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分开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3594 2016-01-05 15:10:15

  晚上八点半,第一节晚自习结束。

就听见整栋科技楼沸腾了,天涯她们这帮高一新生所在的教学楼被称为科技楼,另外的两栋被分别成为综合楼,实验楼。这栋新生蛋子们集中存在的楼开始隐约有了浮动与聒噪。天涯,只是趴在桌子上,刚跟飞儿战了一场,唾沫都干了,现在,不想搭理任何人。

人们,总是这样,跟一个人太亲近,或者是那个人是自己勉强喜欢的人,那么时间会告诉你,真的不适合的就是不适合的,无法改变的。老祖宗的智慧真的不容小觑的,强扭的瓜不甜。好像有点怪......

所以如果一个人那么真挚地说你和他或她不适合,分开一下会比较好,请理性一些,不要做出一些失智的事。那样的纠结不适合人类,因为心脏那个器官会好累的。

“嘿!天涯。”

“嗯……”天涯闻言抬头,慵懒回答道。眼神望过去了,所以哪怕没有听见自己的回答也知道自己是听到的吧。看见了是管二爷在招呼她过去,然后就又看见二爷偏头与小雨在窃窃私语,却不得猜出是怎样的内容。

二爷最经典的习惯之一就是如果她要跟你讲什么秘密或者她觉得是只能跟你分享的事件时,她会挥动她的手,招呼你过去。

这次,天涯不知道,会被引导走到哪里去了?一步迈出去,连犹豫都没有。如果知道后来的事情,天涯想自己还会迈出那一步吗?会把自己丢进那样的环境磨练自己吗?但是人们虽然有这种厌世躲避的懦弱情结,但是理智的人始终知道回不去的就是回不去,没有那么多的如果。这样活着不是太过冷酷,而是让自己学会舒服,让自己本就在世间疲惫的心舒服一些。坦然接受就意味着放下,那么在意的会不会就是减少了呢?心是不是就会更加轻松了?

天涯猜不出二爷接下来会说出什么内容?既然猜不出,就不要猜,该知道的总是会知道的。

起身走过去,天涯蹲在讲台上,趴在二爷的桌子上把头搁上去。

很有那个经典笑话的味道,将头搁在笔记本上,就是“笔记本垫脑”了,那这个是不是就是“台式垫脑”呢?天涯有时候很佩服自己的心思的飘飞,明明是一个完全不搭边的环境自己却依然能联系到那个不搭边的想法。

生命不息,吐槽不止。

天涯有时候也觉得自己的脑子怪怪的,经常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怪异时间里想起一件不知道有什么联系的怪异事件。虽然有时候会觉得困扰,但是更多的时候是感激的,这样的活着让天涯着魔,因为未知的东西往往有很大的魔力,至少活着不会是那么无聊的事情。

对,二爷的桌子顶着讲台。对,二班的教室很拥挤,人很多,桌子也安排得很紧凑。

谁让这个二中的名气还好死不死的有那么一点大,让那么多的人情愿填报了它的第一志愿,来到了这里。再然后的就是,忆县二中的“尖刀班”就是很奇怪,不是像传说中那样是“小班制”,所谓什么“尖刀”就更要“小班制”,纯属虚构。这里就是“大班制”,而且还是“大班制”里面较大的那一种。而且一般说来,人数是最多的,就算不是最多,至少也是“人数多少排行榜”的TOP5以内。

所以,七排桌子,前顶讲台,后至墙根。

天涯皱了皱眉,说:“怎么?有事儿?”

二爷踌躇了一会儿,说:“跟你商量一件事儿噶”

天涯没有说话,耐心地等着,因为她知道会说的总会说,该说的总要说。不可置否,天涯有时候觉得自己看有些东西太过通透了,不好。

二爷自然就接了下去“小雨跟你换位置呗,你跟我坐。”

“是嘛。这样我们几个就坐在一起了呢”坐在二爷后面的信与若夕接了腔,都是一脸温暖而柔和的笑意。

急于想摆脱飞儿,摆脱那种很对立的争辩,不想让自己再在那种辩论中深陷疲惫。没有别的想法,只有急于。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有别的想法,没有多余的空间去给别的想法。连权衡一下利弊的时间都没有留给自己,天涯就答应了。

心里隐隐越越有不安分子在躁动,但是却不知缘由。

那就不要多加让自己那么纠结的所谓理会吧。

————“好啊。”

本山大叔说“冲动是魔鬼”,是真的,一旦冲动,天涯觉得大脑里就只会留下一根神经了,那根神经上就只有一个想法,很愚蠢的做法,很愚蠢的情绪。但是人类摆脱不了,因为人之初就带着有了。这次的冲动让天涯以后决定一件事情之前会比之前想得多一些,但以不至于就变成了心思缜密之人。

仍是肉体凡胎一枚罢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伏笔,隐藏着对未来的预示,是一场将来某些场景的彩排……

后来,第二节晚自习下了以后,天涯就换了位置。与飞儿分开。

同时,也在同一时间,与“很多”甚至“更多”分开。

其实,飞儿的个性真的很强。每次都据理力争。有时候会让人崩溃,但是有时也会让人小小赞叹。因为她有的时候,真的会不论什么“交流潜规则”亦或是“某某潜规则”,就是那样直接而利落地说出来。其实,有可能,天涯是羡慕吧,还是自卑了呢?天涯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能,真的,生活中就是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吧。

