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一百二十三章:屠戮殆尽(上)

剑霄 苦M瓜 2298 2013-09-01 12:51:08

  云翳背靠着付雪晴,反手将雪姬递给了她,缓缓抽出左袖中的云影。云影古朴的剑身一寸一寸的被抽出鲨鱼皮剑鞘,剑刃上的一圈圈的玄纹绘出满是杀伐意味的图腾。

四周包围的杀手犹如群狼环视,每一双嗜血的眼眸里都跃动着残忍的火焰。可是当云影出鞘的刹那,所有精钢打造的长刀都在不住的颤抖,刀身上的光泽明暗不定,像是一种惊惧。

剑乃兵器之王,云影就算其貌不扬,但是论威力却还在雪姬之上。云剑出,万兵臣服!

付雪晴随手丢掉手中临时的长剑,雪姬入手,清寒的感觉席卷全身,连带体内滞涩的功力都回复几分。雪姬是雪谷老人耗费二十年时光的呕心沥血之作,付雪晴又是雪谷老人做钟爱的小弟子。

虽然以付雪晴的功力都无法压制住雪姬蕴藏的寒气,但是毕竟她武功与雪姬同源,加上雪峰山上的剑法,运用起来甚至比无师自通的云翳更加得心应手。

付雪晴心中一直在疑惑,雪姬蕴含的雪峰山上千年不绝的苦寒,就算她自幼生长在冰雪之巅的人都觉得不适,云翳到底是如何驯服雪姬的?

不过现在的显然不是问问题的时候,付雪晴将功力灌注进雪姬,森严的寒气骤然涌现,微薄的寒雾在夜色里蒸腾,像是风中缱绻的薄纱。付雪晴苍白的脸颊浮现出皑皑白雪般的清冷,玫瑰色的瞳孔里蒙上了淡淡的白霜。

云翳阴白的瞳孔掠过一丝讶异,同时剑客,近在咫尺,他最能感受的到付雪晴此时的变化,自从被“九州府”暗算以后,付雪晴身中奇毒,加上重伤未愈,一直没有展现出自己真正的实力。直到此时云翳身陷重围,付雪晴才展现出了身为雪谷老人最得意弟子的惊艳。

付雪晴双目直视前方,雪姬光华如同玉石,低声对云翳说,声音飘渺,像是漫天飘零的雪花:“雪姬是师父一生最得意的作品。师父为她亲自创出七式剑招,名为七夜雪。我出山的时候只学会了三招,不过我想对付他们,应该足够了!”说到“师父”两个字的时候,音线有略微的上扬,于清寒中露出惊鸿般的暖意。

云翳背对着付雪晴,看不到她浅藏的笑意,却听得到她声音里的变换,心中有个柔软的地方忽然被触及,低声轻语:“明天我就陪你回陆北。”

付雪晴身影如同一道雪花般飘扬出去,嘴角浮现淡淡的笑意。云翳倏地转身,听到付雪晴一声清喝:

“第一式:一瞬雪影!”

白衣在空中掠过三道残影,每一道残影都如同六角雪花瓣一般悠然飘飞,一瞬间,付雪晴就穿越了茫茫的夜色,雪姬急刺出去,划出一道寒气凌人的长虹,刺入了黑衣重重的人群。

“第二式:双刃雪舞!”

剑为双刃,付雪晴皓腕连连抖动,雪姬的双刃在人群中急舞,舞姿清冽,不同于丝竹管弦中的长袖飞舞风华绝代,而是如同冰山上盛开的雪莲,于风霜刀剑的严寒中傲立的绝美。

冷厉的剑气如同一瞬间绽放的花瓣,四射开来,没入了周围黑衣人的胸膛。凄美的红色晕染开来,付雪晴此时就像是血染的雪花,依旧没有停止舞动。

“第三式:三生雪缘!”

付雪晴的身影有一瞬间的模糊,朦朦胧胧中三道一模一样的身影凭空出现,一袭白衣,玫瑰色的眼眸,苍白的脸颊,还有锋锐的雪姬。三道身影动作整齐划一,挥舞着白光闪耀的雪姬如同扬起华丽的水袖,在人群和刀锋中开始了盛世的独舞。

白衣身影悠悠的旋转,雪姬划出一个美丽却禁忌的圈,辗转腾挪好似凌空飞燕。所有的血液在一瞬间被冻结,冰冷的严寒透过锋锐的剑锋蔓延上了血肉,一瞬间侵袭了这些人的五脏六腑,断绝了他们的生机。

三式剑招舞毕,那些虚幻的白影和漫天的雪花渐渐淡去,雾气如同渺渺烟波般消散,四周的黑影一个接着一个倒下,脸色铁青,这些人伤口上的血浆流淌缓慢,渐趋凝结。杀手血管里滚烫的热血被极寒的剑气冷却,死于非命。

云翳愣愣的站在原地,拥挤的城墙一瞬间只剩下他和付雪晴两个人,就像置身于水泄不通的街道,长街、高楼、人群都在刹那间如同水汽蒸腾消散,到最后,只剩下你,和你心中的人,遥隔虚空,四目相望。

付雪晴脸色如水般沉静,雪姬莹莹幽光照亮了她清秀的侧脸,玫瑰似的瞳孔如同晚霞般灿烂。付雪晴身形微微一颤,就像风中伫立枝头的冷花,摇摇欲坠。

身影一闪,云翳骤然来到她身前,扶住她单薄的身躯,付雪晴闭目靠在云翳的臂弯里微微调息,将雪姬放到云翳掌心,轻轻说:“雪峰山不外传的分光化影,我交给你了。以你的天赋,看一遍,应该就学会了。”

云翳掌心握住雪姬,还留有付雪晴手中的温热,他突然觉得这一把通灵的剑,有着前所未有的沉重和暖意。他小心的握着,像是握着一生的年华。

“累了就睡吧,等你醒来,我们就到陆北了,我背你上雪峰山,见你师父!”

广场的战局从一开始就失去了悬念,在守备军和黑炎骑的联手碾压下,杀手淬毒的短刀甚至都无法割开秘传的冷锻鱼鳞甲。铁蹄和马刀下,“九州府”最后的困兽之斗显得如此羸弱。

屋檐上绝弦断琴的百里恩缓缓吐出浊气,睁开了双眸,眼神黯然,有着不可掩饰的疲惫。足尖点过飞起的檐角,翩翩然飞落广场,像是飞鸟一般横空飞渡,落在原雪河身边。落地时脚步不稳,身形踉跄,被原雪河一把扶住。

原雪河皱眉:“怎么样?”

百里恩苦笑着摇摇头,女子般秀美的脸庞满是颓然,低声说了句:“没个半年都回复不了元气!属下…….”

原雪河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他,眉宇如同凝重的阴云。百里恩会意,迎向了走来的众人。百里炎和百里林璎已经近在咫尺。

百里林璎语气僵硬的问了声好,百里恩点头回应。

百里炎迫不及待关切的发问:“阿恩?”

百里恩果断的打断他:“大哥,我没事。现在九州府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百里城尽在我们掌控之中,但父亲和长老院还在他们手里,我们现在应该立马攻入宗族祠堂!你看!”

百里炎顺着百里恩白皙的指尖看去,广场的厮杀渐渐分明,横七竖八的尸体指印着莫名的方向。远处百里氏的祠堂中烛火摇曳,仿佛丝毫没有收到杀戮的影响。洞开的朱红色大门内,传来阵阵刺鼻的血腥。

昨天天的四六级考试,略坑爹,希望同学们可以拿到好成绩。想到六级苦瓜就蛋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