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御龙至尊

第26章 以血饲花

御龙至尊 hh316661340 3374 2013-06-08 17:03:40

  “不,不,不……”

那老二惊恐的连忙摇头,生怕林晨一怒之下动手杀了他们两个。蝼蚁尚且贪生偷生,既然现在他们兄弟五人死了三人,也丢失了那伴妖花,就没有必要在做无谓的牺牲。

所以,现在他首先考虑的是,怎么保住自己兄弟二人的性命。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此刻他兄弟二人的性命掌握在林晨的手中,所以他只能委曲求全。

“我没有骗你,也没有耍你!”

那老二顿了一下,邹着眉继续道:“实话告诉你把,这伴妖花还没有成熟,不但他的药效会大大的减弱,而且没有特殊的手法是根本不能激发他的药效。如果鲁莽的服用的话,它只会向先前一般吸食宿主的血肉精华来使自己成长。

很抱歉,能够发挥未成熟的伴妖花药力的秘法我没有,那是族中的秘密,我们不可能知道。现在你如果想杀我们的话,请便!”

说完,那老二闭上了双眼,似乎在等死。

林晨暴怒,他双眼通红,身体颤抖,几乎到了爆发、失去理智的边缘了。

“告诉我,怎么才能催熟那伴妖花!”

林晨深呼吸几口,看了眼口角溢血的小白,他压住心底怒气,冷声问道。

原本闭着眼睛的老二睁开双眼,他深深的看了眼那老三,脸上挣扎的神色一闪而没。随后,他看着林晨,淡然的说道:“伴妖草,它并不是伴随着妖兽而生,而是它的一生都植根在妖兽的体内吸收其气血精华。当一头妖兽死去,它就会离去,让另一头妖兽吞下,几息吸收其全身精华,直到它成熟开花。

成熟以后的伴妖草,确实是天才地宝,就像是我先前说的一样,他的功效极其强大。”

那老二叹了口气,道:“催熟伴妖花的方法也很简单,只要有大量的精血浇灌,它就会快速的生长。”

说着他伸出自己的断臂,眼中满是决绝。

“我死后只求你放过我兄弟。也许我的精血和修为根本就不足以支持到这支伴妖花开花,我只求你放过我兄弟。”

说着他的神色转为了苦涩,他自嘲的笑了笑,嗤笑道:“真是可笑,就算是将我兄弟二人的精血全都被吸干又如何?根本不能让其开花,现在要杀要剐随你便吧!只求,我们死后你可以将我们兄弟三人埋在,有可能的话请求你能够将我们的尸体带到我黑山部的范围,我只求我们死后魂魄可以远远的看着家乡那就无憾了。”

“老三,来世我们还是兄弟!”

他回头冲着老三一笑,回过头来,上前几步坦然的将断臂伸到林晨的身前。

林晨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他知道那大汉说的是实话,他可以感受到那伴妖花上庞大到让他心惊的生命力,以及那种还不完满的巨大的缺憾。据林晨估计,那伴妖花还三成才可以完满成花。

只是,不知道这三成的缺口,需要多少人、多少的妖兽的生命和精血来填。反正,就算是将眼前这两人和那死去尸体的全身精血吸收干净,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而且,老二那眼中的决绝和对他兄弟们的情谊——感动了林晨。那是林晨渴望得到而又得不到的东西,那是友情是兄弟之情。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可以两肋插刀的兄弟之情。

冷哼一声,林晨手臂一挥,断臂残疾的老二直接被扇离了数丈,滚到了那老三的身边。同样的他脖颈上也出现了一只火焰大手,锁住了他的喉咙。

可是,林晨却没有看到蜷缩在那里的黑山部两人眼中闪过的希翼和怨毒之色,似乎在策划着绝地反击的计划。

也许,按照林晨的性格,即使看到了他两人的目的,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去做吧。而且,林晨还是太年轻,狠不下心来,先让那两人成为伴妖花成熟的肥料。

这是阳谋,无解,除非林晨丢下小白不管任其自身自灭。

但,如果那样做了,林晨也就不是林晨了。

是的,他是林晨,他有时候聪明有时候又是个笨蛋,他是个重情重义的笨蛋,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小白死去,绝对不会。

就算是搭上自己的性命又如何?如果连救命之恩都不报的话,他会内疚一辈子的。

“精血是么、气血是么?”林晨眼中露出坚定的神色,“我有的是!”