更令人惊叹的是————她能在语文课上和文艺崇拜者“凤姐”一瞬间变成了忘年交,在全班同学的瞩目之下进行着对“陆小曼生平”的探讨。而这只取决于凤姐在讲《再别康桥》的作者徐志摩的简介时轻描淡写地提到了一下下而已……

但是,天涯佩服归佩服,如果,一定要把自己安置在这么一个随时会被颠破理性的炸弹旁边,天涯一定会遵循生物的本性————避害。

善,可以,却不可以烂善。

之后,很自然。天涯,二爷,信,娅。就坐在了一起,抱成了一团。丫的,这很是让人无语啊,因为这几个活宝不仅是住在一起,还又坐在了一起。不是吧?要不要这么来秀团结啊?

至于豆奶,坐在另一组的第一桌,和龙哥同桌。

本山大叔曾经说过————距离产生美。原来是真的。

本来天涯和二爷在初中就已经认识了。虽说是互为兄弟学校,但是总因为在一起参加比赛,所以就在与其他人相比,之前就有了交集。

但是似乎,每个人对每个人都有那么一个“腻”的期限,过了那个期限,就会开始频发战争。有了那些被人正视的所谓“七年之痒”,有了腻味,然后就有了间隙,有了分开……

当人们在一个新的地方遇到了挫折,就会开始怀念过去的人、事或物,不管其实本质上新人和旧人到底有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就会怀念,难以言喻的感觉。感觉,真是奇怪的东西。

这个时候,不能去戳穿这个事实————其实现在的那些人可能和你怀念那些好朋友没什么两样呢!有可能你的那些个好朋友还不如现在的人呢!!!

不要拆穿。

要不然那个人的一些个所谓“包装”得距离“信仰"很远却“实质灵魂”距离“信仰”很近的那个“念头”或那份“相信”就会瞬间崩溃,那个人就会变成所谓————没有盼头了!

二爷终于还是腻了!彼此之间还是开始有了冷战,话开始变得少了,缝隙还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了。

天涯就这样在一系列事件的催化下开始了怀念————

记得初中那个玩得最好的朋友————企鹅。

记得自己在中考完了以后还是会回去之前的学校,走在校道上,猛然之间,回忆来袭。想起那些散落在那条路上的日子,两个女孩子会手拉手。在冬天,会一个人包着另一个人的手,装进自己的口袋,深怕对方会突然就不在了。学彼此的口头禅,爱讲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得懂的笑话,然后在周围人都顶着一脸黑线的注视下,彼此相视,继而更大一波的开怀大笑。

记得因为天涯的一头短发,以至于某次在街上,企鹅的妈妈看到了两人手牵手的背影,招致企鹅回家之后挨了一顿臭骂,上了一堂“不准早恋”的政治课,还迫不得已把天涯带回了家让妈妈看看清楚。

唉~~~~~怎么会突然想起以前的事情呢?

天涯拼命摇着头,要将这些回忆清出局。

传说,经常怀旧的人,是因为不想看到一些现在事情的残酷,或者是因为觉得看不到未来的恐惧。所以,不怀旧似乎办不到……

“唉,二爷,这道题我记得你的《题典》上面有,借我看一下呗。”天涯不抬头,仍旧不知有的东西已经悄悄改变了…..

“自己拿”

察觉到了有些冷,空气中。开始寻找新的话题,激起新的兴趣。

“你的作业做完了?”

“没有”

有些错愕……终于抬起头,看着旁边那张没有丝毫温度的脸,天涯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

“...........................哦.....................”

这些对话就像被风干了很久之后的干馒头,干的跟沙子一样,噎人而刺痛,而天涯做的就是忍着眼泪使出全身的力气把这个馒头给吃下去了。尴尬就在那里,飘着,持久地飘着。不曾降落,不曾飘散……

生疏感就自顾自的在空气中肆意将自己的枝蔓延伸,将周围的空气硬生生地撕裂,将自己粗鲁而霸道地塞进那片刚被腾出来的空间。于人,觉得自己的肺里被空气注满,没有空间换气,等同于窒息。

没有了呼吸。

是的,很冷。

冷,是因为没有了之前能够被感受到的温度。

然后明白了————为什么怀旧呢?

因为物是人非,一切不再,不复从前。所以就急需从“怀旧”里面寻找温暖。

因为现实冷酷,让人不想接受,策划逃脱,很鸵鸟般将头埋进了回忆。所以就赶紧回到最后的港湾“怀旧”里面舔着伤口。

因为不想再面对目前的窘境,却又要一次次不得不把自己推入这样的窘境去尝试打破,怕自己坚持不下去了。所以就需要去那里“怀旧”充电,汲取温暖,再继续在暴风雨的刺骨、凛冽中将自己一点点改变,变冷。

对于二爷以后哪怕是毕了业也能够再次清晰得回想得起来,恐怕也有那么一部分的原因是这个固执的女孩子,这个和自己一样在某方面有着自己很习惯而别人无法理解的意识范围的人,曾经那么深刻地将孤独刻在了天涯的心上。

让天涯深刻体会到了孤独,一种在大漠中行走期待渺小希望的孤绝希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