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逍遥奇侠之仗剑江湖

古道路途

逍遥奇侠之仗剑江湖 zhuzhuizhui123 1899 2011-12-19 15:21:58

  回到客栈司徒夜叫了一桌饭,一边吃还一边想今天的事真奇怪。买件衣服这么贵吧,自己还真买了,不过又免费得了把剑也不错啊!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又是天还没亮司徒夜就出发了。

司徒夜在古道中途看到前面有一对人马有十人,其中一个膘肥的汉子举着一杆旗,上面写着-白莲教,白莲教是魔教支教之一。这点司徒夜在武馆听过。

司徒夜自言自语道:“魔教的人在我前面,如果我离他们太近他们也许会对我出手,也可能被其他人误会我是魔教的人!”

于是司徒夜就放慢的马速,可是走了一段路后白莲教的一位穿白衣,手里拿着巨型毛笔的人回头说道:“喂!小子你一直跟在我们后面干嘛?”

司徒夜左看右看发现只有自己一人说道:“我只是想去古道看擂台而已!”

白莲教的人一听见就哄堂大笑,又一位穿紫衣的姑娘说道:“哈哈哈哈!小子我看你傻呼呼的奉劝你一句别去了吧!”另一个穿黑衣的又说道:“一路上不论是后面的、前面的只要是人都被我们干掉了,有的运气好给跑了。。。不过要是让我们看到会死的跟惨哦。明白的话快滚回去。”

“。。。。。!!”

穿黑衣的看见司徒夜不说话又说道:“小子,害怕了吧。嘿嘿嘿!”

紫衣姑娘瞪了一眼司徒夜:“可能。。。胆都吓破了吧!笑死人了。”

司徒夜见他们如此嘲笑自己。气得要死打算和他们拼了死也要死得有骨气:“你们只会耍嘴皮子功夫!!有本事来打一架!”

黑衣人道:“诶呦!这小子还要和我们打一架呢!”说完从马上飞来想打司徒夜,司徒夜下意识的一闪,闪了过去,黑衣人使出双掌一拍,司徒夜拼了的去接,哪知道正好激发了司徒夜的全身力量,一震把黑衣人的手骨头都给震碎了!然后又是一掌把黑衣人打到了山壁上,一拍吐了口血。又直线而滑掉在了地上,吐了口血。一命呜呼了。这可是七十年的内力啊,能不死吗!

司徒夜本来是想以死相拼,却没有想到自己能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一时间盯着双手什么也说不出来!

魔教的人看见的也是唏嘘不已,大家都没有想到司徒夜有如此惊人的力量,这时排在最前面的青衣女子不知说了些什么话,白莲教得人就慢慢离开了!

正当司徒夜想走的时候从山上飞下一位穿一身白袍,头发以玉簪束起,手中拿着一把青眼龙泉宝剑的男子。该男子看起来和司徒夜的年龄差不多。司徒夜以为是魔教的正想出手,那人赶忙就说:“别出手,我没有敌意!”

听见他没有敌意就放下双手说道:“你是。。。?”

白衣人道:“我是从古道而来,我叫李青阳!”

司徒夜道:“李兄好,在下司徒夜!”

李青阳道:“司徒兄好!”

司徒夜道:“不知道李兄从古道来,有什么事吗?”

李青阳道:“其实魔教的人一路上干掉了不少各路的英雄豪杰,我师父命我来让各路的英雄豪杰绕道行走以免又被魔教之人伤害!”

司徒夜道:“可是我一路走来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李青阳道:“唉,怪我来的太晚了!”

司徒夜道:“但是我一路上也没见着一具尸体啊!”

李青阳道:“司徒兄有所不知。魔教的人心狠手辣,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每死一个人都要撒上化尸粉。”

司徒夜道:“这。。。这也太狠了吧!难怪一路上都没有什么。。。。!”

李青阳道:“是啊!所以跟魔教的人比武一定要小心!”

司徒夜道:“哎,刚才你说是奉你师父之命,不知你师父是。。。”

李青阳听见有人问起自己的师父,脸上露出少许的骄傲:“我师父正是此次擂台发起人之一—江翊!”

江翊!这不正是师父要找的吗?会不会同名同姓啊!

“请问古道旁除了你和你师父还有别人吗?”

“当然有!除了我和我师父还有我师父的女儿江月和我的表妹杨冰诺!”

“那你能不能带我去找你的师父呢?”

“当然可以,不过师父他脾气很怪,你要小心啊!”

“那就多谢了。”司徒夜和李青阳互相抱了抱拳笑着离开了。

到了古道枯树旁这里有百来人,有的是看热闹的,有的是来打擂台的不过大多数都受了伤,这里有三间屋子,一间是巨树屋,其余两间是很随便的草棚。左边草棚里都是魔教的人,右边草棚则是从各路来的正义之士。而巨树屋里大概就是江翊了吧~

其实还有一件很令司徒夜疑惑,他拍了拍李青阳问道:“李兄,为魔教的人与其他豪杰相见而不出手呢?”

李青阳笑道:“这是因为我师父他老人家与魔教支教白莲教的教主青莲约定在擂台范围内不允许大打出手,也是因为这样魔教的人才会在路途中对其他人出手。”

司徒夜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

李青阳带司徒夜进了枯树屋,李青阳走到一人旁,此人的穿着都和李青阳很像,年龄大约七十来岁,想必他便是江翊前辈了吧!

李青阳拱了拱手道:“师父,司徒兄找你有事!”

江翊转过头来疑惑道:“司徒?”

李青阳指了指司徒夜:“师父就是这位,他叫司徒夜!”

司徒夜行了个礼:“前辈!”

江翊喝了口茶道:“小兄弟,找我何事啊?”语言里充满了威严。

司徒夜从衣裳里掏出一封信:“前辈,这是我义父让我给您的一封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