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极品XX坏蛋

噩耗!

极品XX坏蛋 若寒若曦 1464 2013-03-29 15:24:44

  从此以后,老石头更忙了!而老妪却极少出门,废弃的工地,乱糟糟的垃圾池,人来人往的人行道到处都有老石头的影子,他拼命地捡着每一张废纸,每一个塑料瓶,就连他最爱惜的焊烟袋子也不知道那里去了。同样拾荒的老戴算是和石老头感情最好的一个啦,他发现了老石头这惊人的变化“老石呀,你不要你这条老命啦,每天五点多起,然后就围着全县捡破烂,现在都夜里三点啦你还不消停”他一边用手电筒照着垃圾池,一边翻着东西道,“嘿嘿”老石头干笑两声却并不言语,只是不停的往布袋里装着杂七杂八的废纸,他心里想:这段时间的纸应该够再买一袋米的啦,够那小家伙再喝上一段啦…竟不由的笑出了声,留下身后莫名其妙的老戴!

不知不觉,岁月如梭,一年半过去啦!这个靠米汤养大的小家伙,身体却出奇的好。基本上没得过什么大病,咿咿呀呀学起话更是可爱极啦!而石老头夫妇也不知道是不是好心有好报,困扰多年的体寒竟不知不觉间好了许多,每天老石头拾荒,老妪带孩子,外加上一条小黄狗和小若寒小眼瞪小眼的,倒也其乐融融!

老石头和老妪的笑比以往几十年加在一起都还要多上许多…

花开花败,雁去燕来,转瞬又是五年,时光匆匆不着痕。

这一日,是个下雨天,雨从清晨起就下个不停,就连天空也笼罩在一片阴蘼之中

往昔那个只知道轱辘噜转眼睛的

婴儿也变得如今虎头虎脑啦,此刻小若寒正在一丝不苟的帮爷爷分类垃圾,看着他那副认认真真的模样,石老头的脸上满是欣慰:多么懂事的孩子,从没哭过闹过,从三岁起就开始跟着我拾荒,小手不知道被扎破了多少次,从没抱怨过,那一次……

“爷爷,爷爷,奶奶怎么还不回来,她不是说要给小若寒带棉花糖么?”小家伙那甜美的声音打断了石老头的思绪

“若寒乖,快回来了,这次卖了不少钱喱”

“若寒知道,我是想让爷爷也快点尝尝棉花糖,听别的小朋友说棉花糖可好吃了”他一边笑一边逗着旁边的“小”狼,露出一嘴浩齿

小狼,自然就是那年的那条小黄狗了,不过被若寒取了一个霸气的名字,而如今它身长三尺有余,四肢健壮,分外威武,叫小狼倒也名副其实…

与此同时,嘉华街的一角,一个打着半旧雨伞的老妪正站在那里:说好了给小家伙带棉花糖,可今天下雨…老人家有些不知所错。突然,她眼前一亮,对面人行道上有一个卖冰糖葫芦的。

“等一等,等一等”她一边跑一边呼喊,可风雨声把她的声彻底淹没了

“彭”一声巨响传来,老妪倒在了血泊中,袋子中的食盐洒落一地,她的嘴唇似乎还懦动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远去的卖糖葫芦的,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想爬起来,可…她的眼神有些涣散,小家伙的模样似乎浮现再她眼前

“撞死人了,撞死人了”也不知道是谁喊的一声,路上的行人都围了过来,却没有一人去伸出手,只是看着血泊中的老人眼睛缓缓的闭上,闭上,雨似乎更大啦!

一个青年从车上走下,他明显有些慌乱,可当看到车前是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老妪时,又长舒了一口气

“让一让,让一让”伴着警笛声,一个看上去大义凛然的胖警察从车上走下,他叫栾学兵,负责嘉华街一带的治安。

他伸出手往老妼鼻下一探,露出惋惜的神情,他怒视人群。可当看到华衣青年时,明显有些惊鄂“钱少,钱大少,你怎么在这里,莫非、”他趋媚道

“不错,是我,不过是她冲出来的,我开的很慢…我还有事,你知道该怎样处理”青年不耐烦地说道。

“知道,知道,你慢走,慢走”胖警察点头哈腰道,与刚才那副大义凛然得样子完全不可同日而言。

青年对此似乎很满意,转身回到车上扬长而去,他叫钱童,华县县委书记的独生子,据说还有一个爷爷在省某军区…

“记得,代我向钱老问好”胖警察冲着远去的奥迪车摆手道。看看周围指指点点的人群,他有些恼羞成怒:“都散开,妈的,散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