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一百四十六章:画地为图

剑霄 苦M瓜 2137 2013-09-01 12:51:08

  林肃小心翼翼的扒开细密的灌木丛,如同狸猫一般匍匐在地,火炭似的眼眸中倒映出一队在密林中逡巡的追兵。狰狞的大汉倒提着长刀,在微寒的风里裸露着胸膛,露出青色的狼头刺青。

林肃的眼中寒光如同闪电一般掠过,轻手轻脚的退了回去。

回到马车周围,林肃低声说:“四处都是追兵,形成包围圈,渐渐缩小范围,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情。”

“嘘!”云翳逼着双目,神色恬静,轻轻的说:“你听!”

落尘和林肃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云翳闭上双眼,隔绝了自己的视觉,却将精力无限的集中在听力上。

他本来就是个安静的孩子,一路上也不喜多话。在以前玉剑峰上的十年间,作为一个盲童,他依赖自己的听力远远胜过其他的任何感官。

“冰清诀”如同河流一般在他的体内的奔腾,轻盈的真气泛着肉眼可见的淡蓝色,像是晶莹剔透的鲛绡。明锐的感觉像是扑棱着的羽翼的飞鸟,扶摇直上,飞到云端之间俯瞰大地,双翅带起的气流如同水波般蔓延。

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绝于耳,有人拨开草丛的声音,有脚步踏在枯枝上的声音,有鸟兽的惊叫,有树木的低吟。

一切的细微的声响都如同抽丝剥茧般汇入他的脑海里,绘出一幅幅栩栩如生的写生画。

良久,云翳渐渐睁开了泛着阴白色的瞳孔,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挂在唇边,像是一道道淡淡的伤疤。

落尘凝眉发问:“怎么样?”

云翳铿锵一声抽出雪姬,锋锐的剑锋如同泼墨挥毫般在土地上勾勒出一道道的条纹,淡然的眼眸熠熠生辉。

“这是我们现在的处境,铁狼会形成了一个接近于圆形的包围圈,我们面向望丘城的方向都被覆盖。”说着,剑尖移动,在相反的方向画出一个尖锐的三角形。

“相反方向,也是差不多的情况,不少的人马从两翼包抄过来,阵型像是一把剪刀。应该不久就能发现我们。不过由于密林中地形复杂,所以他们前进的速度不算太快。”

落尘的脸上满是震惊的神色:“仅靠耳朵,你是怎么听到这么多的?难道你的内功已经超过我几个境界了?”

云翳淡然一笑,幼年时他坐在山庄的石台上,荡漾着双腿,微风拂过他的发梢,他则倾听微风送来的一切声响,数着树梢上摩擦的叶片,那样闲适宁静的情绪穿过漫长的时光再现,把他的记忆一瞬间定格。

“喂!尘哥哥问你话呢!”清脆如同铜铃一般的叫声把他惊醒,一刹那间恍若隔世。

落尘低低的呵斥一句:“川烟,不要对哥哥无礼。”

川烟调皮的嘟着嘴,睁着大眼睛,弯腰靠近云翳,苹果般的俏脸一寸寸的贴近,深深的望进那双阴白的瞳孔:“他才不是哥哥呢,看的那么小,又没有林哥哥块头那么大,说不定还比我小呢!”

云翳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林肃轻轻咳嗽了一声:“云翳继续说吧!”

云翳身形如同烟雾般闪烁了一下,到三角形锋锐所指的一边,雪姬的剑锋低垂,如同寒冬里的腊梅一般孤傲:“这里,是三条封锁线的交界处,理论上我们必然会受到三方围剿。但是上兵伐谋,我们一旦冲击这里,短时间内对方手足无措,三方都会反应不及,并且寄希望于另一边围堵。一刹那的时间差,就是我们的机会!”

林肃猛的一挑眉毛脱口而出:“这是兵法中最上乘的攻心之术!你从哪学的?”

云翳愣愣的看着他,瞳孔中满是茫然:“嗯,我就是这么想的,然后就说出来了!”

“啪,啪,啪!”

落尘情不自禁的鼓起掌来:“以前在书院中,宗门里的先生讲学演练兵法,说到什么上兵伐谋,总是一头雾水。今天听云翳一说,顿时觉得豁然开朗。以小见大,日后云翳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啊!”

林肃目光连连闪烁,高涨的战意像是火焰一样冲天而起:“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可以把兵法运用的这么炉火纯青!”

云翳的脸更红了,头垂的很低,在落尘和林肃狂热的目光中,显得如此的腼腆和羞涩。

落尘的心中微微动了一下,原来,他还只是个孩子。

川烟也跟着拍手笑起来:“你看他脸红的那么厉害!我就说怎么能叫哥哥嘛,云翳,你今年多大了?

云翳老老实实的回答:“十五。”

川烟不可思议的瞪着宝石般的大眼睛:“才十五啊!我都十七了!叫声姐姐听听!”

落尘心中的惊讶如同排山倒海般涌起,十五岁?才十五岁!剑术上的天赋就这么高了!

落尘今年二十二,也算是星辰宗年轻一代中非常出色的弟子,不然也不会授予星河剑看,可是和云翳一比,明显在剑的灵性上差了一截!云翳的少年老成,经常让人忘记了他的实际年龄,蓦然回首才发现,这个仗剑而立引得“九州府”和龙家两大神秘势力侧目而视的天才,也不过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

江山代有才人出,以前我的眼光到底是太狭窄了!落尘暗自攥紧的双拳,不过我不会放弃!总有一天,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英挺的剑眉之下,璀璨的眼眸熠熠生辉。

云翳淡淡的摇头:“我只叫她一个人姐姐,不会再有第二个!”

落尘伸手拉住了就要撒脾气的川烟,眼中的宠溺却没有减去半分:“好了川烟,听话,乖乖进马车去!”

“哦!”川烟回头瞪了云翳一眼,悻悻的进了马车。

落尘继续说:“林肃你来驾车,我和云翳追在马车两侧,争取以最快的速度突围出去!”

林肃迟疑的发问:“嗯真的要这样吗?”

云翳轻轻点头:“我也赞成。就算是千鹤也无法承载那么多人的重量,我和落尘的剑比你快,你来驾车,我们两个应该也能更上。这次重要的是一触即离,争取用最快的速度突围。”

林肃再不迟疑:“好!”

云翳淡淡的微笑,起身遥望他在泥土上划定的方向。远离身后的望丘城,极目远眺,树木葱茏的密林尽头,是褐色的山脚,巍峨的雪山低投一块深邃的剪影。在铁灰色的天空下,显得悠远而沉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