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辞世恋歌

第四章

辞世恋歌 伊芙泪 1623 2011-12-20 17:54:32

  一种复杂的、令人困惑的感情涌上心头。既盼望能得到杜伦多更多一些的眷恋,又不想用疾病引他同情自己。手边就有两种可以轻松拽住杜伦多心神的办法,可穆赐放不下自尊,不愿堕落为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不愿成为一个‘以爱的名义将一切不合理的事合理化’的人。这样算来,杜伦多不知道是一件好事。

现在谈这些也没什么用了,杜伦多应该很厌恶他了吧!擅自入侵他的生活,自说自话要改变他的性取向。呵呵,他应该恨死他了吧!

穆赐如此天真的想像,而罗思成却以一种背道而驰的方式改变他和杜伦多的未来。没错,罗思成已经把一切告诉杜伦多,并且积极地‘教唆’‘利用’杜伦多的同情心来迫使他和穆赐在一起,其终极目的就是为了让穆赐活下去。所谓善意谎言,都只是些愚蠢而可笑的想法。

试问,穆赐知道了结果会感激他吗?正常人都知道不会的,穆赐只会怨恨,也只有怨恨。没有人需要同情的爱,那是对他人自尊的莫大讽刺,凡是一个有自尊心的人都不会同意的。

在医院多待几天,穆赐几乎是‘百米赛跑’的离开医院。也是,在罗思成的严密布控下,穆赐就像是待在牢笼里的小鸟——毫无自由。所以,当医生说他没什么事的时候,穆赐高兴的简直要跳起来。

更令他兴奋的是杜伦多并没有责怪他,甚至他还更加关心他。这让穆赐受宠若惊,他觉得他落入天堂了。快乐的就像鱼儿回到水里,雏鹰飞上天空,学生不用做作业。

丁丁——

电话铃响了——

“醒了吗?”穆赐接到电话,听筒里传来熟悉的声音。这是杜伦多每天清晨的一通的热线攻势。虽然,这扰他的清梦,他却觉得很幸福,很幸福!

“嗯~”穆赐发出像猫打咕噜的声音。

慵懒、霸道又有些疲惫,富有磁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Goodmorning,baby!”

“嗯”穆赐揉揉鼻子,撒娇说:“morning~”

接着又是‘风雨不改,雷打不动’的“我爱你。”

穆赐不知道杜伦多为什么每天都说‘我爱你’,作为一个男性他知道男人们都不喜欢说这三个字。把这三个字天天挂在嘴边更是少见,难以理解。不过,这掩盖不了穆赐的高兴,天天被所爱的人告白当然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我也爱你!”几乎是呐喊的说。穆赐完全醒了,他大声的向杜伦多告白。

清晨的告白告一段落,杜伦多重重的压回枕头上。这罗思成的安排,他已经连续执行两个礼拜了。十四天,他好像已经慢慢习惯这一切。每天早晨六点半准时自然醒,睁开眼第一件事打电话。不管他是否很累,是否很不舒服,仍然坚持执行任务。

‘我爱你’说多了以后,人真的会感到迷惘,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上那个人。杜伦多就陷入这样一个圈套。重复的‘我爱你’让他迷茫,穆赐进医院时的被刻意忽略的感觉又回来了。或者说,那些感情在那不到24小时里已经化为他心里的影子,挥之不去。

“一见钟情,一见钟情,一见钟情哪……”

杜伦多出神地望着空旷的天花板,嘴里不住的默念。他心里仍不愿承认,不愿承认一个他早已明白的事实。真相总是被世俗所诟病的,所以总有人不愿承认真相。‘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焉’这句话对极了。

芷荌又该怎么办呢?他当真如此滥情,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移情别恋。穆赐的脸、芷荌的眼在他眼前重叠,最后只剩下穆赐的脸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杜伦多从未抽过烟,只是这回,他很想狠狠地来一根。心中的郁闷难以纾解,他感到很不舒服。‘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古已有之,他现在是‘何以解忧,唯有香烟’。

沉默一会儿,杜伦多起身。他随意套上一条运动裤,裸着上身,赤脚踩在木质地板上。地板上很凉,不像是在穆赐家的,同样的木质地板为什么就天差地别呢!

把土司放进面包机,现磨的咖啡粉加进咖啡壶。自己则去刷牙洗脸,等待早餐做好。‘滴答’‘滴答’蒸馏的咖啡一滴一滴落下,荡漾开去。咖啡滴落的声音在空旷的四室两厅回荡,颇有‘绕梁三日’的意味。

洗漱完毕,杜伦多接了一杯咖啡。他随意的依靠在灶台,目光恰好落在一间房间。

那他为了迎接宝宝的诞生而布置的婴儿房,而这间房其实就是为了和芷荌结婚才买的房子,现在都是扎眼的讽刺。

无声地叹息,新的一天开始了。他和穆赐下午要去台湾游玩,他该做准备。

(由于电脑坏了存档流失,只有这样一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