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军训4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4246 2016-01-05 15:10:15

  再说,谁还记得剩下那些难度较大的训练啊?在练习正步的时候,学生们就得抬着同一条腿站立很长时间,绷得直直的。就练正步出腿的动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小腿肌肉开始变得酸胀、疼痛,但是长时间的不能休息导致最后直接麻木了。等到教官让同学们把腿放下来的时候,腿已经木了,直了,不会弯了。整个就是一风湿腿啊……

而且还要求甩手要甩出气势、甩得有力度。所以天涯是很拼命地使劲在自己的手上,使劲得都快造成手臂肌肉劳损了啊。更更要命的是,天涯旁边那个外形也是酷似男生的女生同样也相当地拼命,加之队伍的间距又不是很合理,二人的手经常起摩擦。导致有那么一天,天涯抬手擦汗的时候,觉得手背有些疼,一看,居然青了一块。那一刻真想像周星驰电影里的吴君如非常不符形象地嗲着飙泪啊。天涯还因此专门跟那个女生说了这事,还带着铁证————自己的手。没想到那个女生笑了,咯咯咯的,很清脆的笑声然后抬起她的手,也是青的。天涯就跟《功夫》里指完那个小个子之后发现是个狠角色时表情一样,嘴角抽搐,一样心虚啊。

后来,天涯知道了那个小女生叫做龙儿,别称龙哥。她住在天涯的对面,和福姐同寝,也是天涯的邻居。

还好,还好,另一边的同学是很温柔的,看起来上帝还是很公平的嘛。她的脸很白,眼神很懒散,时常让天涯觉得她,很慵懒,像一只纯白色的波斯猫。她叫圆圆。

上帝又没事干了。————嘿!她是老班的女儿。而老班姓田,所以她叫田圆,果真是很闲散。

……

“嘿嘿嘿…”想着想着,天涯就忍不住的发笑,还好,还好,还好声音不大。当她从那些回忆中抽身而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这陌生的二中,十天了。

十天。时间长到都已经可以让一个人对一个地方有了回忆,有了联系。

看场内,那一个二个的连队发出那带着青春张力的声音。天涯都觉得无比的神往,却忘记自己,在刚才,也是那里面的一员。

还有啊,大练兵伊始。

校长身着军装,蹬着那双异常活泼在闪光的、迫切证明自己存在的皮靴,从正面大楼一点一点从脚底向头顶慢慢出现时,全场出现了大热天难得一见的低气压。

丫的,太酷了!

天涯还在回味着仿佛仍然在耳边回响着的————

“同学们好~~~”

“校长好~~~”

“同学们辛苦了~~~”

“为校争光~~~”

丫的,真的,很是震撼!而且校长真的是酷毙了呀!

嘿嘿,光是这样想想,天涯觉得连军训都可爱了好大一截。

终于,在21番“一--二--三--四--”波轰炸过后,比拼终于完成了。三连拿了所有比拼总成绩的第一名。但是本来就定了只能产生前10名的规则,却在已经宣布了10个“占领了高地”的连队名称之后被一声“二连——高一(2)班”所打破。靠!尖刀班还有这种特权啊。

时过境迁,在后来,后来的某一时,当然不是狗血的在过马路的时候,天涯明白了————之所以是“尖刀班”,那是因为在该有名次的地方绝对不能少了它。它是一种符号,代表了一种荣誉,是一种使命。而身为那些使命的代言人们,必须得死死守住这份荣誉,从此那也就背上了“枷锁”,过着那种表面光鲜亮丽的忍者生活,从此得比别人付出更多。

注定了————这样的班级里,没有软弱,因为在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有在肉眼看来燃烧不完的动力,不管你还储存有多少,你的表面得够光鲜亮丽!

