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御龙至尊

第三章 囚鹰泣血

御龙至尊 hh316661340 3150 2013-06-08 17:03:40

  “怎么会这样?”

奉常公皱起了眉头,回忆着林晨启灵过程中的一幕幕。无论是凝聚启灵之光、融合、淬体的过程都没有丝毫会失败的痕迹,似乎没有启灵失败的理由。

“难道,是因为他不是我部族人的原因么?”

奉常公看着端坐场中,面色苍白、身体单薄的林晨,不解的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失望之极的神色。

可是,今日林晨表现出的种种奇异之处,和超出他理解范围的表现,却又使他不敢也不愿相信,林晨的启灵就这样失败。

奉常公不甘,明明看到了莫大的希望,此刻却无情的被撕碎……

“送他们去后山温泉,清灵散沐浴、修养!”

见林晨没有动静,奉常公只能暗自感叹天意。摆了摆手,他感到有些虚弱,迈开苍老的步伐,准备回去休息。

迟缓的转身,夹杂着银色的干枯的头发随风而动。一股迟暮之气弥漫开来,这一刻他的身躯仿佛又佝偻了几分。

“罢了,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已经老了……”

奉常公布满皱纹的脸上勾起一丝苦涩的微笑。可当他看到依旧闪烁着光芒的图腾柱时,那缕苦涩瞬间凝固在了嘴角。

图腾柱,是村落、部族传承的重器,是根本。只有拥有传承图腾柱的部族、村落才能够繁衍,才能够被称为“一族”。传承图腾柱不容有任何损失,而如今,启灵之礼已经结束,图腾柱却没有平息下来,这反常的一幕顿时让奉常公心惊不已。

“停,不要动他们!”

原本上前准备将这些浑身浸出血液的小辈们抱走的汉子们,一个个下意识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解的望去奉常公。

错愕的表情像传染一般的出现在一名名汉子们脸上,接着蔓延开来,随后,出现在一名名观礼的族人脸上。很显然,他们也发现了图腾柱今日的异常现象。

“启灵还没有结束!”

奉常公舔了舔嘴唇,原本熄灭的希望之火,再次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快,再次准备祭品,把俘获的凶兽全部带上来!”

听到奉常公的呼唤,汉子们一个个脸上露出凝重、担忧的神色,可是手下动作却是不慢,一个个争先恐后,口中喊着祭祀的歌谣,扑向先前俘获的凶兽们。

随着数十头凶兽的惨叫声渐渐平息下来,巨大的图腾柱上凶兽蛮魂再次被吸收,凶兽的精血、精气被也再次吸收殆尽。图腾柱上原本模糊的花纹再次凝实了一些,那振翅欲飞的囚鹰图腾仿佛下一刻就要击破图腾柱冲向九天一般。

“嘎——”

凄戾的鹰鸣声再次咆哮开来,可这次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它的嘶鸣声带着浓浓的不甘和恐惧。

那冥冥之中的神明在不甘,在恐惧什么?

无人知晓,就连奉常公也一头雾水,不过今天他经历的不解和惊异之事比以往十年加起来还多,现在都有些麻木了。

“既然不知,就不要去想了,安心主持启灵仪式。”

奉常公定了定心神,再次咬破舌尖,一股鲜血激射向兽头塔,图腾柱上金芒剧烈闪烁。

不过,这次并没有丝毫的启灵之光散射。反而,在图腾柱上闪烁的金芒竟渐渐的凝聚在了一起,凝聚到图腾柱中央囚鹰的右目之中。

片刻之后,一滴金色的液体从图腾柱上的囚鹰右眼中凝聚而出。当那滴金色液体凝聚而出瞬间,阵阵凄厉的鹰鸣震荡开来,其中浓浓的不甘之意表露无疑。

音波范围内,一切凶兽尽皆暴毙,死于非命。甚至,连邬山部落的人们一个个也脸色煞白,虚弱着直接被鹰鸣声震得的昏迷。

“囚鹰泣血!竟然是囚鹰泣血!”

奉常公浑浊的双目之中满是惊骇,口中不住的呢喃着什么。惊骇过后,眼底闪烁着奇异光芒,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阵鹰鸣过后,那图腾柱以极快的速度缩小。然后激起一层层的空间涟漪,破开空间,逃也似的离去,任凭奉常公如何施展秘术也控制不了。

“囚鹰泣血,魂纹凝现。福之所倚,祸之所伏,是重生?还是毁灭?神……”

奉常公闭起双眼,突然想起来年轻时候在古老的典籍上看到的这句话,可遗憾的是那典籍不知为何损伤,没有了下文。

本来,奉常公以为那只是某位逝去的先祖留下的箴言而已。可如今,图腾柱异常,先兆已显……奉常公不由得感到心惊,不由的为族群的未来担忧起来。

“难道,将来我族会因为林晨而经受巨变?甚至有可能……被毁灭?”

