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御龙至尊

第21章 黑山狩猎队

御龙至尊 hh316661340 3105 2013-06-08 17:03:40

  四蹄翻飞,托着林晨的小白脚步轻快,丝毫没有压力。它脚掌上厚厚的肉垫起到了很好的消音作用,如果它不叫唤的话发出的声响是很微弱的。

再加上在密林之中,层层叠叠的枝桠起到了削弱声音的作用。小白就像一道白色的幻影一般在密林之中穿梭,速度飞快、悄无声息。

不到一刻钟,小白便托着林晨跑出数十里,气不喘心不跳的显得轻松无比。

林晨暗暗惊讶小白的的奇异,如今他对这个看不出物种的家伙越来越神秘了。

“停!”

一直在留心周围环境的林晨轻轻的拍了一下小白的背,小白心领神会的停住了脚步,回头邀功似的冲着林晨低叫两声。

这是林晨约束的结果,所以,小白一路上没有怎么叫唤,现在显然是憋得难受了,一有机会就忍不住的叫了两声。好在他还记得林晨的祝福,声音很小。

小白显然拥有很高的智慧,它可以理解林晨大部分话语和指示,端的神奇无比。

打了个手势,林晨示意小白不要胡闹后,便表情有些凝重的往旁边的灌木从走去。小白也跟在林晨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踱着步子歪着脑袋。它这样子跟小狗无异,可是配上那庞大的身躯却看上去颇有些滑稽。

那灌木丛显然有动物或者人类经过的痕迹,虽然折损的枝叶不多但是在林晨却可以看得出来,那是刻意的要减少痕迹所为。

而且,林晨发现,那灌木叶之上赫然有一点已经干涸了的血渍。

“不知道这血渍是人类的还是凶兽所留?”

林晨摘下那树叶,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因为那树叶上的血渍已经干涸发黑,已经辨识不出是人类的还是凶兽的。

这个情报是很重要的,如果这血渍是人类的,可能是最近到达这里的狩猎队队员受伤后所留;如果是凶兽所留的话,可以从侧面推测出这支狩猎队大概的实力。

能够到达这里的狩猎队一般实力都不弱,因为这片区域中活动的的凶兽大部分是中阶实力。所以,能够猎杀中阶凶兽的狩猎队,至少有一名蜕凡第四层炼器的武修存在,否则的话那是找死的行为。

每一个武修,都是部落里重要的战力,不可能随随便便出来冒险猎杀自己能力之外的凶兽。当然不排除特殊状况存在,这就不得而知了。

正当林晨低头思考的时候,小白的大头凑了过来,吓了林晨一跳。

林晨翻了翻白眼,正要斥责,却发现小白水晶般的银色的鼻头有规律的翕动了几下,然后冲着林晨低吠两声,抬起爪子指了指林晨。

“你是说,这血渍是和我一样的物种留下的?”

林晨不可思议的问道。如果,小白连这个也可以闻得出来的话,那也太……

小白蹲在在地上,得意的点了点头,那表情特别的人性化,呲着牙一副得意的样子。

林晨汗颜,这家伙的能力似乎超过了林晨的想象,让林晨不敢想象。

盯着小白,林晨依旧觉得不可思议,半晌后,才目光怪异的吼道:“LZ捡到宝了!”

林晨顾不上继续惊讶,因为这段时间来他经历的反常的事情太多了,都习惯了。

先是一直以来陪伴自己的青铜坠爆发,搅了启灵仪式、后来遭到袭杀又扯出了蝶衣、真龙之印、生死传承……等等一系列的事情都在短短的一个月内一股脑的降临,将林晨打得措手不及。

说实话,到现在林晨还有种虚幻的感觉,感觉这是自己做的一个长长的梦一般,说不定哪一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仍然躺在自己破木床上,抬头望着屋顶,不情愿的爬起床准备跟随族内凡医学习医术、药理……

“算了,小白你现在能够找到这血渍主人的去向吗?”

