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升声曼歌

又是一场病

升声曼歌 小青柠 1678 2013-08-10 21:35:15

  不过我已不像六年前那样脆弱,周升走了,我并不表现得多么伤心,我又恢复了我的职位,只是王坤不好辞了另一位助理,于是两个人分担起任务,工作倒是清闲了许多。

半年后,s市爆发了一场新型流感,短短几天就有十几人丧命,市里停了许多产业,许多公司大面积放假,不过我还是天天在岗。我自认为做好了防护工作,出门必戴口罩,却还是躲不过病菌无孔不入。

就这样住进了隔离病房。

国家对这次流感很是重视,因此一切治病费用全数报销,于是我也并不觉得这是坏事,权当给自己放了个假。

病房里有千奇百怪的人。

一个小女孩,离了爸爸妈妈独自住在这儿,国家又明令不许探视,于是她时常可怜地哭起来。

一个老太太,精神矍铄,她告诉我她已有70岁,但看起来最多不过50多。大约是因为家庭幸福,儿子孝顺,只不过这趟生病,也算是遭了一趟祸事了。我安慰她马上就能出院,她也笑笑,一副很安详的样子。

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他的病情比较严重,是从重症监护室转移过来的,据说是刚度过危险期。但是我看着他还是时刻处在危险期,成天发着低烧,护士们也是没辙。一天中他会有几个小时清醒着,因是临床,我们便会攀谈几句。我了解到他是一位老师,当初疾病刚出现就在他们学校,也不知是哪个孩子传给了他。

我是这群人中最平平无奇的一个。医院在市区,窗外被一栋高楼挡住。我便觉得日子乏味,问护士要了几本书,每天就在病床上看。这种时候是段段看不进什么正经书的,我便看小说,看杂志,我看到小说里曲折的情节,但他们终有一个圆满的结局。而我,只有曲折的过程,满以为熬出了头,却只是南柯一梦。人这一病,更容易伤怀了。

老太太看我天天唉声叹气,也不问我怎么了,大约这是老年人的智慧。她只跟我说她的儿子。老太太很有福气,年轻时生了对双胞胎。两个儿子都很有出息,大儿子当了兵,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但每次回来,总是天天陪着她,唯恐自己不够孝顺;二儿子开了家公司,离家很近,工作很忙却经常回家看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两个儿子都还没成家,老太太已经一把年纪了,她很担心自己见不到孙子。我想,这也许就是她唯一的心病了吧。每当提起她两个儿子,她就会露出欣喜的笑容,脸上的皱纹就更深了,这幸福的褶皱,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

同房的小女孩渐渐也不哭了,她很喜欢我,总追着我喊姐姐。由于年纪小,她的病情有些反复,但也没有大碍,只是经常没有什么力气,叫我看着心疼。

临床的小伙子终于也渐渐康复了,我们得以深聊。我这才知道,他的女朋友就是流感死亡的几个人之一。他固执地认为是他传染给她,心中十分愧疚,并且因为她的死极度伤心。他并未向我诉说他的悲伤,我是从他提到女朋友时眼中的泪水看出来的,那眼神,像极了六年前的周升。

住到隔离病房已有一月,我自觉已经好得差不多,每天除了例行挂水,并没有特殊的待遇,并且我的胃口很好,也不发烧,我开始迫切想要出院,长期的休息生活让我倍感空虚。护士来给我挂水时我趁机问她,“护士小姐,我是不是好了?你看我能出去了吗?”

护士量了量我的体温,表示似乎是没什么大碍。

于是我央求她帮我说一说,让医生给我看看情况。

半天后终于见到管事医生。戴着口罩手套,一副很小心的样子。他眉头紧锁,环顾了一下病房,径直朝我走来。

“就是你?要出院?”

“嗯。”

“我看看。”他量量我的血压和心跳。

“恢复得不错,但是……”他拆下我手上的测压器,“新型流感的药暂时还未出来。你现在只是抑制住了病菌,并未根治,还得隔离,不然要传染给其他人的。”

哎,看来我还得再休息几个月。

不曾想,一休息又是近半年。

住院两个月,我已经耐不住性子,让小秦给我带了电脑过来,我好在医院处理一些公事,小秦电话告诉我说现在公司一切已经恢复正常,王坤和新助理配合地也挺好,我要是再不回去,可能就要被取代了。我只能长叹一口气,世事无常啊。既然也没有什么公事,我又实在很是无聊,我干脆建了个博客,开始写文。我给自己起了个洋气的博客名,叫Carolina。美国的一个州,我从没去过,单纯被它的名字所吸引。我从小就没有多大的梦想,唯一有过的一个就是环游世界,但说起来好笑,除了出差,我几乎没有出过本省。

我在博客敲下了一行字:再见升初恋。

我要将我们的故事,写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