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一百四十五章:星辰?落尘

剑霄 苦M瓜 2148 2013-09-01 12:51:08

  绵延的雪山如同沧海巨兽的背脊,一眼望不到尽头。呼啸的天风卷携着柳絮般的雪花在铁灰色的天空下,画出一幅素白的锦绣江山。厚重的层云中,偶尔有一个黑点盘旋,迎着终年肆虐的风雪发出一声声的孤傲的长啸。

那就是陆北人奉若神明的巨鹰,被誉为天空之神,陆北的守护者。

终年积雪的山峰,像是披着雪白大氅的老者,须发皆白却腰杆笔直,目光如炬,亘古的守护着这块土地。

几块巍峨山峰环绕的谷底,皑皑白雪覆盖下的世界却是另一番景象。

地势平坦,四季常青的树丛优雅的伸展着枝叶,成群的梅花鹿轻轻垂下修长的脖颈,在山涧边饮水。

绿树掩映中,一座石堡巍然耸立于盆地中央,像是整块巨石雕刻镂空而成。石堡的顶端,一个狰狞的狼头无声的咆哮,深邃的双眼中透露着来自远古洪荒的沧桑。

“盟主!”一阵冷风拂过,一道凌厉的黑影单膝跪地,拱手俯身。

“嗯?”眼前的人正凭栏而望,微微转身,带起一阵旋风,身形魁梧的像是头狮子,举手投足间都是龙行虎步的霸气。

“望丘城发现目标,望丘城分盟带人截杀,结果损失惨重。光崆废了一条手臂,蛇男负伤,伤势不重。”

“废物!”一旁一个女子拍案而起,纯黑的滚金边长袍无风自动,像是浓重的冬雾一般肃杀,瀑布般的长发垂到脚踝,发丝如蛇,锋锐如剑。

“婉儿!”盟主低低的呵斥了一声:“你下去吧!”

“是,盟主!”黑影一闪而逝,如同大鸟一般从石堡中滑翔出去。

婉儿气的跺脚,扬起美艳的俏脸,咬着银牙说:“爹!分盟养了那么多酒囊饭袋,败坏我们铁狼会名声不说,最终还会坏了我们的大事!”

铁狼会的盟主倏地的笑了:“哦?我们婉儿长大了,知道为爹出谋划策了?”

婉儿得意的笑笑,饱满的红唇像是熟透的樱桃:“那是爹,要不女儿亲自出马,拿下那个人,顺便也清理下分盟的那帮废物,打造出我们铁狼会的精锐之师!”

盟主微微摇头,鬓角的银霜若隐若现:“你还是太年轻了!看来放你出这山谷,还需要些时日!”

“咚,咚,咚。”

轻微的脚步声虽然隐蔽,但是却逃不过两人的耳朵。一个佝偻的白发老者拄着拐棍不住的咳嗽:“盟主,那位姑娘醒了!”

盟主的眼中突然闪耀过一抹耀眼的光芒,情不自禁的笑了:“婉儿,你先回房吧!分盟的事情自然会有人解决!”说着急切的走了下去。

婉儿气急败坏的跺脚:“龙爷爷,你也不管管爹!被一个捡来的女人迷得鬼迷心窍的!”

佝偻的老者轻轻的拄着拐棍,低低咳嗽:“盟主的事情岂是我们这些下人能过问的,大小姐还是早些歇息吧!”说着也循着盟主的足迹消失在视线里。

婉儿沉下了俏脸,美艳的脸颊阴寒的可怕,低声默念:“你们都不准我去,我偏要去。眼中有疾,阴白似翳。我倒要会会是什么样的人物当得起这个星璇令!”

石堡的九曲长河般的回廊,盟主和佝偻老者并肩而行。

老者先行开口:“盟主真的不用加派人手吗?”

盟主冷笑一声,枭雄的风范尽显无疑:“星璇令?龙家算什么?不过出了个占星师,也改号令天下?如今少帝尚且要夹着尾巴做人,我们铁狼会何必要看他龙家脸色?”

佝偻老者沉吟一声却没有再开口。

盟主走到一个房间门前,双手按上了房门,低声说:“等着吧,不久以后,号令江湖的就不再是星璇令了,而是我上官博雄的铁狼令!”

“吱呀”一声,房门应声而开,映入上官博雄眼帘的,是一团火红的妆容,如同妖灼的桃花,含笑怒放。

……

“呼!”

林肃如释重负的抹去嘴角的血迹,靠着马车坐下来。

云翳用一块方巾细细擦拭着雪姬剑身的血迹,如玉的剑锋倒映出苍白瘦削的侧脸,阴白色的瞳孔中淡淡的阴翳像是凌空飞舞的白蛾。

“尘哥哥!”川烟俏生生的从马车上跳下来,体贴的给慕天河擦汗。

三人奋战一夜,且战且退,没入山中的密林,终于逃脱了铁狼会的追兵,在密林深处短暂的回复体力。

林肃讶异的抬起头:“川烟,为什么你一会叫他慕哥哥,一会又要叫他尘哥哥?”

川烟微微回头,露出明媚的如同三月春光的侧脸,迟疑良久:“额,因为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慕天河微笑的拿下川烟的小手,摊了摊手,坦然的说:“慕天河是我以前在星辰宗的名字。”顿了顿,目光瞬间黯然:“后来你们也听说了,我被逐出了门派,不许再用本门的姓氏,于是另起了名字,叫落尘。”

“落尘。”云翳悄无声息的来到他们身侧,轻声默念,目光盯着放置在一旁的长剑。

林肃微微皱了皱眉:“传闻星河剑是星辰宗的镇宗之宝,慕兄你出了门派还能拿着这把剑安然处世吗?”

“那是因为!”川烟急忙的说。

“川烟!”落尘不动声色的唤了一声,扬起星河剑,清冽的剑锋上泛着星辰的文印。落尘宝石般的眸子中流露深深的依恋:“往事不提也罢,那日在街上,看到林兄的风炎,这把刀的凶名在陆北如雷贯耳,星辰宗这些年来搜集天下明刃,所以想拿下献给宗门,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说着攥紧双拳。

林肃沉吟了一声:“你帮了我们,我林肃无以为报。但是这件事恐怕我无法帮你。”

刀客视刀剑重若生命,风炎早已经和林肃生死相依。

落尘阳光的展颜一笑:“不过这一次我也看透了,天高任鸟飞,没有宗门又如何,我交到了生死之交的两个好兄弟,比宗门里面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强太多了!”

“哈哈!说的好!”林肃爽朗的大笑,拍着落尘的肩膀。

云翳抬起眼眸,淡然的说:“落尘!虽然我不知道星辰宗是什么,但是没有你,是他们的损失。”

落尘重重点头:“从今以后,世上再没有慕天河,有的只有我落尘!”星河剑剑柄上璀璨的蓝宝石闪耀着绝世的光。

唯独天真烂漫的川烟,静静的陪着红扑扑的脸蛋,明媚的眼眸里悲喜交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