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御龙至尊

第六章 通灵之子

御龙至尊 hh316661340 3459 2013-06-08 17:03:40

  一丈的距离,血色的箭矢瞬间划破空气,带起的尖啸声尚且没有传出,箭矢便已经直指林晨的眉心不到一尺的距离。

这一刻,林晨甚至顾不上害怕,顾不上思考。只觉得心中有一股滔天的怒意和恨意如火山喷发一般爆发了出来,疯狂的肆虐开来。

林晨恨啊,他恨自己的弱小、恨项古庭的霸道、恨世间的不公。

这滔天的怒意让林晨双眼蒙上一层紫意,他脸上的肌肉扭曲,整个人显得狰狞无比。

“啊——”

惊人的、震耳欲聋的怒吼声猛然爆发。

那声音中夹杂着俾睨天下的怒意,就像是被一头雄狮被耗子欺辱了一样,狮子虽然愤怒,但是却不会正视耗子,只会将它撕碎。

而这一刻,林晨突然觉得,自己就是那头发怒的雄狮,而眼前手执弓箭,脸露狰狞的项古庭就是那只冒犯了雄狮威严的耗子。

必须要把它撕碎,才能够洗刷自己的耻辱。

仿佛感受到了林晨怒意,他身体之中突然有一股暖流,瞬间从腹中丹田冲入脑海之中。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音爆声传入林晨耳中,血色箭矢离林晨眉心三寸的时候。林晨脑海之中突然浮现出当日启灵时出现在祭坛上空的图腾柱,万千金芒铺天盖地,一柱擎天阵压四方。

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根高十丈,直径一丈的图腾柱,仿佛穿越了千山万水、过去未来瞬间出现在了林晨的面前。

没错,那图腾便是同样出现在林晨脑海之中的属于邬山部的图腾。

“叮——”

下一瞬,血色的箭矢终于射中了邬山部的图腾柱,发出一身沉闷的,如擂动破鼓的声音。

紧接着,一声高亢、嘹亮的鹰鸣声响起。

原本,雕刻在图腾柱上的囚鹰双眼中凶光闪现。一道虚影猛的挣脱图腾柱,跃到图腾柱上空百米左右的距离,展翅厉啸。

千万道金色光芒瞬间蔓延到邬山部落周围,以图腾柱为核心,千万道金色光芒组成各种线条、铭文、图案。仅仅是一瞬间,一个庞大的金色结界便将整个邬山部落笼罩了起来。

此时,在一间昏暗的石室之中,邬山部落奉常公突然睁开双眼。他的双眼之中光芒闪烁,甚至激动的差点站起了身体。而片刻之后,那奉常公苍嘴角竟然勾起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苍老的面容上浮现出复杂的神色,嘴唇翕动着,似乎在念叨着什么东西。

最后,他再次盘膝稳坐,闭起双眼,继续打坐了起来。似乎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一样。

邬山部落外,一处绝壁直插云霄,而绝壁的山腰位置,一座洞府赫然立于其上。洞府之中,有一名赤足、身着貂皮衣裙,三千青丝散落在石床上的少女,突然从入定中醒来。

她双目中满是惊骇的神色,眉心处的金色囚鹰魂纹以极高的频率闪动着,似乎要挣扎着从她的眉心飞出一般。

那女子微笑,美眸皓齿,小麦色的肌肤和貂皮衣裙搭配在一起,一种野性的美丽油然而生。

芊芊玉手犹如穿花蝴蝶一般连连掐诀,片刻之后,她一指点在自己的眉心之处,躁动的囚鹰魂纹便安静了下来。她起身,莲步轻易,赤足走过的地方,一点点的金色光芒幽幽的飘荡着。

默默的走到洞口,双眼仿佛穿透了千里万里,看向了部落上空那巨大的图腾柱,一双美眸中异彩连连。身后飘荡着的金色光点,不知何时竟然幻化成了金色光蝶,围绕着她翩翩飞舞。

与此同时,部落内,一处极其隐秘的结界内,一名身材极其高大、五官坚毅,犹如斧劈刀削一般的年轻男子默默的走出了结界,朝着林晨所在的方向走来。

他眼中充满了渴望……

可是,他还没有踏出五步,便一脸不甘的重新回到了结界之中。

……

天空中,囚鹰振翅,巨大的金色结界张开,普通的村民根本感受不到,也看不到它的存在。只有眉心被印上囚鹰魂纹的武修,才能够感受得到。此刻正一个个震惊从家中往林晨所在的地方跑去,只是那结界似乎对邬山部武修有着极大的压制之力,他们被压制的,竟然只能以普通人的速度赶过来。

此刻的林晨双眼之中血丝密布,整个人身体膨胀了一圈,青筋暴起。他脸色狰狞的一步一步的朝连站稳都困难的项古庭走去,嗜血的舔着嘴唇。

项古庭眉心处的黑素囚鹰魂纹剧烈的闪动着,无论项古庭如何的施展秘术也不能控制。片刻之后,那道黑色的囚鹰魂纹,终于挣脱项古庭的眉心,像一道箭矢一般的融入高空之中巨大的囚鹰身体之中。

项古庭双眼圆睁,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眉心的囚鹰魂纹被收回,嘴角忍不住的喷出一口鲜血,辛辛苦苦修来的内劲仿佛潮水一般的褪去,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邬山部图腾,是项古庭乃至整个邬山武修的力量源泉,无论是启灵还是所修炼的功法都与图腾柱息息相关。

一旦,他们眉心的魂纹被剥夺,修为就会大减。虽然不至于废了,但是失去魂纹的话,永远都不可能突破蜕凡境到达更高的境界,甚至,连回复原本的修为也变得难上加难。

当然,林晨这次虽然可以控制图腾柱收取项古庭的魂纹,可不代表着下次可以。甚至,要是今日项古庭不对林晨下杀手,也绝对不会让自己丢了魂纹的。

武修启灵成功,获得图腾魂纹加持,不是可以任意剥夺的。就算是通灵之子和部落奉常公也不可以。

“怎么会这样?”