他不再理会几丈外的黑山部两人,盘膝做的小白身前,看着小白眼中满是温柔。他摸着小白的柔软、飘逸的银白色鬃毛,小白也费力的舔着他的手掌,眼神涣散的它无助的舔着林晨的手掌。

林晨手指并刀,一下切开自己的手臂肌肉,将手中那只伴妖花根部的肌肉震碎,然后将那株伴妖花轻轻的放到自己的手臂伤口。

那伴妖花根系一碰触道林晨的手臂伤口,就像是鲨鱼闻道了血腥味一般发狂了。它似乎很喜欢林晨的血肉精华,那浓郁的血色根系植根如林晨的肌肉之中,疯狂的生长起来,就像爬山虎一般的在极短的时间里就爬满了林晨的左臂。

感受着伴妖花的根系在血肉中生长,林晨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显然承受着巨大的痛楚。那伴妖花极其的霸道,根系见血就长,根本就阻止不了,仅仅是几息的时间便蔓延到了林晨的胸口。

根系在血肉中生长,就像是肌肉中生生塞入了无数细针一般,痛苦异常。

其实,那保护伴妖花的黑山部狩猎队之人,室友特殊的秘法来控制伴妖花的生长,只要使其存活就好,负责的话那老五早就成了干尸。

事实上,就连妖兽那比人类武修庞大的多的身躯,也承受不了那种痛楚,常常的疼的发疯。可是伴妖草那散发出的气味却对着妖兽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使他们一个有一个的吞下那伴妖草,白白的为其生长提供养料。

而只有极少数的妖兽幸运的坚持的伴妖花成熟,并且利用那药效和返祖之力,突破基因的桎梏,返祖进化。实力增强不少,几乎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此花,虽然邪异恶毒之极,但是一旦它成长成熟就是绝妙的灵药。就算是不能领妖兽返祖,也能为其突破境界,神妙无比。

伴妖花的根系继续生长,此刻已经蔓延进入林晨的五脏六腑,扎根于林晨全身,贪婪的吸收着属于林晨的生机、精血、元气。

林晨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枯萎着,他咬牙坚持,甚至主动放开自身运气的反扑,配合着伴妖花的吸收。他只为,伴妖花成熟的速度快点,他只为让小白活下去。

身体撕裂般的痛楚似乎不能撼动他意志分毫,这个过程中,林晨目光意志温柔的看着小白。渐渐干枯,浮现黄褐色斑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小白的毛发。在他怀中的小白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生命力正在急速的消逝,挣扎着呜咽了起来。

甚至,小白的眼角亦流出了眼泪。

人有情,灵兽乞又能无情,况且小白有极高的智慧,自然明白林晨是为了它,生命力才会快速的消逝。

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林晨全身的生命力与远期就会被伴妖花吸收殆尽,成为伴妖花成熟的养料。而伴妖花,就会继续寻找下一任宿主……直到成熟开花。

随着林晨全身生命力和元气的流逝,他下在黑山部那两人身上的禁制已经无力维持,快速的崩溃。

那黑山部两名大汉费力的爬起,从怀中摸出两颗疗伤药丸,吞下后快速的调息,稳定伤势。

片刻之后,那老三扶着老二蹒跚的走到林晨的身边,他们双眼中满是愤恨之色。那脖子上的大片肌肤被烧成焦炭的老三放开老二,慢慢的举起了完好的左手。

此时,林晨的样子凄惨无比,他全身的肌肉精血都被那伴妖花给吸收了,他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披上了人皮的骷髅一般。他眼眶深陷,似乎连视线都已经模糊,一头原本乌黑的长发此刻枯燥、发黄,犹如枯草一般。

而他手臂上那株血红色的伴妖花,此刻却更加的鲜艳欲滴,血色更浓,似乎长大了一些。

感受到了身后有人前来,林晨回头看了眼那老三,只是他却看不清是谁。

“可以等等么?”

林晨沙哑的声音,犹如磨石互相摩擦的声音一般难听,让那举手欲劈的老三顿时一顿,下意识的停下了动作。

“可以等等么?也许我坚持不到伴妖花成熟的那一刻了。就让我和小白在待一会儿,让我送它最后一程好么?”

林晨嘴角勉强扯了扯,看上去就像是骷髅在微笑一般,诡异可怖。说完,林晨回过头去,干枯如鸟爪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小白。

主仆两人陷入了弥留之际,已经无力回天。

尽管,林晨心中有无尽的遗憾、无尽的不舍、有太多的想法没有付诸行动、有太多的想做的没有做到、有太多想说的话没有说、有太多想去的地方没有去……

但是,林晨不后悔,为了救小白而死,他无悔!

“小白,我们都要死了!真是对不起啊,害死了你。我不是一个好伙伴,之前抓你来也没有安好心,只是想拿你实验而已。”

林晨眼神黯淡,喘着气问道:“小白你能够原谅我么?”

小白似乎听懂了林晨的话,努力的舔了舔林晨的手,眼角的泪水更多了。

“好,就让我么来世在做伙伴吧!”

……

此刻,林晨干枯的身躯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令那黑山部两人眼中满是震撼和佩服。设身处地,如果换做是他们两人,是不是也会为同伴做的如此程度。

就算刚才那老二看似视死如归,实则是内心不怀好意,要算计林晨。而且他也有一定的把握,林晨会上当。

其实他想错了,莫说他说的是真事,是阳谋,就算是假的是阴谋,林晨也会去尝试、去做。他会毫不犹豫的想尽一切办法救自己的伙伴,就算是搭上自己的性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