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升声曼歌

冤家聚头

升声曼歌 小青柠 2560 2013-08-10 21:35:15

  由于生活区域附近多了个特别的人,我的生活还是有些不自在起来。我也不再懒于洗脸而每天只用清水,又掏出了小秦送来的的洗面奶和乳液,之前从未用过,现在要开始坚持每天的基础保养了。我突然发现,几个月来,我居然从未照过镜子,这突然一照,着实吓了一跳:天呐,好多小痘痘,怎么办怎么办。我再看看我的头发,干枯凌乱毫无美感,还有我的眼圈,怎么黑得一塌糊涂。我慌乱了一会,突然想起我为何这样忽然注意起自己的外貌来,不禁心里泼了一把冷水,责备自己居然对有妇之夫存有企图的邪恶之心。

其实周升的病虽没有生命危险了,却仍是十分严重,天知道他对自己都做了些什么,都进来快半个月了,居然还是不能下床,同房的小姑娘,哦,前面介绍过了,叫月月,便天天被我派去看望他,一来二去,他们也熟识起来,经常不用我说,小姑娘就自己没事跑去找“隔壁的好叔叔”玩了。

“叔叔今天一直咳嗽,都跟月月说不了几句话,他说让我过两天去找他,不然要传染。”

“叔叔今天很有精神,还教月月唱歌。不过叔叔唱歌真难听,月月唱得比较好听。”

“叔叔今天好像有点累,跟月月说了几句就困了。”

“叔叔今天给月月扎了个小辫子,姐姐你看好看吗?”

……

就这样一天天留意他的动向。

一个月后的一天,月月照例去看他,却半天也没回来,我有些心焦,怕他们出些什么事。但我又不敢过去,生怕被他看见,又生出什么事来。我就这样坐立不安,到了下午两点,月月还是没有回来,我觉得肯定是出了事,决定过去偷偷瞧个究竟。

203号病房特别宽敞,在周升来之前,我因为太无聊,便趁着空闲时间走遍了隔离区的各个地方。因此我对各个地方的构造了如指掌,比如从203的左边扇门看进去,正对着的就是周升住的二号床。

我像是在做贼似的,偷偷溜到了那扇门外。透过门上的透明玻璃,我看到周升的床上空无一人。

天呐,难道他突然病发,进了急救室?因此月月等在急救室外久久不归?

我赶紧连着呸了三下,心里暗骂自己乌鸦嘴。

不行,我得去看看。

心想着,我便急匆匆一个转身,与背后走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我赶紧退几步,朝被撞的人道歉,也不看对方是谁,低着头就想往外跑。

“什么事这么急?”那人说话了,声音有点耳熟。

我抬起头。

一位身着病号服,面色略带苍白的先生牵着一个小姑娘出现在我面前。

好吧,周升牵着月月站在我的面前。

我好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周升却像没看见我的窘迫,招招手,“Hi,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没想到他是这样的反应,难道他早就知道每天让月月去看他的人是我?

一想到这,我就更窘迫了。

月月在一旁欢喜得紧,看到我,赶紧跑过来抓着我的手,指着周升说:“叔叔好厉害!叔叔给我讲了好多故事,还带我去看小蚂蚁。”

周升微笑着看着她。

我顶着一张憔悴的脸,有些羞愧,也不敢直视他,便蹲下来装作与月月逗乐,问他,“你怎么在这儿?”

“病了啊,如你所见。”

“可你不应该病啊。”

“哦?还有应不应该的?”

“那当然。”我略带讽刺地看他一眼。

“你都能病?我怎么不能?”他还是像当年一样无理。

我一时语塞,自觉说不过他,便拉起月月回去了。只有几步路,他也慢悠悠地跟了过来,我还没说话,他居然就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床上。

月月扯扯我,我把耳朵凑近点,听见她说:“姐姐,我觉得叔叔喜欢你。”

“胡闹。”我赶紧捂了这小妮子的嘴,生怕对面的那谁听到。

周升坐在那盈盈地笑。

“怎么,新婚没多久就回来了?不多享受二人世界吗?”我醋溜溜地说。

“你也知道我结婚了。”他的脸上划过一丝奇怪的表情,但转瞬即逝,马上又恢复了绅士的标准微笑,“国内还有些事要忙,来日方长。”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我回到公司看到王坤的助理换了,还以为你失业了。”

“差不多了。”

“别这么说,我看那个助理,是及不上你的。”

我突然有点得意。

不经意瞥见他手上戴着一枚戒指,想必是结婚戒指了。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此刻静静地放在床沿上。

“结婚,怎么不告诉我。我也好包一份红包。”我看着那枚戒指,多希望另一枚戴在我的手上。

他好像很惊讶我会注意到这个,神色又迅速变了。

“婚礼很简单,我只叫了一些亲戚。还有她的家人。”

“新娘呢?是外国人吗?”

“重要吗?”他又那样看着我。

我很讨厌他的目光,每次都让我燃起熊熊的希望。

“问问嫂子的情况不犯法吧?”

他叹了口气,不回答我的问题,却反过来问我:“小曼,这一年,你有没有合适的对象?女孩子像你这年纪,该谈婚论嫁了。”

天呐,就是他活活将我拖拉成了剩女,如今却反过来倒打一耙。

“我大半年都待在这儿,你说呢?”我的语气咄咄逼人。

而他依旧保持他的节奏:“你该找个人来照顾你了。”

我简直要被他气死。

我意识到场面可能失控,便让同房的老太太带着月月出去玩了。

等他们都走了,我终于可以肆无忌惮了。

“周升,你什么意思,你是嫌我嫁不出去吗?我告诉你,我不会缠着你的。我虽然不是什么五好公民,但破坏别人婚姻的事我是不会干的!”我指着他的鼻子骂他。

“你还是这么容易激动,这么多年,一点没变。”

“对,这么多年,我没变。可你变了。”

这话又像打到了他心上。

“对,我变了……”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眉头皱成一团,“我变了,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我。”

“不,你没变,你还是当年那个抛弃我的你。”

他的眼神越发痛苦,嘴唇却紧紧闭着,说不出一个字。

他已经不爱我,他已经娶了另一个女人,可为什么他还会因为我痛苦!他这样假惺惺,是可怜我对他的爱吗?我起身要走,不想再看到他这虚伪的表演。

碰巧林凯回来了。林凯就是我临床的那个年轻小伙,他的病也好了大半,现在都能自由行走了。

我突然心声一念,快走几步上去,一把挽住林凯的胳膊,扬起脖子喊他,“周先生,你看,这就是我的男朋友。”

我看着他转头看着我们,一副不信的样子。

“我们在一起住了快有半年,日久生情。”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甜蜜。

这林凯也是聪明人,一见这情形,也微笑着看看我,装作一副很恩爱的样子。

“小曼,你何必这样演戏。我要的是你真正幸福……”周升还是丝毫不相信。

“林凯对我很好,我很幸福啊!”我又使劲抱住他的胳膊,我们以一种很奇怪的姿势横在门口。

“你不知道啊!他可烦人了,吃个苹果都要给我削好,喝个水都怕我烫着,是吧?”我谄媚地仰头望着林凯。

他尴尬地点点头。

周升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反而像在看一场闹剧。

我气急了,脖子一伸往林凯脸上使劲亲了一口,因为过于用力,发出响亮而又夸张的“啵”的一声。

我和林凯都惊呆了。

周升从我们身旁默默走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