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妖刀-噬情传

眼馋秘法

妖刀-噬情传 q1006582435 2109 2013-07-04 10:45:29

  封火没有见过什么强者对决,这算是头一遭了,封火发现,就算是灵尊级的对决也是以肉体力量为主,就算有灌输灵力的攻击也是杀招,由此可见灵力都不多,还得省着点用。

司马狐与白发老者你来我往,就算有时命中对方也是不痛不痒,最多破点衣服。

观察细腻的封火有问题了:“小妖,为什么那司马狐看起来占了上风却不出杀招?”

“你傻啊,两人都是灵尊,灵尊的灵力是很多的,别看白发的被压着打,要是他来个爆发也是有可能拉司马狐垫背的。”

司马狐的身形诡异,一抓一抓的骚扰着白发老头不过却没被白发老头的剑碰到一星半点。

“秘术:青雨剑!”白发老头终于顶不住了,再不来大招他的灵力就不足以支持他放大招了。

“小妖,什么是秘术?”

“秘术是灵力在特定的经脉间以特定的方式运行从而得以发挥出更强威力。”

封火还在消化秘术这一个新名词,白发老者的剑已经来到了司马狐身前,施展了青雨剑后白发老者的剑附上一层青芒,隐约周围有细细剑痕,好像每一个剑痕都是真的。

面对覆盖面积极大且虚虚实实的青雨剑,司马狐也用了秘法,只是他没说出来。司马狐的两只脚忽然加快速度,渐渐看不出脚形最后司马狐直接消失了。

青雨剑极耗灵力,找不到目标的白发老者冷汗都出来了,左右环顾了一下,司马狐好像凭空消失了,连鬼影子也没一个。

白发老者无奈了,青雨剑往司马狐刚刚站的地方轰了下去。“轰!”青雨剑的威力很大,从地上细密的剑痕与掀起的沙土就可见一斑。

白发老者好像脱力坐在地上,喘着气,手上的剑虽然还在不过他的手一直在抖,让人怀疑是不是下一刻白发老者就会抓不住这把剑。

白发老者身后刮起了强风,一道身影凭空出现,手上泛着寒芒的爪子直取白发老者的后心。

刚刚还脱力的白发老者一震,方才的疲态不知道被丢到哪个垃圾桶,手也不抖了,转身就是一刺。

司马狐的左爪子架住白发老者的剑,右爪子路线不变。

白发老者被一爪抓的向后直退,因为转身,百发老者的右胸被抓了一个深深地爪痕,肋骨都断了好几根,要是他没转身的话血肉之躯是挡不住这一抓的,最大的可能就是破心而死。

“你何必跟我过不去呢,我司马狐是收了风家的钱才帮他们做事,你不过是王家弟子,又不是长老,何必呢?”

白发老者笑了:“他是我的家主,也是个好家主,我不过是王家不起眼的一个老头子,说不定过几年就得入土了,让我在死前再疯!狂!一!次!”还没说完他的小腹传来一声轻响,不顾受的重伤,在近距离施展了一次青雨剑。

司马狐没想到白发老者这么果断,连退,可是距离太近了,被打了个正着,喷了一口血,倒了下去。

“小妖,那老头怎么忽然这么强,他就算没有耗完灵力也差不多了吧?”

“那是灵尊级以及以上的天启者才有的特殊能力,他们的丹田已经定型了,定型的丹田能更快吸收天地间的灵力,如果瞬间引爆丹田的话可以在一定时间内获得接近两倍的力量,当然,这样也就成了废人了,无药可医。”

司马狐躺在地上却在大笑:“哈哈哈哈,天不绝我司马狐,老头,你的剑插偏啦!擦着我的心脏,差一点就没命了。”

白发老者叹了一口气,把手中的剑丢在地上,无力的坐了下来。

司马狐用灵力封住全身密密麻麻的伤口,一把扯去脸上破破烂烂的面具,露出一副年轻的脸。

白发老者开口了:“司马狐,我在这之前买了一副药,你知道是什么吗?”

“哈哈哈哈,再好的疗伤药也治不好你了!”

白发老者的下一句让司马狐的大笑声卡在喉咙里,软骨散。软骨散是常用毒药,能使前三级的天启者四肢无力。

“死老头,你敢...”

“精彩,精彩,两位的精彩演出真是太精彩了。”这时,一个年轻人从远处走来,边走还边拍手。

这年轻人就是封火了,他听到软骨散的药效就走了出来,心里还嘀咕:怎么他们这么配合,想让他们两败俱伤还就真的两败俱伤了,太给面子了。

先开口的是白发老头:“不知阁下是...”

“闲人一个,偶遇你们的盘肠大战。”这一句打消了两个人的顾虑,至少不是对方的援兵。

“不知小友可否帮老夫解决这贼人,老夫有重谢。”

饶有兴趣的打量白发老者:“有什么好处?”

“小友能成为王家座上宾。”

没有理会老头的“座上宾”,转脸问司马狐:“你又能给我什么?”

司马狐没有像白发老头那样傻X,反而问封火:“你要什么?”

封火后退两步,对两人说:“你们谁能给我你们的秘法我就帮谁。”

白发老者脸色变了变:“小友这要求恐怕...”

司马狐笑了:“他只是家族的一个无名小卒,怎么可能随身带秘法?”

“那你这个走江湖的老狐狸应该随身带吧。”

“你帮我宰了他我就给你,不让我就算用水把它润湿也不给你。”

“你先给我我就宰了他。”

“你先宰了他。”

无奈的看着司马狐那年轻的脸,封火不禁哀嚎:你就不能纯洁点吗?

白发老者还想说什么,封火的妖刀已经伸进他的心口,同时暗运碧血心法。

“你可以给我了?”

“等我恢复。”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好吧,给你。”

拿出藏在胸口的秘籍,司马狐眼露杀机。封火认真翻了翻,确定没有缺损后:“不好意思,你必须死,你要不死我会不安心的。”

司马狐还在震惊封火的果断与不要脸封火已经把妖刀送进了他的心口,司马狐眼里的杀气渐渐弱了下来,最后黯然无光。

搜了搜司马狐的身,暗骂一声老狐狸,封火竟然在他胸前又发现了一本秘籍,很明显他刚刚给的是假货。意外收获了一本书和一叠面具后,封火感到他的腹中一阵绞痛。

“小妖,怎么回事?”

“你的毒,发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