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一百二十八章:夜尽天明(下)

剑霄 苦M瓜 1626 2013-09-01 12:51:08

  世家大族的女子,生来就注定了微薄的宿命。她们是政治博弈中的筹码,亦是微不足道的牺牲品,在家族联姻中耗费自己最美好的年华。像百里林璎这样的女子,自诞生之日起,人生的纪年就已经被人用蝇头小楷烙印在如雪的宣纸上。

贵胄之家向来如此,男子或是提刀上马,沙场封侯;或是经天纬地,朝堂拜相,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是光耀门楣的英雄之举。

但是女子,却只能谨守着那一方亭台楼阁,对着本就昏黄的铜镜,日复一日的梳着自己烟波浩渺的三千青丝,直到梳出了一根、两根、三根白发。纵使是如同烟花般璀璨的夺目的年华,也不过是为了一场冷冰冰的婚姻,从新房里潸然泪下的红烛,渐渐变成厅堂上眉目凄然的仕女图。

百里林璎觉得这样的女人可怜,可是更觉得她们可悲。一个女人的一生都是依附别人过活,父亲、兄弟、丈夫、儿子……她们的价值是靠着一个又一个男人来体现。

百里林璎痛恨这样的宿命,她不愿意沦为一个男人的附属品。年幼时,百里林璎就表现出了不逊于男孩子的倔强和血性。年长的哥哥们在家族讲武堂习武练兵,百里林璎就猫着腰在角落里偷偷的听。每次被发现时都不免为长辈们一阵斥责,可是百里林璎英气逼人的双眼中透露出远远超出同龄人的坚定。

英雄如同炉火中的钢铁,百炼钢成绕指柔,年幼时的秉性就注定了以后的不凡。只是这是需要代价的。

直到有一天,手持折扇的白衣公子如同谪仙一般翩翩而来,如同草原中迷失的孤狼仰望一轮明月的召唤,百里林璎敏锐的意识到这是一个改变她生命的人。

百里恩只是云淡风轻的笑笑,如雪的白衣上,每一处皱褶都满是诗情画意。他扬手丢给百里林璎一柄绯色细剑。百里林璎望着愣愣的望着怀中美艳的宝剑出神,耳畔只听见一个婉转如同名伶般的声音响起:

“璎,这把剑和你很相配,以后就叫绯樱好了!”

……..

从那天起,百里林璎在家族中的地位一跃而起,凭借手中的绯樱,用十年时间杀出了家主中举足轻重的地位。所有反对和质疑声,都在百里恩不为人知的手段中湮灭。再没有人小看百里林璎的女儿身。

原雪河淡淡的声音把百里林璎从回忆中拉起:“他出来了!”

他?只是一个,他?

百里林璎愕然抬眼,祠堂朱红色大门中缓缓显现一个人影,一袭白衣如同雾霭一般萦绕在他身边。那张脸,百里林璎朝思暮想的脸,在阴影里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百里恩一步步走出阴影,露出了满是疲惫和黯然的脸,俊美的五官如同精致的汉白玉雕刻,绝美却毫无生气。

百里恩走到原雪河面前,缓缓抬起右手,火光映衬下,掌中的东西渐渐浮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怎么会!”百里林璎如遭雷击,惊呼的声音像是树梢上被惊起的夜莺,一瞬间冲入夜空。

那是百里炎的人头!

面如死灰,鲜血浸染的五官满是扭曲,生机断绝的眼眸中满是隐痛的悲哀。

“轰!”

一声巨响中,巨大的火龙冲破了祠堂的屋顶,如同一朵红莲盛开,绚丽的火舌一瞬间舔舐了这座被百里氏百年来最神圣的家族重地。

碎裂的瓦片如同冰雹一般簌簌而下,空气中满是噼里啪啦的灼烧声。守备军发出一声声潮水般惊呼,急忙准备扑出去救火。可是没有主将的允许,所有人不得轻举妄动。一个个目光万千纠葛的看向百里林璎。

百里林璎咬着嘴唇,英气的瞳孔中根本就没有那滔天的火焰,有的只是百里恩那憔悴损的面色和无尽的心痛。

夜风撩起炫目的火光,原雪河的脸庞毫无阻碍的被照亮,眼眸中满是按捺不住的意气风发,微微点头:“很好,百里炎的人头价值千金,由你来取,自是最好不过!”

百里林璎还在震撼中无法回神,怎么会?百里炎和百里恩一起进入祠堂,为什么出来的人只有百里恩,却带着百里炎的人头?

百里恩单膝跪地,将人头郑重的放在了地上,低声说:“璎……帮我。”

百里林璎走到百里恩的身旁,也单膝跪地,解下背上猩红的战袍,神情肃穆的覆盖住了百里炎的人头。

“轰!”守备军的精锐们跟随主将一齐下跪,无数金光闪耀的锁子甲跪伏了一片。

一个身着冷锻鱼鳞甲的武士缓缓从人群中走出,摘下了威风凛凛的头盔,露出了一张刀削斧凿的般的脸庞,眼神中满是缅怀的悲痛,胸铠上马蹄菊家徽纹饰旁低垂着一柄匕首,修长优雅柳叶刀紧紧贴在腰间,刀鞘中还有尚未凝固的血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