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逍遥奇侠之仗剑江湖

传授武功

逍遥奇侠之仗剑江湖 zhuzhuizhui123 1934 2011-12-19 15:21:58

  这一夜,司徒夜过的并不好,他担心家丁发现他要抓他回去,所以一晚都过得小心翼翼。他检查了下三姐给自己准备的包袱,里面有三件衣物,20W的银票。钱袋里还有500两。再翻了翻发现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千言万语等你回来再说,总之要记得回家!”纵使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司徒夜的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在这一刻司徒夜想起了小时候,三姐陪自己放风筝、给自己送饭、给自己买零嘴。就这样过了一夜。

早晨城门早早的开了,司徒夜悄悄跑了出去,因为这里大多数的人都认识他。如果不好好掩饰的话容易被人发现然后告知到家里,如果这样就白跑了。走出城门就是将军道这里是当今大将军古横飞取的名字,原因是他曾经在这里单枪匹马打败了禅逐兵的6员偷袭大将。(禅逐兵是临近荒原大漠的民族,是个十足的好战分子。)

将军道走完已经亥时了,司徒夜找了家客栈休息,可刚刚睡下就听见窗外传来了打斗声。司徒夜将窗户开了一个小口,吹了灯偷偷查看。

“白阡陌,受死吧!”本来黑夜是看不清的,可客栈的门口挂着两灯笼可以看得很清楚。说话的男子没蒙着面,约三十来岁,手里拿着一把大刀向那位叫白阡陌的人砍去。那位叫白阡陌的似乎是位老者,头发和胡子都是白的,只见霎时间都是刀光剑影。

司徒夜轻声说了句:“这些都是高手啊!”

那位叫白阡陌的老者大声叫道:“混元无极功!”说完一道金色的光束向黑衣人打去。只见黑衣人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可恶、可恶。”黑衣人捶地叫道。刚叫喊完又有一位红衣女子从屋顶飞下趁老者不注意,使出暗器。

暗器正中老者背心。老者随着坐倒地。本来那两人还要动手,却不料司徒夜不小心将窗台的竹竿弄掉在了地上发出“当当当”的声音,两人向这边望过来,白阡陌看有机会,又是两掌打去,正中两人胸口,两人望了望转眼飞走。司徒夜见两人一走,便跑下去扶起白阡陌:“老人家,你没事吧?”

白阡陌看了司徒夜一眼说道:“小兄弟,你胆子好大啊。”说完就倒地睡了下去。

司徒夜将白阡陌背到了自己屋里,叫了了小二:“小二哥,麻烦你帮我找下大夫。”

小二打着哈欠说道:“客官,都这么晚了哪还有郎中来看啊。”

“小二哥,如果你帮我找到大夫,我给你50两。怎么样?”司徒夜掏出荷包在小二面前晃来晃。

“5~~~~50两?”

“没错50两。”

“那,那好吧!”说完飞奔而去。一炷香的时间都没到小二就请来了大夫。

大夫给白阡陌把了一下脉,又看了看。

大夫摇了摇头:“不行,中毒太深,时日不多啦!”

“没有解救的办法了么?”司徒夜抱着希望问道,但大夫还是摇了摇头。

“听天由命吧!小子!”这声音是白阡陌发出的:“没救啦!”

大夫见没有他的事了就道:“公子结账吧。4两银子。”司徒夜给了大夫4两,又给了小二50两。

跑到床边问道:“老人家,你还好吧!”

白阡陌笑了笑:“小伙子,伱为何要救我。”

司徒夜想了想道:“嗯~~我没有要救你,是竹竿自己掉了下去!”

“呵。你不怕我杀了你?”白阡陌的语言里颇有一丝玩笑的语气

“。。。。!!”司徒夜不语

“你怕了?”

“没有,我只是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

“你腰间的牌子。”

白阡陌拿出腰间的牌子上面写着“逍遥谷掌门”,白阡陌笑道:“你知道逍遥谷。”

“我有听过,是名门正派。”

“你不怕,这是我偷的。”

“直觉吧,直觉告诉我你是好人。”

“那你为何要救我?可有私心?”

“救你当然有私心啦。”司徒夜只管实话实说

“能告诉我是什么吗?”

“我想拜你为师!”

“。。。。!!什么”白阡陌顿了顿“你要拜我为师?”

“没错!”

“这是为何?你有仇?”

“没有。只是对这些有很强烈的兴趣。”

“哦~~~原来如此。”

“你同意吗?”

白阡陌叹了口气:“我都快死了,还能教你什么?”

“。。。。!!”

“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可以把我的毕生武学传授于你!”

“什么?”司徒夜一脸的不相信

“但你要答应我3件事!”

“什么事?”

“第一件:你不可以拜我为师!”

“为什么?”

“我发誓过的”

。。。。。。。。

“那我认你做义父。”

“随便吧,有个义子也不错!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司徒夜”

“哦,听好。第二件:把这封信交给杨州万县桃溪古道的江翊。”说完拿出一封信交给司徒夜。

“第三件:替我们逍遥谷的所有人报仇。”

第三件说完,司徒夜问道:“最后一件怎么回事。”

“不宜多说,你到古道有人会告诉你~!”

“哦”

“你听完了,答应吗?”

“哪~~你希望我答应吗?”

“希望,因为你能为武林除害!”

“可以救很多人么?”

“可以,很多”

“那我答应!”

“好!你盘腿坐下!”

司徒夜盘腿坐下后白阡陌也盘腿做好。一炷香的时间就完事了。

白阡陌大笑道:“哈哈哈哈,临死还可以得到义子,又能得到我的传人,不过你记住,这些武学你能运用多少就要靠你自己了,我不愿意死在这里,我要用我的最后一口气,和魔教的敌人拼个你死我活。”说完轻身一跃消失在了司徒夜的视线里!

司徒夜大叫道:“义父、义父”

可人以走远那还听得见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