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御龙至尊

第28章 造化

御龙至尊 hh316661340 3173 2013-06-08 17:03:40

  妖异的紫红色伴妖花,终于绽开了一片点缀着金色斑点的花瓣。

此伴妖花经过林晨的身体的过滤,吸收了一丝丝真龙祖血,终于变异,将其催熟到了即将成熟开花的地步。

但是,真龙祖血其实那么容易吸收的?饶是那伴妖花妖异,能够承受一丝真龙祖血的力量,但这也是在林晨意愿的允许下才能够被吸收的。否则,即使真龙的意志早已经消散,那一丝一毫的真龙祖血也不是任何生物能够承载的了的。

真龙的强大,远远的超过这南蛮之地人们的想象。只能从遥远的不知道年代以前留下来的文献和传说中,寻找真龙的一鳞半爪,去膜拜它信仰它,成为一个人、一个民族、一个种族的精神支柱。

饶是如此,这伴妖花也已经不能够承受真龙祖血之力了。可是,那伴妖花却是依旧贪婪的不肯放开林晨,仍旧不知死活的吸收着那一缕缕的真龙祖血的力量。

世间万物皆有魂,这株伴妖花也知道继续吞噬真龙祖血的话,可能会使自己的死亡,真龙祖血的力量让它害怕、兴奋。如果在多吞噬一丝的话,可能就会支持它成熟、蜕变完全,成为一株世界上独一无二,超越了无数伴妖草的存在。

伴妖花是生灵,它也渴望着进化、强大。真龙祖血的力量,绝对可以让它进化成为史上最强的伴妖花。即使是让它生出灵智,成为草木之灵,遨游天地也不在话下。

要知道,草木类天才地宝要想诞生自身灵智,其难度要比凶兽修炼成妖兽开启灵智难千万倍。所以,它本能的不肯放开林晨,它要吸收真龙祖血的力量,即使这样下去会使它崩溃。

而林晨此时意识虽然昏迷,诞生他的潜意识却在继续指挥身体支持那株伴妖花成长。所以,真龙祖血才没有对那株伴妖花下手。

此刻,越来越的凶兽赶来密密麻麻的数不清楚,甚至赶来的妖兽也已经有三头之多。周边的巨木早已经在众多身躯庞大的凶兽的破坏下,清出了一片方圆千丈的空地。大小不一、种类不同的凶兽积满了这片空地,一条条都疯狂的嘶吼着想要挤到中心去。

场面极其混乱、血腥,无数的凶兽、妖兽亮出利齿和尖牙,疯狂的厮杀着,只为了夺到林晨手臂上那株泛着妖冶紫红色光芒的伴妖花。

它们攻不破守护林晨的透明光罩,几乎所有的凶兽度聚集起来围攻这三头妖兽。

那三头妖兽最小都足有二十多丈长,身上鬃毛犹如钢针,踏步地裂、吼声可以轻易的震碎中阶凶兽的耳膜。它们口吐炎火、坚冰,尾巴一扫是多头妖兽就会被扫上天,张开一吐,炎火就让一大片凶兽成为灰烬。

平常,那些凶兽看到妖兽就会闻风而逃,绝不会停留片刻。这不但是实力上的差距,还是血脉上的压制,使凶兽根本就不敢和妖兽战斗。

而如今,一天天的凶兽红着双眼,悍不畏死的扑向那三头妖兽,不让它们接近林晨,夺走伴妖花。它们攻不破守护林晨的光幕,反而联合起来共同对抗那三头妖兽,在凶兽们悍不畏死的攻击下,那三头妖兽竟然难以前进半步。

尽管凶兽损失惨重,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丝要退让的意思,那伴妖花的气味似乎不止是吸引的作用,更多的的是让它们发狂、迷失本性。

惨叫声此起彼伏,断肢、残体、血液四处纷飞,在地面上积累了厚厚的一层,这方圆千丈的地方几乎成了人间炼狱一般。兽血、汇聚成了一天天的小溪,浓烈的血腥味令人欲呕,血腥味瞟向远方,致使越来越多的凶兽、妖兽赶来……

终于那伴妖花吸收真龙祖血的力量到达了极限,它的叶片和展开的三片花瓣上沾满了密密麻麻的的金色斑点。它依旧没有完全的成熟,如果冒险吸收真龙祖血的力量的话,恐怕下一刻就会灭亡。

伴妖花扎根在林晨身体中的根系开始消亡,被真龙祖血的力量消融,化为了虚无,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在林晨的身体中的一样干净。

伴妖花摇曳在林晨的手臂伤口上,展开的三片叶片舒展着,那些浮现在叶片上的金色光点极其不稳,胡乱的闪着,似乎要脱离伴妖花的叶片离去一般。

它所吸收的真龙祖血的的力量太大,已经不能承受了,似乎快要崩溃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林晨一切努力都白费了,小白也将面临死亡的危险。

