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御龙至尊

第10章 三月之约

御龙至尊 hh316661340 2550 2013-06-08 17:03:40

  “通灵之子么?”

林晨自嘲的笑了笑,明白了蝶衣为什么突然会从遥远的雪狼部落赶回来的原因了,以及,她口中的那句:“我又救了你一命”。

是啊,我只是个废物,她是天之骄女,是通灵之子。我只不过无意间抢了她的东西,她想要拿回去,才出手救我一命、才会多看我一眼而已。

“真是讽刺!”林晨心底悲苦。

“林晨!我需要那滴魂血,我希望你给将它给我,就当我救你两命的报酬吧。”

蝶衣开口了,悦耳动听犹如泉水般叮咚的声音从她口中传来,可是她话语中表达的意思却让林晨寒心、愤怒。

她的话语很简短,似乎不愿意跟林晨多说哪怕一个字!好像,在她的眼中,林晨交出那滴魂血是理所当然的,就像要回自己被人偷走的东西一般。

这命令般的话语充满了强势,激起了林晨内心无限的不甘和愤怒。就算是要他报恩,林晨也不愿意被人这样的摆布,不愿意看到别人踩在自己的头上。

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心中萌生了最初的情愫的人。这更让让感到挫败和不甘,以及愤怒。

如果换做以前的他,他肯定会交出去,虽然心上不舒服但绝不会如此的愤怒。可是,现在他变了,意识之中好像有某种道不明的力量,左右着他的思维,不让他低头。

“如果,我说不呢?”

林晨强压住内心的怒火,双眼盯着蝶衣,冷冷的问道。

蝶衣尚且没有说话,而围在他身边的族人们已经开始愤愤不平了,纷纷对林晨展开了声讨,恨不能替蝶衣夺回魂血。

但是,此刻林晨却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只是双眼坚定的看着蝶衣。

蝶衣的目光依旧清澈,没有半丝的波澜,语气也一样的强势:“我要你交出魂血是对你好,它在你身上根本不会有任何作用,反而会给你带来灾祸!”

“甚至是,杀身之祸!”蝶衣一字一顿的道。

林晨心痛,他知道从今以后,自己和蝶衣只会走得越来越远。无论他是否追的上蝶衣,甚至就算是超过蝶衣,这心底的沟壑也很难再填平了。

“杀身之祸?”林晨冷笑道:“我已经体验过了,项古庭想杀我,难道你也想杀我?”

“那就来吧!我的东西,我不会拱手相让的!”

蝶衣诧异的看了眼林晨,原本平静如深潭般的眼神出现了波澜。她低头思索了一下,嘴角浮现出一个浅浅的酒窝,挑了挑眉头道:“好,既然你不愿,我也不想杀你……也罢,图腾将魂血给你,我想图腾不会无的放矢,既然如此……”

她再次停顿了一下,一掌拍醒了项古庭,指着一脸错愕的项古庭,冷声道:“那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你要是能够战胜项古庭,就说明你有驾驭魂血的资格,也许我会放你一条生路,收做随从也不一定。”

“但是,如果你输了,就交出魂血。”

蝶衣双目之中突然迸射出骇人的厉芒,浑身上下爆发出无比凝重的杀气,几欲令人窒息。

“如果,你敢逃跑,就是天涯海角我蝶衣也必斩你!”

