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逍遥奇侠之仗剑江湖

真正的情况逆转

逍遥奇侠之仗剑江湖 zhuzhuizhui123 3102 2011-12-19 15:21:58

  司徒夜、李青阳、杨冰诺、江月率先回家,哪知道连山庄大门都还没有到,就遇见了王茜。王茜手拿一根白色的细铁棍指着司徒夜,道:“司徒夜,上次我没有拿出我的真本事,这次我要你输的心服口服!”

李青阳诧异道:“哇,你们打过架啊?”

司徒夜一眼也不看王茜,王茜生气的举着棍子打了过去,司徒夜没有带剑,楼梯又太窄四人只好一起闪躲。但是这一棍险些打到杨冰诺,杨冰诺见状怒道:“有没有搞错,也不看清楚就打。”

王茜一个铁棍版的“横扫千军”司徒夜四人又闪开来。

司徒夜怒道:“真是麻烦,青阳把剑给我。”李青阳将剑拔出鞘丢给司徒夜,司徒夜一脚蹬地接住剑。“当”的人一声,两人的兵器对在一起,王茜乘机一脚踢过去,司徒夜划开铁棍,一跃而起,让王茜扑了个空。司徒夜举剑下砍,王茜用铁棍挡住,司徒夜一个前空翻绕道王茜身后,迅速挥剑一砍,王茜抓住铁棍的低端直直的将铁棍打飞过去,正好与司徒夜的剑锋相撞。王茜跑过去接过铁棍,顺势一个上劈,司徒夜用剑挡住,司徒夜用剑划开,却没有看清楚方向。这里本来就是楼梯,在这里是很容易崴到脚的。哪知道王茜一个脚下不稳那铁棍就向江月挥去,杨冰诺和江月站在一起,李青阳误以为铁棍事要打向江月,用轻功飞到江月身边将江月拉走,却忘了一旁的杨冰诺,杨冰诺正要用身后的双枪去挡,但是来不及了。司徒夜跑过去,捏住棍子的顶端。

王茜见状轻笑一声道:“你完蛋了!”王茜扭动了一下细铁棍,司徒夜见不对劲,连忙拿开手。“唰”的一声,棍子的顶端冒出了一支长针,幸好司徒夜闪的快,只划出了一条长伤口,不然长针就穿透了司徒夜的手掌,李青阳从后面打了王茜一掌,跑到司徒夜身边问道:“司徒,你没事吧!”

刚才那一掌打的王茜受了伤,王茜哈哈笑道:“针上有毒!”

司徒夜看着自己的手变成了黑色,江月忙道:“快把手给我!”

司徒夜将手拿给江月看,江月用手帕擦掉血,道:“青阳带去我的房间,我房间有‘百解丹’!”

青阳扶着司徒夜到江月的客房里坐下,江月从自己的包袱里拿出一颗红色药丸,李青阳问道:“内服吗?”

江月倒了杯水,道:“除了要内服,还要外涂。”江月把水递给司徒夜,又道:“刚才我们送他进来时毒素已近从血管渗入,所以要内服。”江月又拿出一颗药丸磨成粉,道:“毒素是从手掌进去的,所以光内服没用,还要外涂!”江月将粉撒在司徒夜的伤口上,又拿出棉签擦拭。

李青阳怒道:“那女的简直就是疯了!”

杨冰诺点头道:“没错,真不知道你爹让你娶她干什么?”

李青阳一拳打在墙壁上,道:“亏我们刚才想办法的时候还顾忌着她,可她倒好…”

江月将司徒夜的手包扎好,道:“真是奇怪,为何王茜要下毒手呢?”

“难道他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杨冰诺思考了一下道。

李青阳连摇头道:“不可能,我们聊天的时候,虽然还在打开门做生意,但是也没有人靠近我们啊!”

“难道我们当中有内奸?”杨冰诺又问道。

“杨冰诺你脑子有问题啊!欧阳雷煜还在和他们聊天呢,就算有内奸他们怎么来报信啊!”李青阳白了一眼杨冰诺。

司徒夜站起来道:“你们就别猜了,可能是我上次打败她,她怀恨在心吧!”

李青阳突然一下拍手道:“我们不用那么麻烦了!”

杨冰诺望着李青阳道:“什么不用那么麻烦了?”

司徒夜恍然大悟道:“对啊,不用那么麻烦啦!“

江月不解,问道:“什么?“

司徒夜笑道:“你看,王茜伤到我,而且还伤的这么严重,如果我爹真的对我好,他就不会让我娶王茜啦!”

“是啊!”杨冰诺点头道:“那我们就去告诉你爹!”

司徒夜摇头道:“我们不要直接告诉,先让这件事传遍整个护龙山庄!这样爹就不会以为我是假装的啦!”

杨冰诺点头道:“恩,怎么个传言法?”

司徒夜道:“一会你们就在一个地方随便说说一定会有人听到的!”