这是林晨不想看到的,他的意志沟通了真龙祖血,也沟通他脖颈上的青铜坠。所以,青铜坠才将他俩的生机连接到一起。

一声苍凉的叹息传来,飘忽在天地之间,仿佛没有在同一个时空之中,也没有人能够听得到。

只是那叹息声过后,林晨胸前的青铜坠上,那写铭文线条开始闪烁其光芒,好像在沟通着什么。片刻之后,那青铜坠上的几个铭文的倒影先后映入他胸前半空之中,组成一个简单的图案。

那图案组成完毕后,立刻就有无数条半透明的青色线条瞬间蔓延看来,组成一个圆形的阵法倒影。那阵法上的图案似乎有飞鱼、良禽、星辰……但却极其的模糊看不清楚,显得极其神秘。

突然,那阵法倒影上一个铭文跳跃了一下,阵法缓缓旋转,中间中空的部位一道缝隙慢慢的开启,就像打开了一扇门。那门后,是无尽的黑暗和深渊,看不到底,似乎连光都逃不出,仿佛隔绝光与暗、真实与虚无的天堑。

如果,此刻林晨有意识的话,就会发现,着阵法倒影中所打开的门,跟他当时得到真龙祖血时看到的那道门很像。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一道无形的光波随着那门的打开而蔓延开来,恰巧笼罩了那千丈方圆的地方。

四周,声音消失,诺大的森林落针可闻。那些真正厮杀的凶兽们仿佛雕像一般保持着先前的动作、表情,仿佛是被人以大法力瞬间做成了标本一般,可以清晰的看到它们眼中的残暴之意。

只有,那三头妖兽双眼之中露出了惊恐之极的神色,它们全身上下只有眼睛可以动弹,等待着它们的不知道什么。

“嗷——”

那阵法倒影中的门打开了一条缝隙,一声愤怒的龙吟声传出,夹杂着无尽的威严和霸道之意。音波所过之处,所有的凶兽都化为了虚无,瞬间凝聚成一个个的血色珠子漂浮在半空中,包括那三头实力强劲的妖兽。

只是那音波跨过千丈的距离后就停止了下来,被神秘的力量束缚没有再蔓延。

半路上,那些正在赶来的凶兽、妖兽们听到那龙吟声的余波后,一个个趴伏在地面上,全身瘫软双眼之中满是惊恐之极的神色。有些实力较弱的凶兽甚至口鼻溢血,排泄失禁。

它们感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威压,不可抗拒。

那音波过后,整个森林显然了一片死寂。很久之后,能够起身的妖兽、凶兽一个个才像是丢了魂似的,缓过劲儿来,一天天悲鸣着,没命的逃窜。

那些化作血色珠子的妖兽和凶兽们,被吸引着快速进入了那扇门之中,随着那门的关闭,所有的凶兽、妖兽的残体和血液也消失。一同消失的还有那半空中的阵法倒影。

只是,林晨脖颈上的那块青铜坠上的锈迹,此刻看上去有少了一点。

青铜坠上的光华一闪,那扎根在林晨手臂上的伴妖花终于离开了林晨,摇曳着三片花瓣落到了青铜坠上。它生出一些根须,将青铜坠包裹住,整个身体在缓慢的律动着。

青铜坠上,凝聚出来一滴鲜血,紫红透亮,蕴含着磅礴的生机进入那伴妖花之中。同样的,青铜坠又生出两滴,顺着连接林晨和小白眉心的那条生机之线,深入两者的眉心。

最明显的变化要数林晨,他干枯的身体像是吹气球一般的慢慢充盈了起来。皮肤上的黄斑慢慢的淡去,他枯槁的面容慢慢的有了血色、皮肤慢慢的变得光华了起来,似乎有淡淡的光泽在他皮肤中流转。

仿佛年轻了几百岁一般。

他全身的生机澎湃如海浪,气血之感如长虹冲天。身材再次长高了一些,全身肌肉微微隆起,蕴含着惊人的爆炸性力量。

只是,他满头长发此刻虽然不在干枯,却变成了银白之色,跟小白的毛发之色差不多。

似乎,有一些东西丢失了,就不会回来了。

而倒在一边的小白,它腹部的肌肉自动将那两把利刃弹出,伤口止血愈合。全身生机开始复苏,就像是春回大地一般,温和的生机和气血滋润着小白的身躯,润物细无声。

而扎根在青铜坠上的伴妖花,此刻紫红色的花瓣上那金色的光点消失了一些,似乎被青铜坠给吸收走了一些使那些金色光点变得稳定了起来。此刻它已经完全的成熟,而且经过了变异,变得更加的妖冶,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味。

只是,此刻的伴妖花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似乎想要挣脱青铜坠的束缚。看样子似乎诞生了灵智。只是,神秘而强大的青铜坠怎么可能让他逃脱,而是它遵从了林晨的意愿,将那伴妖花慢慢的送往小白的口中,任凭那伴妖花如何的挣扎也无丝毫作用。

一场天大的造化,在等着为救林晨差点战死的小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