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逍遥奇侠之仗剑江湖

青阳当官

逍遥奇侠之仗剑江湖 zhuzhuizhui123 2044 2011-12-19 15:21:58

  李青阳威胁县官让衙役把当铺掌柜和汉子戴上手链、脚链,还让县官把自己的官服拿来,最后李青阳穿上县令的衣服当县令,司徒夜当师爷,莫玉笙和李哲平则是捕头,由于还是夜晚,只能叫来江月她们过过干瘾,准备第二天到大堂来一个痛打县令。

欧阳雷煜觉得这也很好玩所以准备好了好多不太残忍的“刑具“,第二天一早杨冰诺到县城散发消息,弄的一大早就有人到衙门口“看戏”,后来根据司徒夜的了解就这个地方除了师爷和一些贪赃枉法之徒喜欢这县官之外没有一人不对他恨之入骨。

李青阳坐在县令椅上,司徒夜站在旁边,莫玉笙。李哲平站在下面,其他人则坐在两旁。

李青阳先让衙役把县官带上来,也不上脚链、手链。李青阳拍一下惊堂木道:“堂下何人?”

县官本来想不回答的,李哲平就踹了下一他,县官道:“小的….小的是这里的县官!”刚说完衙门口一些人连忙“呸”的一声,李青阳也随便县官怎么回答。但是司徒夜吼道:“叫什么名字!”语气很严厉。

县官缩了一下道:“叫汤有违!”

李青阳笑了一下道:“听见汤我都想喝汤了!”

杨冰诺道:“傻死了!”

李青阳白了她一眼道:“快把你的错全部说出来!”

县官摇头道:“我有什么错!”听到这话李哲平不高兴了道:“你怎么没有错,昨天那件案子你怎么说!”

县官装傻道:“什么…什么案子,我不知道!”

李青阳喝口茶道:“你就装傻吧你!我让门外的人说!”李青阳朝门口看看道:“有谁来说啊!”这时一个小伙子举手道:“我!我!”

李青阳让他进来,小伙子正要下跪,李青阳道:“不用了,不用了。你就直接说吧!”

小伙子道:“这狗官抢了我家的地契!”

李青阳道:“什么地契?”

小伙子道:“房契、田契!”

李青阳:“哇,值多少钱?”

小伙子想了想道:“好几百两银子呢!!”

司徒夜道:“哇靠,这么多够普通百姓吃了几辈子了吧!”

李青阳小声问道:“那怎么办?”

“先假装喂他吃辣椒酱吓吓他,然后让他拿出地契。”司徒夜道。

李青阳点头道:“哲平、玉笙兄,麻烦你们给他吃一点昨天准备的辣椒酱!”

李哲平、莫玉笙从后面拿出一大缸子的辣椒酱,李哲平道:“来来来,小老鼠~~”

县官吓得腿直哆嗦~司徒夜道:“要想不吃也可以,把地契、田契拿出来!”

县官点点头,叫他的师爷去拿。师爷从屋里拿出来很多张,司徒夜递给小伙子道:“你看看有没有少或者多了!”

小伙子仔细翻来翻去的看,道:“没有少也没有多。”

李青阳拍惊堂木道:“好了,下一个!”

小伙子退了下去,有上来一个年迈的老头,司徒夜道:“老人家,你有什么事要告他!”

老人道:“我是以前这里是这县里最有名的说书人,这是自从这贪官来了以后就不允许我再说书,可是这是我这老头唯一的出路啊。有一次老朽实在是没有办法就去城门外说书,哪知道这狗官砸了我的场子,还毒打我一顿那~”说完还悲泣起来。

李青阳道:“太不像话了,你连老人都要欺负!”

县令道:“我…我最讨厌说书的了。”

欧阳雷煜道:“你讨厌不代表其他人讨厌啊!”

杨冰诺道:“就是,就是!”

门外的人也高喊道:“我们最爱听蒋老先生说书啦!”

李青阳道:“看看,看看!”

司徒夜道:“老人家,你想怎么惩罚他!”

老人道:“我不想怎么样,就想让他尝尝打板子的滋味。”

李青阳喜道:“欸,这个好。就这样办!”

李哲平、莫玉笙把县令抬到长凳上,两个衙役按着他,两个衙役用棍子使劲的打他。司徒雪道:“他平常老是扣衙役的工钱,还不让他们回家,也难改衙役会这么恨他!”

打到二十板后,李青阳让人放他下来,问道:“怎么样,知道自己的错了吗?”

县令摸着自己的屁股道:“错了、错了。”

这时候又来一个人,李哲平认出了他是那天血玉案子的人,又将这件事告诉了李青阳,李青阳点点头问道:“你是来问‘血玉’的吗?”

那人点点头道:“是的大人!”

李青阳道:“我让他还你的血玉!”

那人点点头很感激的说道:“谢谢,谢谢大人!”

李青阳对县官说道:“快点把人家的东西还来!”

县令哭丧这脸道:“那东西在…在当铺掌柜那。”

李哲平和莫玉笙示意,去牢里把李三笑和当铺掌柜都带了上来,李青阳对当铺掌柜道:“你快快把人家的血玉还给人家!”

当铺掌柜连连点头道:“那块玉在那山洞里!”

李哲平举手道:“我去拿。”说完跑了出去,李青阳道:“你先等一等!”

那人点点头就站在一旁,司徒夜道:“青阳,说点正事吧!“

李青阳点头道:“大家听着,这次我要揭秘一件大事!这该死的县令、当铺掌柜和旁边的汉子用你们当在当铺你的东西,拿去造假,然后又卖给一些商人,又用一些假的卖还给你们。这县官私底下护着他们两个为所欲为!”

听到这些衙门外的人纷纷都指责他们,李青阳道:“我想,像他这样的人不足以当一个父母官,所以我让你们在我们写的诉状书里画押,好惩罚他!”

司徒夜拿出一个奏折,门外的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来画押。不久李哲平也把玉拿来还给了持有人。等到平静了。那县官又道:“你们根本没有本事告我的!”

李青阳看看司徒夜道:“至于我们有没有本事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让衙役把他们仨都关进牢里,百姓也直呼过瘾!

至于诉状书则交给了司徒夜,司徒夜在皇城里也熟识不少的大官,关系也不错,只要把书送过去,没道理不帮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