卖了他。刀鞘中的缝隙泄露出浓重凶厉的煞气,如同灭世的魔头。

人可以伪装,可是兵器上的血腥味却不会消散。一朝的杀戮,需要百年的时光来洗刷。

“恩?”原雪河低声沉吟了一声。

百里林璎春山般的眉毛狠狠颤动了一下,长年跟随她的绯樱极有灵性的一声嗡鸣。宝剑护主,人剑的默契竟然已经到了如此的地步。

原雪河微微一笑,手指轻轻拔出长刀的刀镡,然后又缓缓推合。清冽的刀鸣如同凤啸一般一下子冲天而起,一瞬间把绯樱的嗡鸣压了下去。

百里林璎全身如同弓弦一般绷紧,整个人都像一把即将出鞘的利剑,冷冽的眼神中满是锋芒。

原雪河目光闪烁,嘴角依旧微笑,像是寒冬中清傲的孤梅:“樱统领很不错啊,今夜一战,守备军精锐尽显。”

百里林璎冷冷的哼了一声,却并不接话。

原雪河脸色不变,淡漠的笑意如同斜月一般挂在英挺的脸上:“樱统领以女流之身统率一万守备军,亘古未有,令兄百里恩一定很欣慰吧!”

百里林璎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的确,现在守备军中卓越的功勋是她自己一剑一剑杀出来的,但是自她从军那一刻起,家族和政界中的反对声就不绝于耳。如果不是百里恩凭借的出色的权谋斡旋于家族长老院和外姓将领之间,即便她百里林璎巾帛不让须眉,也不可能坐拥这一万精锐中的精锐。

兄妹俩,一文一武,多少有些好笑。可他们却用十年的时间一点点的蚕食了百里氏的底蕴。百里恩雅好斯文,醉心文章诗文音律,以不喜权谋的风流公子身份,游离于家族的权力圈之外。而百里林璎就是他推出的代言人,通过卓绝的军功,一点点的掌握了家族中的话语权。

事实上,这也是百里林璎和百里恩最大的秘密,两人的羁绊,从第一眼见到时就开始。

这个人,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和百里恩,到底是什么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