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御龙至尊

第9章 无视

御龙至尊 hh316661340 3855 2013-06-08 17:03:40

  距离在一点点的缩小,林晨飞向石壁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两丈、一丈、半丈……

最后,在林晨的鼻子离石壁只有半尺的时候,他的身体才堪堪停了下来。而那些金色的光蝶也一瞬间消散,将林晨重重的摔在地上,林晨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没被摔得背过气去。

勉强爬起来,林晨龇牙咧嘴四下寻找自己的救命恩人。

只见,原本在背后托着他的无数金色光蝶,此刻纷纷朝项古庭身边飞去。接下来,越来越多的金色光蝶聚集在一起,在所有人都惊呼的时候,从光蝶群中“幻化”出一名少女。

少女身材高挑,赤足、长发甚至超过整他的身躯,在空中斜斜的飞舞着。她身着貂皮衣裙,小麦色的皮肤,额头有几点晶片装饰。五官俏丽,手脚腕处各戴着一串精致的青铜铃铛,整个人透出一种自然、野性的美丽。

她脚底下有一群金色光蝶飞舞着,将其托起,离地三尺,就像是从画中走出的仙子一般。微笑起来很阳光,很俏皮,右脸颊上有一个浅浅的酒窝……

仅仅是一眼,林晨就呆住了,他发誓,他永远也忘不了今天这一幕。

她的名字叫蝶衣!

第九章无视

瞬间,蝶衣便成了在场数十名武修关注的焦点,甚至连老一辈的汉子们也为其的美丽深深的迷住了。

她微笑着,嘴角的酒窝浮现,芊芊玉手掐了几个手印。一缕金色丝线将便她的长发束起,轻轻的垂在背后。随后他收起脚下的金色光蝶,赤足踩在青石铺成的地面上,却不会沾上任何的灰尘。

就像一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项叔叔,我是蝶衣啊,我回来了!”蝶衣行了一个晚辈礼,看了看项古庭,问道:“项叔叔,古庭哥哥怎么了?”

项刢仿佛此刻才回过神来,怔了怔,朗笑道:“原来是蝶衣丫头,没想到一转眼都这么大了。这次学艺归来,不会再离开了吧?”

蝶衣笑了笑,没有作答,蹲伏下身体,芊芊玉手搭上了项古庭的手腕。

“实不相瞒,林晨成了通灵之子,犬子嫉妒找他的麻烦被收了魂纹。可林晨这小子现在却没办法控制图腾柱了,没办法归还魂纹了。”

项刢解释道,决口不提项古庭要杀林晨的事情。

“哦?通灵之子?”

蝶衣向林晨的方向看了过来,对其点了点头。似乎林晨这个通灵之子的身份也只能引起他稍微的关注一下,仅此而已。甚至,连露出一个表情都是多余的一般。

好像通灵之子的身份,对其毫无吸引力。

而林晨却瞬间愣住了,他感到自己的一切都似乎被蝶衣看穿了,甚至连眉心的魂血都一阵悸动,似乎要脱离自己而去一般。此刻他分明看到了蝶衣的嘴唇翕动了几下,林晨凝视观看。

“我又救了你一命!”

随后,蝶衣面无表情的收回目光,没有在理会林晨。

可林晨的目光中却有了追忆——六年前,林晨和村落里的孩子们上山,遇到凶兽,所有人都被吓呆了。就是蝶衣从天而降赶走了凶兽,救了众人一名。随后,他就跟着林晨他们回来了,被奉常公收养。

她天生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和动物沟通的能力。小到蝴蝶、蚂蚁,大到凶兽、妖兽,即使再残暴的凶兽也也对她极其友好。

由于他的这种能力,奉常公就将其当做下一任“奉常”来培养。

说实话,蝶衣是部落里最美丽的女子,几乎所有的同龄男子都喜欢他,林晨也不例外。可是,当时的林晨只是一个废物,只能将蝶衣深深的放进心里,所以渐渐的跟蝶衣没有了来往,甚至以后连见面的机会都少了很多。