杨冰诺拍拍自己道:“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和青阳办吧!”

杨冰诺将青阳拉到一个地方,建有丫鬟来,就转身道:“表哥,你知不知道刚才王茜和司徒打起来了。”丫鬟听见这么惊人的消息就停下来听,李青阳瞄了下后面又道:“早早的啦,听说司徒中毒了,还是月月帮他治的呢!”

杨冰诺故作生气道:“真不知道王茜是怎么了,毕竟司徒也是他的未来相公啊!”

李青阳摇头道:“嘘,这件事不要让别人知道啦!”李青阳和杨冰诺转身,看见后面有十来个丫鬟和家丁偷听,其中一个家丁道:“快去,报告老爷!”杨冰诺拉住他道:“喂,你报什么告什么啊!”

家丁道:“你快放开,少爷中毒要死啦!”说完家丁飞奔而去!

“……”

这什么家丁啊,耳朵真不好使!什么时候说要死了?

果然,不久后,司徒邱让司徒夜和王茜去大厅一趟。司徒夜一开始假装不愿意去,最后还是兰亭亲自出马,将司徒夜拽了过去,王茜是由王晓枫带来的,司徒夜是兰亭拽来的。

司徒夜先笑着问道:“王茜,这是…怎么回事啊?”

王茜沉默不语,王晓枫赔笑道:“亲家,我女儿脾气不好。嫌没人与她比武,只好…!”

兰亭“哼”的一声,道:“既然是比武,为何还要下毒?”

问题一出王晓枫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王茜道:“下毒自然是为了试验一下,司徒的朋友啊!”

司徒夜坐在那里看着王茜道:“是吗?这下你该满意了,我的毒解了。”

“不得不佩服你的朋友,能这么快的解毒。”

“是啊,你这点小毒难得了,我的朋友么?”

“错,这可不是小毒这是我从毒医那里花大价钱买的!”

“哟,什么毒这么厉害,还要花大价钱买来啊?”

“断命丧魂散!”

司徒夜心想:这毒药的名字听起来都是这么毒,想必毒性应该不小!司徒夜道:“这名字挺毒的哦。”

兰亭指着王茜道:“好好的姑娘,弄那些来玩,还来害我的儿子,我不管,我绝对不会让我儿子娶你的!”

司徒夜表面装得很镇定,实际上早就开心的要死:娘,说的好!

王晓枫自知理亏,也不敢说些什么,只要不破坏了这门亲事才好。

司徒邱夹在中间确实不好,一边是答应过的亲事,一边是最爱的儿子,选哪边呢?

兰亭对司徒邱道:“老爷啊,你真的要儿子娶一个差点要了他的命的女孩吗?”

司徒邱道:“这….。”

司徒夜见司徒邱这样吞吞吐吐不由得失望至极,司徒夜起身道:“娘,不要说什么了,爹答应的亲事,你让他反悔,不是毁了他最爱的‘面子’吗?”司徒夜故意将面子说得很重。

司徒邱见父子之情已经淡漠,他很想挽回,但又说不出口,假装问兰亭道:“夫人…你看?”

兰亭大吼道:“看什么看?直接拒接,反正是他们不对,你会丢什么面子啊,难道你要儿子死了才情愿!”

王晓枫“哼”的一声,道:“你们不就是要反悔吗?那我们退亲就是!”

现在的司徒邱是两边都不好做人啊。

王晓枫又道:“没有想到,你是这么不讲信用的人!”王晓枫正要拉着王茜离开,司徒夜拦住他们道:“王晓枫,你不要血口喷人,是你女儿害我在先,我爹出于爱我这个儿子,才会毁约的,你不要乱讲些什么,毁我爹的名誉!”

王晓枫本以为只要信用一出司徒邱一定会拦着他们,可没有想到司徒夜却冒出这样一句话,这句话更是听得司徒邱一阵感动!

王茜抬头直望司徒夜道:“你们在英雄楼说的话我都知道了!”

司徒夜先是一怔,王茜道:“今天我乔装打扮去看你玩些什么,可没有想到…你更没有想到的我当时假装从你身边路过,其实是在探听你们说的话,所以我才会生气,不过看在你为我着想的分子上,这门亲事我自己来退。”

王茜将王晓枫拉出门,王茜怒道:“爹,都是你给我找的什么烂亲事,这司徒夜我从来就没有看上眼过!”

王晓枫和王茜一起走出山庄大门,司徒邱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司徒夜神情黯然,心想:自己真的做错了吗?

司徒夜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道:“爹,姐姐的婚事你要反悔吗?”

司徒邱正要说什么,兰亭忙道:“反悔什么,人家情投意合,你爹不会做这些折寿的事的,是吧!”

司徒邱连忙道:“是,是。”心里又想:这次还是败给这个儿子了,不过刚才的话,实在让他很开心。

事后,又有一个传言流传开来,司徒夜的未婚妻子,自动退婚,司徒三小姐的婚事照常举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