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一百四十四章:三人成行

剑霄 苦M瓜 2389 2013-09-01 12:51:08

  “蠢材!”

一声冷哼震痛所有人的耳膜,又是一队彪形大汉从黑暗中涌出,为首的人黑衣长袍,凌乱的黑发半掩住一双又细又弯的眼眸,像是草丛中潜行的毒蛇。

光头男咬紧牙关,胸前狞恶的狼头刺青不停的颤抖:“蛇男!你什么意思?”

蛇男看都不看他一眼,紧皱走在前方,凌厉的挥起衣袖,又一队人马从长街的尽头涌出,将马车团团围住,伸出猩红色的舌头像是毒蛇嘶嘶吐着红信:“光崆,就凭你也想独吞星璇令的悬赏?如今废了一条手臂,下月的分盟会选,我看你拿什么和我争?”

光崆气的脸色红紫,一口金牙似乎都要被咬碎了,忽然吐出一口鲜血,翻着白眼晕了过去,立马不省人事。

“大哥!大哥!”一众手下大声呼喊,却被蛇男带来的人砍翻在地,断肢残躯四散飞射。

蛇男狞笑着看向马车的方向,毒蛇般的眼光让林肃冷不防打了个寒颤。

林肃低声说:“这个人比那个光头难对付多了!”

马车上的蓝衣人环顾了四周铁通似的包围圈,翻了翻白眼:“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云翳眉头紧锁:“你怎么还不走?”

蓝衣人飞身下车,摊了摊手苦笑:“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说着走向前方,面带微笑的拱手行礼:“蛇兄,别来无恙啊!”

蛇男瞳孔骤然缩了一下,一道细线似的冷光一闪而逝:“哦?慕公子也在这,真是巧啊!”

云翳握了握雪姬的剑柄,苍白的脸色越发凝重:“这个人是谁?”

林肃沉吟了一声,嘴唇嗡动:“星河剑,也是当世名剑了,应该是星辰宗的人。慕公子?看来地位不低。”

蓝衣人进退有度的微笑:“打开天窗说亮话,这两位是我慕天河的朋友,不知道蛇兄给不给我这个面子。”

蛇男一双眼眸微微眯起,寒光连连闪烁,右手按住了腰间的剑柄,左手指向云翳:“我想慕公子不会不知道,陆北黑白两道都收到了龙家的星璇令,眼中有疾,阴白似翳。我只要那个瘦的,其他的你随意!”

慕天河渐渐收敛了笑容:“这么说铁狼会是不准备给我慕天河这个面子了!”

蛇男哈哈大笑,指着慕天河的鼻子叫骂:“慕天河,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若是慕星北请来,我们铁狼会还会顾忌三分。你不过是一个星辰宗的弃徒,能有多大面子?”蛇男的手下瞬间爆发出一阵刺耳的哄笑声,目光轻蔑的如同看一只丧家之犬。

慕天河脸上沉静如水,刀削斧凿般的下颚精致的像是大理石雕刻.

“弃徒?”林肃情不自禁的扬起了眉毛。

云翳低声问:“怎么了?”

林肃摇摇头,开始认真审视起面前这个蓝衣人。

慕天河无视蛇男的冷嘲热讽,静静转身,身形转动像是翩跹的蓝蝶,背着身一字一顿的说:“蛇男,总有一天,你会为你今天的话付出代价!”

蛇男轻蔑的大笑:“来吧!我等着,但愿你别先被星辰宗的干掉了!”

慕天河一步步走了回来,目光低沉,剑眉星目中蕴藏着可怕的眼神,他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默念:“你会和那些看轻我的人一样,铁狼会,会后悔的!”

慕天河走到林肃和云翳面前,低声说:“抱歉,看来我没有办法帮到你们了!”慕天河铿锵一声拔出星河剑,剑柄上的蓝宝石如同星辰一般闪烁:“不过,我也做不到丢下你们!”