只是一瞬间,从蝶衣身上迸发出的杀气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周围众人冷汗皆冒,显然没有从刚才蝶衣释放的杀气中缓过劲来。

林晨喘着粗气,眼底血丝弥漫,那一瞬间他几乎抵挡不住蝶衣杀气的侵蚀。他心底骇然,重重的点了点头,没有说一句话,转身,一步步离去。

只是,将这一幕深深的刻入自己的脑海之中!将这耻辱深深的铭记,不为报复谁,只为洗刷掉着耻辱。

“我发誓,从今以后,再没有人可以左右我的意志!”林晨心底怒吼着。

三月,蝶衣施舍给林晨的三月时间,是生是死,是逆袭扬眉吐气还是继续被人踩在脚底下……

一切,都要看未来的三月时间。

第二日拂晓,东方的天际刚刚出现了鱼肚白。林晨告别了母亲,将一切都安顿好后匆匆赶往邬山深处。

继续留在村落里危险性极大,林晨不敢冒险,更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秘密。

部落,在自己的身后慢慢的变小,直到最后化为一个点,被层层的参天大树所遮盖,消失不见。

林晨突然驻足,回首眺望着已经看不到的,养育了他十四载的部落,心底不由的生出无限的眷恋之情。虽然,那个叫做“家”的地方给自己留下了不少伤心的回忆,但是,她也是让自己唯一一个可以感受到温暖的地方。

还有,那个一直待自己如同亲生儿子般的母亲!

想起临别前母亲担忧却又强忍着心痛催自己快走的母亲,林晨的双眼蒙上了一层水雾,眼前的景致变得模糊了起来。

游子此去千万里,慈母牵肠百十年。

儿行母担忧,无论孩子走到哪里,走得多远,永远牵挂着他,指引着他回家的是那母亲温柔的目光。

“阿妈,我一定会回来的,等着我!”

林晨擦掉了自己的眼泪,双眼变得坚定了起来,最后一丝的留恋也随着他擦去的泪水而远去。他知道,此行,不成功便成仁!没有退路!

“蝶衣、项古庭,我林晨不会输!”

心底默念一声,林晨右脚猛踩地面,身体像离弦之箭一般迅速的移动了起来。他穿梭在茂密的森林之中,动作灵敏犹如山猫一般,每一步都尽量的落在不起眼、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

他极力的减少前进时自己留下的痕迹,因为,他不确定身后会不会有人追来。

毕竟现在他,通灵之子的身份依然成为过去,没有得到图腾的承认却拥有魂血,是不可能将其炼化的,而蝶衣之所以会放心大胆的给他三个月,也是出于这种原因。

但是,蝶衣算错了一点,那就算林晨之所以会得到这滴魂血根本不是出自他自身的原因。林晨敢肯定,青铜挂坠将那滴魂血暂时保留在自己体内一定是有道理的,而且他只要揭开青铜挂坠一点点的秘密,肯定能够炼化这滴魂血。

林晨在堵,他将一切都压在了脖颈上不知来历的无名青铜挂坠上。

现在,他缺的就是时间!

他小心翼翼的前进着,身怀魂血,暂时无法炼化他就像一个带着宝物却无力守护的孩子一般,肯定会有人来抢夺他的财务,只是时间、地点的差别而已。

而林晨要做的,就是要尽量的拖延时间,给自己争取研究青铜挂坠秘密的时间!

他对青铜坠是有信心的,至少,因为青铜坠的原因,现在他的身体比以前好了好几倍。虽然没有修出内劲,但是身体素质却足以支持他长时间的疾走。好在这里还是部落狩猎的范围,所以凶兽的数量比较少,还是比较安全的。

就这样,林晨快速的在森林之中游走,他走的并不是直线,而是在兜圈子。

虽然临行前他请了奉常公施展术法掩盖了自己的气息,可是他还是不放心。饶了几圈以后,林晨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凶兽粪便,忍着臭味,往自己身上抹,以掩盖自己的气味。

他选择的这种凶兽是熊类的凶兽,实力很是强悍,往往需要部落里最强的狩猎队通力合作才可以狩猎得到。现在用这种凶兽的粪便遮盖气味,既不会轻易招惹到人类狩猎队,又不会被妖兽所注意,一举两得。

只不过着气味的确是难闻了点!

林晨皱着眉,将恶臭的凶兽粪便涂满了全身,差点把自己给熏吐了。涂满身体大部分地方,才皱着眉头发足狂奔向邬山深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