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一百四十一章:星辰宗(中)

剑霄 苦M瓜 2133 2013-09-01 12:51:08

  林肃直接回到客栈,正准备上楼时,迎面而来的小二端着餐盘,几样精致的小菜腾腾的冒着热气。

肚子像是擂鼓一般响声大作,林肃嘴角顺势留下两道晶莹的液体,这一路上风餐露宿,几乎吃的都是干粮,也有好几天没怎么吃好过了。

林肃清了清嗓子:“小二,送一桌酒菜到我客房来,两人份的!”

“来了!”小二清脆的一声吆喝。

“蹬!蹬!蹬!”

背着风炎的林肃迈着沉重的步子,踩着木制楼梯一阵吱吱呀呀的乱颤。

望着林肃魁梧的背影和那把骇人的大刀,楼下几桌食客面面相觑。有一桌三个人,冷冷的交换了下眼神,轻轻碰了碰杯盏。

林肃毫不犹豫的推开.房门,大声说:“云翳!我…….”

房门推开的片刻,木门的缝隙突然扩大像是一只竖眼被惊醒,气流如同风卷残云般涌动,刺得林肃甚至睁不开双眼。一道青色的剑影带着致命的锋锐,刺破了风暴涌动的气流,悄无声也的抵在了林肃的喉间。

“咕哝!”林肃全身打了个寒颤,火炭似的的眼眸中四溢着难以掩饰的惊色。

坐在床边的云翳视线丝毫没有离开付雪晴苍白的俏脸,左手并成剑指微微转动了一下,那道青色的剑影就如同锥子般旋转起来。

林肃额头上冷汗簌簌而下,如同秋天里连绵冷雨。

云翳转过头来,轻笑了一声,剑影顿时化作点点风尘,刹那间泯灭,阴白色的瞳孔中带着难得一见的淡淡笑意。

这个场景如此熟悉,几天前在百里城的小院中才经历过一次,想不到才短短几天时间,原本只能仓促间凝聚起来的剑气现在竟然可以持续这么久,威力和熟练度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肃不得不惊叹,云翳在剑上的天赋,的确是他生平仅见。

林肃气鼓鼓的坐下,把背上的风炎解下靠在桌边,一脸哀怨:“我在外面累死累活的挣路费,回来了你还拿我穷开心!”

“额!”云翳神情突然就僵硬了,心里动了动,这几天他所有的心思都凝聚在昏迷的付雪晴身上,的确很少理睬林肃。林肃一路上随从,少了不少麻烦,云翳心中也相当过意不去。

云翳神色诚恳的低声说:“这一路上多亏有你。”

这一下又轮到林肃愕然了:“恩,你别那么认真,我随便说说的!”

“我是认真的!”

“恩,那好,作为补偿告诉我你刚才那招叫什么名字!”

“付雪晴叮嘱我不能说。”

“反正她昏迷,听不到,偷偷告诉我!”

“……”

“两位客官酒菜来了!”店小二突然推门而入打断两人谈话,一桌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酒菜瞬间就被布置在了桌上。一脸热情的前后招呼后,又恭敬的掩门而去:“两位客官慢用!”

林肃迫不及待的拿起桌上的筷子像是流浪多年的乞丐,往自己嘴里不停的塞着食物,支支吾吾的说:“终于有东西吃了,一路上吃干粮,嘴都要淡出鸟了!”

云翳回望了眼气息均匀的付雪晴,神情黯然的拿起了碗筷,夹起一块豆干,放到鼻尖闻了闻,尔后放进嘴里慢慢咀嚼。

林肃不停的往碗里扒拉着菜嘟囔着说:“我才没你那么斯文,吃饱了才是王道!”

云翳低着脸,眼睑低垂看不清神色,只是端着碗筷细嚼慢咽,每次吃之前都会放到鼻子下闻闻,微微颤动的鼻翼吸入氤氲的香气,云翳瘦削的侧脸在室内柔和的光线中泛着如玉的光泽。

风卷残云般的扫荡整桌酒菜,林肃吃了大半,云翳只占了一小块。

林肃趴在桌子上看着一堆空荡荡的盘子,满足的打着饱嗝:“好久没吃的这么开心了!”

云翳自顾自的倒上一杯茶水,轻轻吹开漂浮的茶叶末子,微笑:“好像百里恩多亏待你似的。”

林肃撇了撇嘴:“那几天形势那么危急,哪有心思吃饭!”

云翳突然抬起头,阴白的瞳孔中掠过一团深潭似的阴影,目光灼灼的直视林肃。

林肃讶然的看着他,突然觉得脑海深处传来阵阵眩晕,若有若无的香气缭绕周身,沉沉的困倦如同夕阳残照般笼罩在身上,带着淡淡的暖意。眼皮越来越来沉重,像是两道闸门最终合上。

连续两声闷响,云翳和林肃相继晕倒在桌上。房间里透漏着诡异的寂静,却又让人窒息。

良久,房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三个身影佝偻着背蹑手蹑脚的进来,且不忘反手关上了门。其中一人试了试晕倒两人的鼻息,朝另外两人重重点点头。

一人冷笑一声,声音如同夜枭般喑哑:“也不过如此!”

另外一人眼眸中掠过刀锋般的寒光,不耐烦的扬了扬手:“我还以为什么人这么惊世骇俗,当得起龙家的星璇令,不过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罢了!”

第三人走到床边,脸庞如同霞光普照般大亮,情不自禁的惊呼一声:“好美!”

一人冷冷的斜了他一眼,那个人立马住口。这个人还不忘教训一句:“老三,知道我们是来做什么的!”

老三舔舔嘴唇,眨着蛇一样的瞳孔:“可是老大!”

另外一人不耐烦的说:“不要什么可是了,听大哥的!”

“是!”

老大缓缓抽出腰间暗藏的匕首对准了云翳的脖子:“陆北所有黑白两道的人都收到了星璇令,如果我们兄弟三人能拿到这个人的人头,名扬陆北必定不在话下!”

老二嗤笑了一声,眼中满是轻蔑:“一包迷.药,一把短刀而已!”

老三愣愣的发问:“那个大个子怎么办?”

老大沉吟了一声举起了短刀,寒光清冽的刀刃悬在空中:“星璇令悬赏一个,我们就杀一个!亏本的买卖咱不做!”

刀锋划过凌厉的直线,冷厉的刀芒像是流星般一闪而过,直直的切向云翳的脖颈。赫然的斩首!

老大的阴冷的眼眸中精光四射,多年刀口舔血的年月养出嗜血的脾性,看到身首异处,脖颈断裂,血液喷涌而出,就会说不出的兴奋。

“当!”

老大如遭雷击般踉跄着后退,是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

“这么低档次的迷.药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暴怒的断喝声像是惊雷一般响起!

一双阴白色的瞳孔平静的睁开,满是冷意的死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