但是天涯,当时的天涯却浑然不知……时过境迁的天涯不知是该感谢那时自己的懵懂让自己没心没肺开心了一段时间,还是谴责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明白以至于后来要用那种脱胎换骨的心理折磨让自己明白。

在军训结束当晚,成天之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班再次奇迹般降临。待他说完之后,天涯再次对二中刮目相看了————“回去之后,洗个澡,再把军训服洗干净了,要洗干净。你们下一届还要穿的,两天以后,再收齐了,交上了。然后睡一觉,过两天正式上课,要保持好体力。”

不止她,恍惚之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然后一股强烈的倒抽凉气,还多了那句潜台词————“额油~~~~~”

终于脱下了军训服,摆脱了“塌塌帽”。丫的,澡堂无比之挤!这一个二个在“魔鬼十天”之后,都对那个水龙头无比之向往。一番抢占“争斗”、奋斗之后,天涯和她的室友们心满意足的出了澡堂,趿拉着拖鞋就悠悠的闪回寝室了。

一路上,心情HIGH到爆。她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在澡堂里拥挤得用“人挤人”来形容都不为过的、空气中充斥着汗水味的画面。

“嘭”一声,一大盆脏衣服随之落地,出现在天涯的眼前。这是二爷的“迷彩”花应声绽放了。接着,全寝室就开花了。五盆“迷彩”花诞生了!二爷一声“奋斗咯”。天涯、若夕、信、豆奶齐齐响应。

“妈呀————”走在去水房路上最前面的信惊呼到。OHGOD!那么多人!天涯一脚就踩到了水房的面前,天啊,一个小小的水房竟然有本事让天涯产生了“人山人海,脏衣服招展”的错觉。

真的,不记得了。

不记得是如何得到了那个“万”人觊觎的水龙头,只记得一盆又一盆乌黑乌黑的水在水槽那雪白雪白的瓷砖上显得那叫一个格外扎眼啊!只记得那不绝于耳的“洗刷刷、洗刷刷…”的刷子与衣物之间的摩擦声。丫的,这就是教官一喊“解散”或者“休息十分钟”,同学们就往地上蹲的结果啊……悔不当初啊,我刷,我刷,我刷刷,我使劲刷,我用力刷……

一切结束之后,五个人就回到了寝室,直接将自己交给了床,他们第一次听从并且自由执行了自己身体的生理需要————我要休息。

忘记了是谁先牵的头,天涯的这帮室友们就开始了很热烈的讨论,对,关于军训,关于未知式的将来生活。也记不清哪一句是哪一个人说的。真的。只记得————

“嗯嗯嗯,那个男生还被教官罚趴水坑呢”

“还有嘛,每一次高二、高三一下课就跑来看我们训练”

“尤其是站军姿的时候”

“嗯!就跟看猴子似的”

“最可恶的是——‘你看你看,那个要倒咯’”

“我直接了!”

“那声儿一听就觉得挺‘娘’的”

“呵呵呵呵……”

“没事儿没事儿,呵呵,‘模仿周星驰式的奸笑‘…明年就该咱来看啦!吼吼吼吼吼……”心里一阵发凉啊,最毒那个啥啊

“还有那个嘛,那个,(扶额头状)那个和超哥在班级拼拉歌的那个男生,被教官喊咯单独走齐步的时候还整了个‘同边手’,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

“你们还记得那个给我们示范‘蹲下’的女生,感觉挺可爱的”

“就是。还有嘛。练习站军姿的时候,我最羡慕那些昏倒的啦。直接就去休息了啊。”

“就是喽。那个昏倒,信这个副班长还陪同去医务室,还忙里偷闲了一下下,羡慕。。。”

“还好。我们寝室没有昏倒的啊。呵呵。。。不过好像漓飛晕了,黑妹陪同去医务室。当时,我超级想去的。”

“诶!你们说现在男生寝室是不是也在讨论军训啊?会不会啊?”

“要不。就像现在这样,我们女生在讨论男生。他们会不会也在讨论…额……我们呢?”

“看来,还真是。女生寝室永恒的话题是男生,男生寝室永恒的谈资是女生”

“不管啦。讲就讲了嘛。说实话,我就只认得一个超哥,他好活拔,那张嘴,直接地,厉害。”

“也是。呵呵呵呵呵呵......”

“嘿嘿嘿嘿嘿......”

“哈哈哈哈哈......”

“吼吼吼吼吼吼......”