奉常公摇摇头,强制自己不去想此事。睁开浑浊的双眼看向场中的年轻一辈,此刻他几乎已经确定了,那滴金色的魂血肯定是因为林晨的关系才被凝聚而出。并且,那图腾柱似乎不愿,但是却不到不如此做。

“它究竟在怕什么?”

奉常公双目微眯,眼底寒光乍现,一瞬间天人交战,念头纷飞。

他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依旧端坐在场中的林晨,藏在袖袍中的手紧紧的握起,危险的气息渐渐的从佝偻的身躯中溢出。

他一挥手,顿时一层光幕将林晨和自己包裹了起来,阻挡了众人的目光。同时,暗暗聚集内力,以面对接下来将有可能发生的种种的危险。

那滴金色液体缓缓的飘到林晨眉心,慢慢的渗入其中。

林晨的身体再次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一瞬间便被汗水浸透。他的身体仿佛气球一般,鼓起,膨胀到极致,又泄气,恢复原样。如此周而复始,经历了就此膨胀和泄气。

奉常公紧握的双手不曾松懈哪怕一秒,紧张的看着林晨,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但是他眼中的寒光却也再次闪现,凶厉、危险的气息大盛,仿佛一头在蓄力捕食的凶兽一般。

经历了九次膨胀、泄气之后,林晨的身体不再发生变化,还是跟以前一样的瘦弱、单薄,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来了!”

奉常公双眼中寒光闪烁到了极致。

只见,林晨身体之中一点金色光芒快速的游走着,几乎瞬间便游走完了林晨全身。最后,那点金芒停留在了林晨的眉心之处。

奉常公的双手猛然再次握紧,双手青筋暴起,空气响起了噼啪的音爆之声。那干枯的双手仿佛拥有击碎山峰的伟力。

林晨眉心,那点金芒闪烁了几次。最后,挣扎了几下,慢慢的消散,仿佛沉在了林晨脑海的深处。

“呼——还好,没有凝聚魂纹!”

看到这一幕,奉常公紧握的双手缓缓松开,连连深呼吸,仿佛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战斗似的。他眼底的神色复杂之极,不能揣测其意。

“不管怎样,那先祖留下的箴言,只显现了一半,应该不会……”

奉常公的呢喃越来越低,到最后甚至连他自己都听不真切。

轻轻的抹去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奉常公拿起白骨杖,用白骨杖支撑着佝偻的身躯,一步步的走向盘膝而坐的林晨。可是,这仅有数丈距离,却给他一种遥远异常的错觉。

昏迷中的林晨不知道,此刻他已经从鬼门关上走了一趟了。

拉起林晨的手臂,奉常公干枯的左掌扶上林晨的脉搏。林晨强有力的脉搏,让奉常公眼中的担忧消散了一些。

毕竟,林晨是他看着长大的。他身上虽然没有流淌族人的血液,可是十多年来奉常公和大部分族人们都已经将林晨视为自己的族人了。而且,由于林晨从小多病,奉常公从小就为其看病治疗,在林晨身上付出的爱意要在别的孩童身上多得多。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奉常公不想也不会对林晨下手。在他眼里,林晨就跟自己的孙子一样。与亲人的生命相比,那些虚名、功利、仇恨,都不重要。

但是,他首先是邬山部落的奉常公,他必须要对部落的族人负责,为部族的延续负责。将一切可能威胁到部族的存在的威胁灭杀。如果,刚才林晨眉心上魂纹最终凝聚成功,恐怕奉常公会毫不犹豫的斩杀林晨,将那莫须有的灾祸之源扼杀在摇篮里。

确定了林晨无碍之后,奉常公左手连连弹动,包裹着林晨和他自己的光幕渐渐的消散。

族人们紧张、关切的目光让奉常公心中一暖。他苍老的连满是疲惫,连续两次的启灵仪式消耗了他大量的精血,以他如今快走到生命尽头的身躯来说,是极大的负担和挑战。

“将林晨也送到温情里去吧!”

奉常公摆了摆手,示意族人自己没事,又吩咐了几句下去,才拄着白骨杖慢慢蹒跚而去。

此时,一名长发及腰,赤足,身着貂皮小袄和皮裙的女子匆匆上前,扶住了在微微颤抖着的奉常公。她脸上画有细细的彩纹,右耳带着白玉耳环,五官极其精致,双眼深邃,右脸颊有着一个浅浅的酒窝。

花季的年龄,浑身上下散发着青春的活力。她身上似乎有某种特殊的气质,一蹩一笑间,吸引着周围众人的目光。

“阿公!”

那女子秀眉微蹩,深邃的双目之中满是担忧。

“不碍事,不碍事,回去休息几天就好。现在你扶我回去吧,我需要卜卦一番,也需要你的帮助!”

奉常啊公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伸手摸了摸女子的秀发,在女子的搀扶下一步一步朝着自己的木屋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