林肃无所谓耸耸肩,伸出右手:“慕天河是吧!这个朋友我交了!”

慕天河愣了愣,迟疑的伸出右手。云翳也伸出手,三只手紧紧相握:“雪姬剑,云翳!”

“巨刀风炎,林肃!”

“星河剑,慕天河!”

三只手,三把名刃,三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自此开始了在陆北的风雪之旅。

慕天河微笑:“雪姬?那么马车里的女子就是雪谷老人的小弟子付雪晴了?”

云翳轻轻点头:“我们正要去雪峰山!”

“我路熟!我带你们!”

“多谢!”

蛇男无法忍受自己被无视,一腔怒火化作一声怒吼:“谁都别想走,兄弟们上!杀无赦!”

一阵阵狼嚎声附和的响起,凶神恶煞似的大汉提刀争先恐后的冲了上来。

慕天河飞身跳上马车的车顶,大喊一声:“川烟!”

天真的少女露出头来俏生生的回答:“是,慕哥哥!”

慕天河横过星河剑:“你来驾车,林肃云翳,上车顶,我们一起杀出去!”

林肃和云翳对视一眼,马车不可能支撑的起三个人的重量,更何况还有一个风炎,一个林肃。这两个抵的上平常人五六个了!

慕天河抬手一挥,星河剑的剑锋刺出一道璀璨的剑芒冲入人群,几个人应声倒地,血流如注。他回头怒吼:“还等什么?你们要都死在这吗!”

“没办法了,上!”

川烟兴奋的握住缰绳,兴高采烈的挥舞马鞭,狠狠抽在千鹤身上,大喊一声:“驾!”

本就憋屈许久的千鹤长嘶一声,血脉中涌动的骄傲化作无尽的动力,瞬间冲刺,扬起四蹄风驰电掣般的奔跑。

马车在千鹤的千鹤的拉动下冲了出去,剧烈的颠簸中,车顶的三个人在方寸之地牢牢站立,分别面向三个方向巍峨而立,手中的刀剑凌空而舞,画出凄厉的血线。

千鹤毫无畏惧的冲进了包围的人群,骏马长嘶声中,最前方的人躲闪不及,被成片的撞到,被铁蹄践踏成泥

川烟兴奋驾着马车,少女明媚的笑颜在夜空如同绽放的花朵,清脆的笑声在纷飞的血花中频频响起:“哈哈哈!慕哥哥,我第一次驾车诶!居然这么好玩!”

千金难求的千鹤,作为骑兵生死相依的战友,在战场上面对百万雄师都无所畏惧,更何况是区区数十人的乌合之众?

马车冲入包围圈,瞬间就有十几把长刀对准马头看了下来,却都被无形的力量震开,持刀的人口喷鲜血的飞了出去。

车顶的三个人成了索命的死神,保护着马车的安危。

慕天河把星河剑挥舞的密不透风,根本无暇理会少女任性的玩闹。

川烟尖叫一声,再次狠抽马鞭:“快点,再快点!”

林肃重重轰开同时杀来的几把长刀,回过头说:“你从哪认的妹妹?居然这么犀利!”

“铿!”的一声爆响。

云翳的左袖四分五裂的爆开,鲨鱼皮的剑鞘打开,一股冷厉的剑气如同苍龙出海般射入人群,和雪姬冰寒的剑气汇聚成一道大网,瞬间笼罩了铁狼会的恶徒们。

云影出鞘!

云翳低低喝了一句:“他们人太多了!别分心!”

鲜血如同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的涌起,哀嚎声和狼嚎声汇聚成肃杀的低音。

蛇男的怒吼声从背后传来:“别让他们逃了!”身形一闪,化作一条黑蛇从后方冲来,腰间的蛇形窄剑一瞬间出鞘,凌空划过凄厉的弧度。窄剑漆黑的剑锋,像是狰狞的蛇头。

“我来!”慕天河重重一踏车顶飞了出去,天河剑爆发出耀眼的星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