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八章:十年之后

剑霄 苦M瓜 2602 2013-09-01 12:51:08

  春去秋来,几番寒暑。玉剑山庄的弟子走了一批又一批,却鲜有弟子再回来。玉辛轩站在自己书房的窗边,眺望比武场飘零的黄叶,不禁又有些怅然若失。那个满脸是血夺门而出的少年,这十年来成了他的心结。修为到他这个地步,功力难以寸进,只能日夜闭关,以求得到一丝明悟,可是每当玉辛轩寻求明悟想更上一层楼的时候,脑海中总是浮现那倔强的少年,像一匹小狼一般悲嚎。之后数月,他带着一众长老下山四处寻找,却始终不得消息,按理说半大的少年如何能逃得过他们这一群高手的追踪?玉辛轩想到这,不禁又叹息一声。这十年来他心结不解,剑法始终无法突破,只能一方面积蓄功力以待良机,另一方面倾力培养几个弟子,玉剑十三式倾囊相授,玉剑山庄年轻一辈已经隐隐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态势。为此,玉辛轩不惜一而再再而三地打破常规,如今年长的几个弟子都没有按祖训下山,而是闭关三年,只等下月众人出关,举庄办一场比武大会。每思及此,玉辛轩紧皱的眉头慢慢又舒展几分,想着偌大玉剑山庄,总算后继有人,先祖泉下有知,想必也会宽慰。

这比武大会也是他酝酿已久,玉辛轩多年醉心剑法,深知高手过招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剑法再精妙,若是使用的人不济,也毫无作用。或许是受十年前的那个气愤出走的少年影响,玉辛轩不再古板的苛求弟子按剑谱练剑,更加鼓励见招拆招。

虽然几名核心弟子闭关,如今比武台依旧精彩连连。众位师兄弟看到师父不再墨守成规,对他们指点愈多,也都受此激励,发奋用功。玉剑山庄内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只是这么多发奋练剑的年轻身影边上,有一少年静静抱着扫把伫立于边上。他依旧只是每日扫着比武场上的落叶,扫把都换了一根又一根。师父和一众长老都断定他天生体弱,加上双目失明,如此如何能再练剑?但是又不忍心将其赶出山庄,只能分派些寻常杂务,每日三餐也从不落下,这少年十五岁的年纪,也是个子抽条的年岁。师父和一众长老看重年轻一辈成长,年轻弟子十岁以后平常饭菜都会改善,加上一系列药材调理,山庄内的年轻弟子个个生龙活虎。而他平日不显山不露水,安静的就像个女孩子一般,无人同他说话,他亦不同别人说话。虽然没用药材滋补,但一日三餐却也不亏待。如今,他也长得和平常弟子一般高了,只是身形瘦削单薄,依旧是风吹就倒的样子。

此时,在台上打斗的两名年轻弟子其中一名就是这少年的熟悉的师兄,王雷。王雷虽然天资一般,但因为为人敦厚老实与人为善,不仅很受长老喜欢,也很受师兄弟爱戴。按时间计,王雷也早到了要下山的年龄,但是与他同时入门的师兄弟,天资卓越的已得师父真传,眼下正在闭关。师父也自然没有赶他下山的道理。如此王雷便又在山庄内多待了两年,因其入门早又肯勤学苦练,所以剑法基础极为扎实,功力虽然不比核心弟子,但在外围弟子中还算不错。

王雷基础扎实,而另一位年幼的多的弟子则是胜在招式出奇。屡屡不按剑谱出招,一连串自创的招数虽然没有威力,但是也让老实的王雷疲于应付。王雷眼看虽是占据上风,但是却又没有稳操胜券。那弟子几招中规中矩的防守之后,突然反手一击,拼着右臂受伤的危险,划向王雷脸颊。周围围观的几人不禁抽了口冷气,这种招式最是无赖,但又极其有效,只看王雷如何应对。旁边观战的长老也是突然皱眉,心想若是二者相拼,他必然要出手救援。

王雷一时大意,看对方突然变招也手足无措,而且对方剑锋直奔要害而来,气势上就弱了几分,脚下步法一时间也是凌乱,眼看就是要被破招的势头。

“右后三步!”突然有个声音传入他耳中,王雷为人老实,一时间也不去多想,只是照做,放弃出剑,身形倒退。果然对方剑尖贴着自己的鼻尖掠过,王雷心中庆幸,对那声音相信了几分。旁边观战的长老,看到王雷如此应对,也含笑点头。

“前两步,左斜刺。”声音再次响起,王雷照做。对方本就想不到自己势在必得的一剑落空,此时旧力已竭新力为生,已经无法抽剑回防。只能学着王雷刚才一般,身形后退。

“前三步,直刺”王雷按着声音,得势不饶人,他本就功力压过对手一筹,只是变招不及才会突然间落了下风,此时已经将优势尽皆收回。对方仓促间来不及还击,只能再退。

“长虹贯日!”这是很普通的一门剑招,几乎庄内弟子人人都会。王雷依旧照做,内力灌注于剑身中,长剑急刺而出,宛如一道长虹。对方挥剑格挡。

“右移两寸!”王雷略微带动手腕,长剑右移,本来对手能轻易挡住的普通招式,此时却贴着对手的剑锋而直取其腋下。仅仅是两寸的距离,对手本来就是慌张应招,功力也是不如王雷,发现不了这细小的差别,等缓过神来时,剑锋已经直抵他胸前衣襟,只能高呼一声:“我输了!”

王雷一瞬间只是本能的按照声音的提示出招,此时听到对方认输也是一下子反应过来,立刻收剑,平复气息,在不远处站定。这时候他心里也暗自思量当时是谁给他指点,将如此平凡的招式化腐朽为神奇。一旁长老看的也是频频点头,想着这王雷总算是开窍了,最后几招应对自如,隐隐有大家风范,想来也是平日苦练的成果。围观的弟子看到也是目瞪口呆,本来势均力敌的比试,突然间峰回路转,王雷轻松取胜,他们也未来得及想明白最后几招的奥妙。

王雷则是越想越害怕,若是让长老知道自己有人指点,此次比试岂不作废?说罢他心虚的朝长老望去,此时长老刚刚想赞扬他两句,见他转过头来,也报以微笑示意,朗声宣布:“这一局,王雷胜。”王雷本就为人憨厚,见长老都如此说了,心想必是长老出手指点的我,也就长老的功力才能做到逼音成线,指点他破招。

于是,王雷朝长老郑重行了一礼,便下了比武台,朝人群边缘走去。很快,又有弟子跳上去,比试继续。王雷朝角落里扫地的云翳走去,云翳听到他的脚步声朝他而来,便微笑道:“王师兄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王雷面色通红,只拉着云翳快步朝住处走去,见四周渐渐无人才说:“今天若不是有长老指点,只怕我也要落败。”云翳笑着随口道:“长老怕也使不出那么精妙的长虹贯日吧。”王雷摇了摇头,加快脚步说:“那一招的确很奇怪,我只是听到说右移两寸,我就照做了,没想到这么有效,我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再自己试试,你先自己回去吧。下个月,庄内弟子比武大典,如果可以在这之前有所突破,想必师父定会将玉剑十三式传给我,等我学会,再不会让人欺负你。”说罢就急急的走了。

云翳微微一笑,想着王师兄这么多年来的照顾,心中一阵温暖。额前的乱发依旧遮住双眼,云翳慢慢摸索着朝住处走去。而另一边的王雷怎么也想不通变招的精妙,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一个盲童如何知道他最后那一招:长虹贯日。

为了感谢最近很多朋友的支持,今天两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