一场“卧谈会”就这样在各色的笑声中闭幕,在每个人把疲累的头交给枕头时结束。笑声在空气中慈祥地笑着,就像母亲一样的宠溺,静静看着这群孩子……

一直这样笑下去吧。

因为喝盐茶而不能只喝纯净水,一帮人每天在派水时分排队领水,训练场边在阳光下只能产生短短影子的一排同款式水杯,因为一个人而集体受罚趴水泥地,回寝室就二话不说直接挺尸,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得老大不情愿起来训练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呢、、、、、

第二天,天涯在一声响彻寝室楼的嚎叫声中醒来。

——————“妈呀~~~~~~~~~~!”。就跟紫薇那句特矫情的“老天爷呀~~~”

虽说是醒来,但是眼睛还是闭着的。看来军训不止是让饭量增长,连睡眠量也噌噌地正比例增长。

“哪个啊~~~?灭了她!”这次天涯醒了,那叫打了一个激灵啊!二爷闭着眼睛咆哮着,这幅画面甚是诡异啊……不过话是这么说,二爷还是缓缓,真的是缓缓的,将自己的身体搬离了床铺。那种身体已经离开床铺但是头依旧在枕头上的画面真的是很奇怪啊。那个弓形让天涯想起了一种动物,蚕宝宝,那种蠕动。天涯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到了二爷那个脊柱里面发出的咯咯咯的骨骼之间碰撞的声音。我靠,那简直是最大极限了,估计得被崩坏吧。好吧,最后一秒二爷的头终于搬离枕头,“倏”的一声跟弹簧一样弹回到脖子上面蹲坐着。好吧,就当看杂技了。惊悚的那种。一抬头就看见一个披着头发、身子呈软骨状态的生物,很难不想到鬼片里经典的女鬼扮相。其余人也都在强大意志力的驱使下、植物神经的控制下、闭着眼睛直起来啦。一番洗漱之后,寝室也发出了一声接一声的嚎叫,那叫的真是一个比一个惨啊!

“怎么了!!!?”天涯问到,还有多余精力走向镜子……

“么么,这是哪个哦?”在看到镜子里面那个顶着一张只有帽檐、眼、鼻尖等能在阳光照射下产生阴影的地方得以保持了皮肤本色,而其余地方怎么看怎么都像刚从非洲旅行回来的脸时,天涯明白了————那些尖叫的含义,真的是叫一个意味深长啊!

一干人等收拾妥当之后,就出发去教室。

没错,正式上课。

忆县二中,一个铁血的地方。一个无限压榨假期的地方,绝对是假期它后娘。不过,如果不这样,哪里来可以登得上台面的成绩呢?

再次开始了,真的!全新的。

中午,坐在床上,一个二个又能玩笑了。天涯这帮人又变得无比的豁达与乐观,她们还真是奇怪的生物。仿佛今天早上那些惊愕从不曾发生过,军训还真是牛啊。很是锻炼人的承受能力啊!而且也再次证明了那句经典的实用古话————女生心,海底针。

“嘿嘿,我妈一定认不得我了啊”一阵哄笑……

天涯从笑声中抽身出来“那个,信,你能把手机借我用一下吗?我想打个电话回家”

“么,拿嘛”

“嘟嘟嘟嘟嘟…..”几声过后,电话接通了。

天涯父母那声————“谁啊?”

听得天涯都不敢出声,这是意料之外的,感觉嗓子里面就像被沙子堵住一样,她怕一崩不住,就会哭出来了.

“天涯吗?”

天涯彻底崩溃了,心理防线全线告急溃败。“嗷~~~~~~~~~”一声之后,天涯就不断地哭。

在一直忍不住的哭声之中她还抽了空用“我…….嗯嗯嗯……想……你们…..了…呜呜呜呜呜”回复了父母那句关切的询问——“怎么了?别哭嘛!好好说”。

该死,刚才还热闹得不行的寝室居然也安静了下来,而且眼泪也很不给面子的越擦越往外涌。透过模糊的泪眼,天涯看到对床的信也是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啊,耳管里面充斥着一些细碎的抽噎声,琐小得怕惊扰了她的大哭,也怕惊扰了各自心里的那个住在左心室里叫做“伤感”的情绪。

真的还是累了吧。

出门久了也真的是有点、但是只是一点想家了吧!那个曾经幼稚的自己总是想脱离的地方。

人很奇怪,日子也是,等到要仔细寻觅它的时候才发现它,不在了。

一转眼间,夏就快过去了,不会再有白光滔天的昼了,让人觉得昏沉;不会再有光线的垂直照射,产生短到不行的影子;不会再有打在脸上似乎有力度的感觉了,热辣滚烫……

军训结束了。

秋天了,人们在这个夏天之后收获了些什么呢?天涯想着,那自己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