直到四年前,蝶衣彻底消失在了部落里,后来听说是非常公带着她前往数千里外的中型部落去了。

现在,蝶衣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就像四年前一样再次救了自己一命。也将林晨深埋在心底的那一缕稚嫩的情愫给激活了。

只是,四年的时光,让蝶衣出落成了一名绝代风华的女子,而林晨还是那个林晨。不过却多了,一个“通灵之子”的称号。

四年的时光,林晨和蝶衣之间的距离没有缩小一点,反而更加的遥远了,甚至跟现在的蝶衣比起来,林晨竟然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他呆呆的望着蝶衣,看着她的背影,仿佛看到了蝶衣化作无数的彩蝶在一次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

“我要变强!”

林晨在心底嘶吼着,不为别的,只为追上蝶衣的步伐;只为缩小两人之间的差距;只为能够永远的看到她的笑颜。

只为,找回童年时蝶衣那纯净的情愫;亦或是,只为让她正视自己!

有些时候,男人下定决心的理由,往往不需要太过深刻,反而很简单。但是,往往绝大部分的男人,努力的最后却已经找不到当初的推动自己前进的理由了。

随着蝶衣的出现,林晨这个通灵之子仿佛再次变成了没有一点作用的废物似的,被周围所有的人遗忘了。这种被遗忘的感觉,林晨受够了!

“没关系,古庭哥哥的魂纹我可以帮他召回来!”

蝶衣松开项古庭的手腕,芊芊玉手连连挥动,仿佛蝴蝶在飞舞一般。

随着她施展秘术,从她身体之中涌出一股澎湃的力量,荡漾开来,就连项刢的脸上都露出惊骇至极的神色,连连后退数步才算是停顿了下来。

项刢尚且如此,更别说是其他的武修,只有纷纷后退的地步。只有处于蝶衣内力中心的项古庭才知道蝶衣的修为,究竟几何。

项古庭唯一的感觉,就是面对蝶衣就像是在面对奉常公一般,深不可测!除了不相信还是不相信。

没想到短短的四年时间,曾经的玩伴、倾慕之人,此刻已上升到了奉常公的高度……这一切,让项古庭备受打击。

而这一切同样落在了林晨的眼中!

不过,他并没有逃离,而是开始正视两人之间的差距,他相信有朝一日,自己一定可以赶上蝶衣的步伐——她他的眼中、心中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以前,林晨是废物,只能将蝶衣埋进自己的心中。而现在,他看到了自己蜕变的契机——神秘的青铜挂坠!

本来他只是一个废物,别说是通灵之子了,就连启灵成功都完全没有可能,可是那颗青铜挂坠却深深改变了他人生的轨迹,带给他一个转折点。

林晨相信它所拥有的力量绝对不会只有这么一点,直觉告诉他,这块青铜挂坠绝对比他想象中的要强大的多。而且,他感到一旦自己解开了这块青铜挂坠的秘密,那么自己将面对前所未有的危机!

林晨下意识的紧紧握紧了胸前的青铜挂坠。

这是他蜕变的希望,他一定要抓住,哪怕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抓住。

因为,他不想再被人无视,他不想再做废物,他不想看到蝶衣眼中没有自己的倒影!

“绝对,绝对不会再让你无视我!蝶衣!”

林晨在心底怒吼着,而那块青铜挂坠仿佛感受到了林晨的心愿似的,竟然变得通体发红,似乎有一些纹路,从林才掌心没入。

只是被林晨握在掌中,再加上没有人去注意他才没有看到。

“好厉害,以气通神,内元化力。蜕凡五重天!”被震退的项刢惊骇的自言自语道:“不对,内力如此凝练,内力凝兵难道是六重天?不对,就算是六重天也不肯能让我感动如此的压力……”

现场所有人都惊骇的看着在中央施展秘术的蝶衣,恍惚间,蝶衣似乎变成了下翻的仙子一般:高傲、冷淡,不食人间烟火!