林晨摇了摇头,压住心底的迷茫,坚定自己的信念。他是一个没用安全感的人,既然发现了踪迹,就一定要知道来者何人、有什么目的、会不会威胁到自身的安全。

如果是,他也不介意先下手为强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

小白上前再次嗅了嗅那血渍,歪着脑袋,小白双眼中出现了迷惑的神色。它没有管林晨,难得的没有林晨的约束也安静了下来,踱着步子在周围不时的用鼻子嗅嗅,表情极其认真。

风吹动它尺长的水晶般银色的毛发,显得更加的神骏不凡,仿佛是天降的瑞兽一般,让林晨对它的身份更加的好奇了。

片刻之后,小白眼中的迷惑之色更胜。

它一声不啃的越过那低矮的灌木丛,往前跑了几十丈在那里徘徊了起来。林晨留在原地,没有打扰它,他知道小白在辨认这血渍主人留下的气味去向。

不久后,小白突然欢快的吠叫了起来,它撒开四蹄,飞奔着越过灌木丛而来。

林晨嘴角浮现笑意,他知道小白找到了留下血渍主人的去向。林晨纵身一跃,跨上小白的背脊,小白带着林晨一折,向着完全不不同的方向追去。

……

临近正午,小白带着林晨走走停停,此刻已经快要跑的山脚的位置了。这里的树木比林晨所在的地方密集了不少,虽然开始泛黄,但是却有活力的多。

奔跑的小白突然停下脚步,慢慢的俯下了身体。林晨连忙趴下小白的背脊,二者正好被凸起的土坡遮住身形。

林晨慢慢的探出脑袋,仔细的观察着四周。他虽然没有发现敌情,但是却不会怀疑小白的判断,毕竟小白的感官要比他强的多,这是天生的优势,根本无法弥补。

耐着性子找了很久,林晨依旧没有发现什么。

小白拱了拱林晨,林晨顺着小白的目光看去,只见在层层叠叠的树叶间,有一只巴掌大小的小鸟警惕的歪着脑袋看着四周。它浑身的羽毛跟泛黄的树叶融为一体,如果不是小白注意到的话,林晨几乎发现不了。

那小鸟名叫罗罗鸟,一种实力微弱的鸟类凶兽,它可以通过改变自己羽毛的颜色来伪装自己。它的感官很敏锐,一旦有什么进入它警惕的范围,它就会发出尖锐的鸣叫声来。

常常,猎人将其驯服,用来警报威胁。

“你是说,这只鸟身上有我们要找的气息?”林晨小心的问道。

小白点了头,邀功似的的舔了舔林晨的手。林晨拍了拍它的大脑袋,盯着那只罗罗鸟,一边拿出背后自制的手弩,缓缓的拉开了弓弦。

这罗罗鸟身上有他所要寻找的气息,就说明他所要找的人离此地绝对不远。要想接近,就得先干掉那只罗罗鸟,否则很容易暴露。

“嗡——”

凶兽筋制作的弓弦发出一声轻颤,那箭矢以极快的速度掠出,射穿几片树叶,最后射中那罗罗鸟。这时,小白非常配合的狼嚎一声,掩盖那罗罗鸟的惨叫声。山林之中野狼、野熊极多,狼嚎声一般是不会引起常年在山林中狩猎凶兽的狩猎队队员的注意的。

向小白竖起大拇指,示意它留在原地,林晨自己上前查看。

小白的体积太大,很容易暴露目标,只好不情愿的留在原地,看着林晨的背影离去。

林晨手脚轻盈,没花多少时间就发现了三名身穿兽皮的壮汉,躲藏在巨石背后,分食着肉食。只是他们吃的却是生肉也没有生火。

林晨不敢太过于靠前,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这个地方可以勉强看到其中两人,却能够听到他们的谈话。

“脖子上印刻着漆黑的山纹,看来是黑山部的狩猎队无疑。”

林晨仔细的观察着那三名壮汉,此时的他们看上去有些凄惨。两人身上都有伤口,左手边的大汉腹部缠绕着薄薄的兽皮,有血渍渗出;另一人的右臂血肉模糊,都有些腐烂了。

武器放在身边,林晨留意到其中一人的长刀竟然折断。

“二哥,我不想逃了,这样下去我们离部落就也越来越远了。再往前,别说是不被那人追上了,恐怕来只高阶凶兽就把我们当点心了!”那腹部绑着妖兽皮革的大汉脸上肌肉扭曲,他狠狠的一拳砸在地上,把一块斗大的石头打得粉碎。

旁边那右臂血肉模糊的大汉,狠声道:“是啊,大哥。如今我们深受重伤,在逃下去只会越来越虚弱……倒不如……”

“倒不如什么?”

一声厉喝传来,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两人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

可惜巨石挡住那“二哥”,林晨看不到其容貌。不过看来那“二哥”是着黑色部狩猎队的核心。

“连队长都不是那杂种的对手,死在他口下。就我们几个和他拼,拿什么拼?找死么?”

这次,那声音不只有厉喝,林晨分明从他的声音中听到了深深的恐惧。

“横竖都是一死,这样逃太痛苦了!”

肚腹受伤的大汉低吼着,双手抱头,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另一边手臂受伤的大汉也身躯颤抖,表情悲愤至极。

“别忘了,你们的命是队长救得,你们要是不活着回去,对得起队长么?”

那“二哥”猛喝一声,让两名情绪激动的汉子愣在了当场。

“现在,就希望我们设的障眼法有用,能够给我们争取点时间疗伤,或许我们可以活着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