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升声曼歌

重逢

升声曼歌 小青柠 1972 2013-08-10 21:35:15

  好聚客是S市的一家普通菜馆,因离我们公司近,我们便成了它的常客。出乎意料,我到的时候小秦已经到了。

“没想到吧,我就想到是这码子事,直接就在这里等你了。”小秦掩不住满脸的得意。

“对对对,你最厉害了,我都要被我妈逼疯了。”我放下提包,有气无力地说,“家长怎么这么烦呀,姐风华正茂,何必要相亲。”

小秦淡淡看我一眼,“我看你妈做的不错,你看看你,这一大把年纪了,身旁连个贴心的人都没有。我说你,就算不谈,也要有个蓝颜吧,要是实在不行,也不至于孤独终老。”

我狠狠瞪了她一眼,她终于不说了。

她突然凑过来,

“小曼,你是不是还是惦记着你大学那位?”

我不说话,屋里的冷气吹得我直打颤。

她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你该彻底放下了,女人,终究是要找个依靠的。”

我抬起头,看着对面这张完美的脸庞,突然哈哈大笑。

“不不不!”我打开桌上的一瓶红酒,直接往嘴里灌了进去,“我有你,有小张,我还有我自己,不许赖账,你说过的,我要是嫁不出去,你可要养我!”我的声音毫不掩饰的大,引来一阵侧目。

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蠢了。

六年了,那个男人一声不吭扔下我六年了,我却仍对他念念不忘。并不是没有更好的了,只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我端起酒杯,冲着小秦豪气一举,“为了我们的友谊!干!”

小秦也是千杯不倒的酒量,爽快地和我喝起酒来。

古人云,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但我觉得,酒能解忧。每当我喝得满脸通红,我就觉得我的身子轻快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轻松,我常在午夜梦回时发现泪湿的枕头,我千万次梦到那张脸。他对我笑,对我哭,对我温柔地说宝贝,爱意地抚摸我的脸庞。当我醒来,一切都没了,我只能摸到冷冰冰的空气,听到城市嘈杂的噪音。

我记不清喝了多少杯,当小秦架我出门的时候,我突然看到马路对面一个熟悉的身影。哦,我醉了,我醒着居然也能做梦了,我许依曼真是无药可救了!

第二天破天荒地迟到了。我匆忙地出门,打车,买牛奶,送到总经理办公室,一气呵成,可当我看到王坤的表情时,我知道,我摊上事了。

“王总……”我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王坤示意我看一眼墙上的钟。

九点十分。迟了足足十分钟。

我将牛奶送到他的桌前,退后几步,垂着头不说话。

就这样对峙了将近半分钟,我感觉脚底下像生出了千万只蚂蚁,我想动而又动弹不得,简直要冒出冷汗。

“昨晚干嘛了?”一改平时的轻松语气,王总今天严肃了许多,这让气氛更加沉重了。

王坤虽不端架子,为人随和,但人人都知道他对纪律的要求极其严明。有一次有个女秘书因为堵车在一次重要会议上迟到了,他不给她一丁点儿解释的机会,当场辞退。

“王总……”我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王坤示意我看一眼墙上的钟。

九点十分。迟了足足十分钟。

我将牛奶送到他的桌前,退后几步,垂着头不说话。

就这样僵持了将近半分钟。

我站得笔直,一动都不敢动,脚下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我感觉全身都要开始冒冷汗了。

“昨晚干嘛了?”一改平时的和善语气,王坤今天说话更具威严。

我只好硬着头皮编,“没干嘛,稍微晚睡了些,今早闹钟突然出了问题……”我偷偷抬头瞄一眼他,“王总,我知道错了。请给我一次机会!”

又是一阵寂静。

王坤开始用笔在桌上敲打,一下,两下,三下,声声敲在我的心脏上。

“下次注意点。一个企业,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扣你半个月工资。”

“谢王总!”得了便宜,我赶紧卖了个笑,逃也似的出了总经理办公室。

最近公司有个方案,是做一款应用。这不是一款简单的应用,而是要像QQ淘宝一样做到全民普及。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公司里人人雄心勃勃。大家都知道,谁要是能为这事尽一分力,必定是前程似锦。听说王总请了一个海归大师帮忙,好像是一所外企的CEO。他21岁时就用了短短两个月时间做出一款风靡全美的软件。这事在公司传得沸沸扬扬,人人都想得见他一面。传言开始变得千奇百怪。有人说,这位年轻的CEO一表人才,身高一米八五,体格匀称,貌若潘安;也有人说,其实他除了有才没有任何优点,又矮又胖,还缺了条腿,是个做轮子的小丑男;更甚者甚至扬言,其实这位海归是为姑娘,答应帮王总是因为他们有一腿……我天天在公司听大伙传播这种可笑的小道消息,只能笑笑,不置可否。

八月的午后,阳光大得刺人,这天中午,由于王总出差,我难得落个清闲,便准备去家附近的体育馆游泳。从家里拿了泳衣,心想着顺便锻炼锻炼身体,也不开车,步行着有去体育馆。谁知就是这十几分钟的路程,竟在半道下起暴雨来。

这雨大的,转瞬间便将我淋了个透。道路上的视线也模糊了,不便再前进,我便就近找了个屋檐躲雨。看着倾盆而下的大雨,我突然觉得人生就像这雨,前一秒还是阳光灿烂,下一秒确实狂风骤雨。谁也无法预料。

我正想着,有一个身影冲进来躲雨,我正想友善地冲他微笑,笑容却在半空中凝固了。那人也呆住了。

周升。我夜夜梦到的周升。

他就这样又出现在我的眼前。

他满目的惊喜。还没来得及拍掉身上的水珠,便一把搂住了我。

“曼,这几年,你过得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