项古庭怔怔的望着林晨,似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他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启灵成功,修成内劲,还没有来得及大展身手,还没有来得及光宗耀祖,还没有来得及扬名立万……而这一切,竟然如泡影一般,轻轻一碰就碎了。

内劲,消失了!蜕凡境二重修为,被收走了。

以后,自己就会像废物一般,永远龟缩部落之中,等待着部落分发下来的食物度日;永远只配干一些妇孺老者所干的事情,沉寂在社会最底层,一辈子!

项古庭不甘!

他呆呆的望着自己的双手,又一次尝试凝聚着自己的内劲。

感受不到,他感受不到任何内劲在自己身体中流淌的感觉!

林晨,一步步走到在项古庭身前三尺,感受着身体之中流淌着的强大的力量,不由感到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但是,林晨知道这不是他的力量!

林晨很清楚,此刻,他身体中奔流着的力量,是从部族图腾柱上借来的。甚至,可以说,是他求来的,也是短暂的,如泡影一般,片刻就会消散而去,将自己再次打回原形。

这种力量,他不想要!

一切的外力都不能长久,唯有自己的力量才是真实的,才是可以依靠的。否则,指不定那一天,就像眼前的项古庭一样,被剥夺了力量,成为蝼蚁。

看着跪在地上浑身颤抖,双目没有焦距,无声的嘶吼的项古庭。他心中的怒火渐渐的平息了下去,眼前的项古庭多么像刚才的自己啊!

弱小,愚昧,面对强者只能瑟瑟发抖,朝不保夕!

“我要变强,我不想再做蝼蚁,不想再被人欺辱,不想任人宰割!”林晨在心底嘶吼着。

现在,林晨到了前进的道路,找到了成为强者的道路,剩下的就让时间来证明自己的决心。

他暂时按捺柱自己的心绪,上前一步,一脚将项古庭踢飞三丈,狠狠的撞在岩石上。随后他追了上去,一脚踩在嘴角溢出鲜血的项古庭身上,吼道:“项古庭,现在你感觉如何?现在的你,还如何对我咆哮,现在的你,凭什么要我的命。”

项古庭到也硬气,他好像将其打醒了一般,双眼之中依旧满是怒火,没有一丝一毫的屈服和求饶的颜色。

“林晨,你成为通灵之子,依靠图腾的力量,我输的无话可说!只怪我不开眼而已。”项古庭顿了一下,厉声道:“不过,你在我眼里,依旧是一个狐假虎威的废物,要是没有图腾护你,我定斩你与箭下。”

“有种,你将我修为还回来,我一样再会斩了你。就算是通灵之子也挡不住!”

林晨冷哼一声,心中平息的怒意再次爆发开来。他指使囚鹰控制部族内其他武修赶来,然后狠狠的抽打项古庭,拳拳到肉,掌掌有声。

林晨不管了,就算是借助着图腾柱的力量,也要教训项古庭一顿,出一出多年来淤积的恶气。

而项古庭修为尽失,就算启灵之后内劲改造了身体,也经不住林晨蕴含图腾柱力量的锤击,没多久就被揍得鼻青脸肿,口角溢血。

不过,林晨下手有轻重,不会要了项古庭的命,只是为了羞辱他一番而已。

之所以这么做,林晨是有自己的打算的:这项古庭无缘无故来找自己的麻烦,一语不合就要自己的性命。到现在为止,还在试图用即将法搅乱自己的心神,其心可诛!

如果自己给他修为,要是图腾柱的力量消失,自己势必不是其对手,反道被他所辱。如果自己不还给他修为,就等于变相的承认了自己还是个废物,即使占了些便宜,也不是靠自己的双手所来,给自己的心理留下阴影,对以后的修行不利。

修行之人没有一颗必胜的心,很难前进。项古庭用心之险恶,可见一斑。

而林晨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狠狠的羞辱项古庭,击溃项古庭的心理。

一来,问清楚为什么项古庭要对自己下杀手,在觊觎自己什么;二来,他真的想出一口恶气,这种机会可不多,能出就出,图腾柱可不是自己的,可不是每次都显灵。

反正现在他莫名其妙的成了了通灵之子,不揍白不揍,只要自己注意点不要把项古庭打死了,每人敢对自己这个“通灵之子”怎么样。

至于,心理阴影什么的。林晨苦逼了十四年,如今一朝得势,还真没什么负担,更别说是什么阴影了。

还是那句话,该揍就揍,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对于项古庭这种没事找事,觊觎自己东西,还想取自己性命的欠揍行为。林晨要是不揍回去,连自己都鄙视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