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一百三十五章:陆北吕氏

剑霄 苦M瓜 2095 2013-09-01 12:51:08

  清晨的阳光慵懒的撩开了青云的薄纱,缓缓洒向渐渐苏醒的百里城。

“吱呀!”

虚掩的木门缓缓打开,像是早醒的人睁开了迷蒙的瞳孔。

“啊!”一个魁梧的身影走进朝阳,张开双臂狠狠伸了个懒腰,深深吸了一口气:“今天天气不错啊!”

林肃挥动肌肉虬结的双臂,隔空打了几拳,拳拳强劲,虎虎生风。林肃小麦色的皮肤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仰面咧嘴一笑,还有些稚气的脸上满是意气风发。

“哦?”林肃目光横向街角缓缓走出的青竹一般的身影。

青玦如同闲庭信步似的走来,一袭青衫如同柳叶般风中和鸣,淡然一笑:“林公子,早啊!”说着挥手,身后的一行人牵来了一辆马车和几匹骏马,清一色的产自西荒的千鹤骏马。

“家主吩咐在下护送两位公子和付姑娘出城!”

林肃哈哈一笑,像是练习着长啸的小老虎,这个人,一旦放下了刀,就变得孩子气十足:“那就有劳了!”

林肃转身进屋,准备去叫云翳。

青玦怀抱长刀,气定神闲的站着宅院的门口,目光平静。背后的骏马亲昵的蹭着他脖子。

很快,云翳把付雪晴抱上了马车,亲自坐在了驾车的位置。林肃翻身上马,背后沉重的风炎连带着他的重量压的座下的千鹤隐隐不安,步伐颤动。

“吁!”

林肃嘴里吹着马哨,安抚的轻拍了几下马脖。一人多高的风炎,作为林肃看家的一把大杀器,即便是千鹤这样的骏马也难以承载它的重量。

“这才乖啊!”林肃回头看看,云翳驾着马车,青玦也跨上了一匹骏马,清点手下,然后朝他微微点头。林肃看向云翳,见他没有什么表情,阴白色的瞳孔沉静如水,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意气风发的大喊一声:“出发!”

一行人策马徐徐前进,云翳不急不缓的策着马车,不时掀起淡蓝色的碎花帘布,静静看着里面沉睡的佳人,淡淡的不出声。

林肃走在最前方,青玦其次,手下将马车如同众星拱月般护卫在中央,很快就畅通无阻的出了城门,向着北方前进。

走了很远,马蹄扬起雨雾般的黄土,哒哒的马蹄声像是送行的鼓声。林肃拉着千鹤的辔头,眼神在百里城外的荒野游弋,终究还是情不自禁的转过马头,抬头远望,百里城巍峨的剪影在晨光中如同巨人般雄伟,城楼上依稀可见几个渺小的黑影,像是远空中翱翔的苍鹰。

林肃眼睛微眯,背影缓缓泛起肃杀的意味。一瞬间,又拉过马头,赶上了前方缓缓徐行的车队,来到马车边低头看着驾车的云翳。

云翳抬起头,毫不躲闪的对上他的双眸:“你想说什么?”

林肃神色难得的严肃:“你知道?”

云翳淡然的说:“我知道,所以你不必说了。”

“可是!”林肃面露急色。

云翳轻轻挥手打断了他,阴白色的瞳孔中泛起悠远的光芒:“有些事情,说与不说,都没有什么分别。这结局我们已经无法改变。”

林肃不甘的又一次回头,咬牙策马走在了最前方。

背后这座城池,他们曾经为之浴血奋战。因荒野上的一次偶遇,他们与百里炎互换承诺。

承君一诺,奉守此生。

可是纵然他们信手承诺助他守住了这座百里氏世代相传的城池,却没能守住百里炎的生命。百里炎最终还是得偿所愿,为了家族洒出满腔热血,尽了家族继承人的责任。

百里城修葺一新的城墙上,数日闭门不出的新晋百里氏家主百里恩站在城楼上,目光柔和的看着下方缓缓而行的车队,直到他们成为风沙浮空下的一个个渺小的黑影,身后站着一袭黑甲的李巍之和金甲戎装的百里林璎。

与他并肩而立的赫然是身影如同刀锋般清冽的原雪河。

百里恩的指节有节奏的敲击在面前血迹残存的城墙上,发出轻微而有韵律的鸣音,面容有淡淡的哀戚。

原雪河淡淡看了他一眼,低声沉吟:“吩咐你们的事情都做好了吗?”空气立马充满秋日的肃杀。

百里恩微微点头,把头淡淡偏向另一边:“萧氏那边没有问题,不过他们……似乎很不服气!”

原雪河淡然一笑,不置一词,似乎早有预料,继而转向李巍之:“你呢?”

李巍之面容肃杀,声音冷冽:“黑炎骑搜查三天,歼灭不少九州府余孽。不过,我们遭遇的都是小股的对手,被我们打的措手不及,好像在搜寻着什么东西?”

原雪河微微沉思:“东海的计划已经完全失败,按理说应该立刻这里还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留恋?”

百里恩沉吟:“九州府根深蒂固,民间隐藏力量防不胜防。”

原雪河微微点头,悍然挥手,气势凌厉不逊于挥刀:“守备军、黑炎骑听令,务必把九州府连根拔起,一个不留!”

“是!”李巍之毫不犹豫的按刀接令。

“是。”百里林璎犹豫了一下,发出一声清喝,目光从原雪河刀锋般的身影上转移到了百里恩缱绻的白衣,眼中有淡淡的忧色。

百里恩挥手,示意两人退下。二人躬身告退。

等到他们走下城墙,原雪河冷冷的说:“嘲风,你这个妹妹,果然是把好刀!”

百里恩摇头苦笑:“龙,你不要介意!”

原雪河轻蔑的一笑:“成大事者怎么连这点度量都没有。”面向北方,极目远眺,璀璨的双目中满是睥睨天下的豪情:“你说陆北吕星汉那个人,好不好对付?”

百里恩依旧摇头:“不知道,陆北和东海向来井水不犯河水。”

原雪河沉吟一声““恩!看来保险起见,我还是亲自走一趟!”

百里恩愕然:“那帝都怎么办?乱成一锅粥,原擎宇一定已经戒心大起了!”

原雪河满不在乎的朝城下走去“那就让他乱好了,貔貅、麒麟出关,要是连这点小事情都处理不好,要他们何用?我亲自去会会那个传言中吕氏最年轻的家主!”

百里恩原地低声喃喃:“少帝走失,寰宇震动,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啊!”

骏马长嘶。一道刀锋般清冽的身影如同箭一般冲出了城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