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一百三十七章:凤凰出世

剑霄 苦M瓜 2231 2013-09-01 12:51:08

  与王域帝都中的纷乱相比,皇城内的天下第一高楼千星楼,却永远都是矗立在天下中心的一块冰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年轻的女子静静凭栏而望,在氤氲的霞光中,窥探天下大势,眼眸却有着和年龄不相匹配的苍凉。

不知不觉间日已西斜,纵身跃入看不见的角落。夜幕如同薄纱一般缓缓笼罩下来。与帝都内的灯火通明相比,孤高的千星楼只有零星的几点烛火闪烁,在朦胧的夜色中更显凄清。

“啪!啪!”

噼里啪啦的声响如同雨点一般一一落下。年轻的占星师低着头,秀发低垂,遮住了绝美的侧脸。十指迅速掠过算筹,留下一串串残影,一旁的烛火微微摇曳。

良久,烛火猛地颤动了一下,像是密林中被惊起的宿鸟。龙星璇修长的手指蓦然顿在半空中,这个场景何其的相似。

龙星璇一瞬间丢掉了指间的算筹,占星是最复杂的运算,即便是最有经验的占星大师,在占卜星相时也必须全神贯注,任何一点细微的差错都有可能导致最终的失败。原氏王朝的历史上,不少占星大师一连几月不眠不休,为了算清星辰的轨迹,活生生的劳累过度,呕血而亡。

可是这一代入主千星楼的龙家家主,被誉为龙家百年来最有天分的占星大师,竟然毫不犹豫的就抛下了手中的算筹,眼神迷离,愣愣的盯着面前的烛火,万分期待它能够在颤抖一下,绝美的脸上满是希冀。

果然,夜空降临的冷风从四面八方涌动,烛火如同大海的一叶扁舟,在冷风中摇摇欲坠。

龙星璇无声的笑了,眼神中渐渐有了神采:“果然是你!”

暗影处略微的抖动,像是回答。

龙星璇固执的不曾转身,冰冷的扬起嘴角:“十五年的时光,你都不曾踏足这千星楼。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却两度莅临众星之下。难道你每次来,都要这么偷偷摸摸的吗?”

一个沧桑的身影渐渐走出了模糊的阴影,烛火爬上了他的五官,橘黄色的光芒照亮了他鬓角的雪霜。

那是个中年人,满脸风尘仆仆的黯然,在龙星璇的背后悄然出现,低声说:“谢谢!”

龙星璇的肩膀微微颤动,心中满是苦涩的意味,这个人,十五年来日日夜夜想着杀她的人,竟然也会和她道谢?

龙星璇冷冷的说:“谢我什么?”

中年人轻声说:“东海一役,百里氏权柄交接,龙之子大获全胜。如果没有你的助力,他们未必赢得这样轻松?”

中年人心中肃然,面前的女子被世人奉若神明,常年沐浴在这星光中,苦守着这座孤高的千星楼。可是即便不屡寸土,依旧算无遗策,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百里氏的爵位更替,不过是明面上的争斗。暗影里是“九州府”和“龙之子”两大秘密势力的角逐,在往深层次,便是原擎宇和少帝原雪河的博弈,而龙星璇就是最不可预测的因素,轻易的让胜利的天平倾泻。

果然,二十年了,中年人轻抚着腰间的剑柄,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街头人人喊打的混混,而眼前的女子也不是那个娇生惯养的小姐。他们各自历经人间百态,度过茫茫沧海之后,拥有了掌控命运的力量。

可是为了走上这力量之巅,他们都付出了太多太多。如今的他们,再不是当初的模样,再流不出当年泪光。

龙星璇嘴角溢出玩味的笑意:“举手之劳而已,不过名动天下的剑王大侠的一句道谢,确实让小女子诚惶诚恐。”

中年人望着她的背影,微微苦笑。

龙星璇继续说:“东海之战不过是乱世的开端,既然我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你有你守护的东西,我有我夺取的目标,不如你我联手,一起扳倒原擎宇,如何?”

中年人瞳孔猛地一缩,他确实是抱着寻求合作的目的而来。龙星璇在东海一战中给“龙之子”提供了精确的情报,给“九州府”的情报却模棱两可,成功诱导了战局的转向。可以说“九州府”现在仍被蒙在鼓里,这是他们不得不借助的力量。

可是,他的确没有想到对方诚意如此十足,竟然先开了口。

二十年后,他,是仗剑行走天下的剑王,成为江湖上的神话;她,是龙家三代一出的天才,最年轻的家主,龙家隐藏力量的领袖。这两人的联合,的确有足够的实力倾动天下。

中年人淡淡的说:“我听到了你下的星璇令,龙家悬赏云翳的人头。”

龙星璇蓦然回答:“这和我们的合作有关吗?”

中年人冷冷的说:“你知道云翳是他唯一的儿子,你知道这个孩子意味着什么!”

“我当然知道!”龙星璇的声音突然变得狠厉,像是一个宫廷中苟延残喘多年的老女人:“我就是要他死!”

中年人狠狠的说:“我在他身边待了十五年,我不可能允许这个孩子死在你手里!”

龙星璇冷笑:“十五年?那又如何,你不过是受人所托而已,云中七式,绝世云剑,等到你把这些东西都交给他以后,你的承诺就完成了。那时候你会做什么,一较高下,完成多年前雪峰山上那场未完的比试?”

中年人似乎是被说中痛处,缄默不语。

“果然,你也不过是心怀鬼胎,所谓的承诺,也不过是自欺欺人,你打败不了他,就像从他的儿子身上证明自己,不是吗?”

中年人突然旋风般转身,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再没有任何迟疑,冷冷的说:“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只为自己着想!这样的合作,不要也罢!”

烛火回复了平静,像是睡着了一般。

龙星璇独坐在黑暗里,低头看着面前凌乱的算筹,再也想不起先前那些复杂的运算,看来只能重新开始。手指悬在空中,迟迟不落下。

只为自己着想?原来在你的心中,我一直都只是这样的一个人吗?

龙星璇微微苦笑,苦涩的情绪如同大雨一般在眼中磅礴,却倔强的不曾溢出。

她蓦然拿起狼毫笔,一气呵成的在身旁写下两份书信。

“来人!将这两份信送到!”

一阵黑影闪过,微风浮动,两封信如同坠落在流年里的落叶,瞬间没了踪影。

龙星璇眼中掠过彻骨的冷意,又提起笔,字字斟酌,煞费苦心的写起一封信,取出案台上的印章,郑重的封好,一个栩栩如生的凤凰火漆跃然纸上。

“飞鸽传书,送到龙之子的手里!”

火焰缭绕的凤凰,扑打着璀璨的羽翼,在嘹亮的凤鸣中飞向北方的风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