“难道她真的能够控制图腾的力量?这可是除了通灵之子和奉常公才可以做到的啊?”

人群中有人质疑道:“难道他已经得到图腾的承认,成为了下一任的奉常?可是她才多大啊?怪不得可以召回被图腾收回的魂纹。”

此话一出,围观的众人才意识到了关键的问题,一个个除了震惊外,只在心底默念:天佑我邬山部!

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收回魂纹简单,可是要召回被图腾收回的魂纹要难上不少。甚至,大部分情况下需要进行祭祀,补偿神明才可以被召回,否则图腾会反噬施术者给其造成严重的伤害。

可蝶衣看上去却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好像丝毫不在乎被反噬似的。

就在众人议论的时候,蝶衣施展的秘术终于完成。最后,她双掌一和,眉心一只金色的囚鹰魂纹冉冉升起,向天长鸣,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片刻之后,一只黑色的囚鹰魂纹,从天际归来,闪电般的落入项古庭的眉心,消失不见。

只是,凭空召唤会魂纹似乎对蝶衣来说也不能都轻描淡写的揭过,她的脸色也忍不住出现了倦容。但是,这点倦容却不会影响她的美丽,反而让人产生忍不住怜惜的心情。

“怎么是金色?”

在看到蝶衣眉心的金色魂纹的时候,林晨瞳孔一缩,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金色是接近于囚鹰图腾本源的颜色,也就是说,蝶衣似乎也是邬山部的——“通灵之子”。

不,应该说,蝶衣才是真正的通灵之子。林晨只不过是得到了一滴魂血而已,他的眉心并没有被烙印下金色的囚鹰魂纹。说白了,他能够控制图腾柱的力量,似乎只是那滴魂血的作用,他只是一个冒牌的通灵之子。

自古以来,没有一个图腾会同时选择两名通灵之子的先例。

现在,林晨隐隐明白了,蝶衣为什么会突然的归来了!

“怎么回事,那是金色的魂纹,蝶衣她也是通灵之子?这怎么可能?”

“两名通灵之子,怎么可能?”

“她眉心有金色魂纹,定然不会错,林晨眉心没有魂纹!”

“但是,林晨也能够操控图腾的力量?这怎么解释?”

“不用想了,林晨肯定是个冒牌货。图腾是不会选择两名通灵之子的!”

渐渐的,众人的目光再次凝聚到了林晨的身上。只是,那目光中充满了质疑、鄙视,怨愤,好像林晨是个无赖,偷走他们的东西一般。

蝶衣的目光也朝着林晨看了过来,和林晨四目相对。林晨下意识的想要躲避,却生生的忍住了。

从小到大,林晨看管了这些族人们看自己的目光,同样这些目光是他心底最不愿触及的、最黑暗、最痛苦、最脆弱的地方。他不想让别人这样看他,所以才会努力的学习医术,打算成为凡医,做一个有用的人。

为此,他紧锁自己的心扉,不与人来往,只为了使自己的心少受一点伤害。

而貌似着一切的努力都是白费的,在族人眼里,他永远都是个废物,永远低人一等的……甚至连人品都是低下的。

这目光再一次深深的刺痛了林晨的心。不过,这一次他不打算逃避了,他已经无路可逃,只能够选择面对了。

所以,他要正视所有人的目光。

克服这心理上的障碍,那么他们的目光将不再是阻碍林晨前进的心灵枷锁。而是,推动林晨前进的力量!

与林晨想象中的不同,蝶衣看向林晨的目光中并没有什么负面的情绪。有的只是如万尺深潭般的平静、如陌生人般的淡漠、如看待蝼蚁一般的——无视!

对,是无视!似乎林晨根本没有资格让她露出负面的情绪,不,甚至连进入眼中的资格都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