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不想懂得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2140 2016-01-05 15:10:15

  如此,天涯也就只有时间去关注之于自己有点熟悉度的人。

那个被天涯称为“飞飞头”的人,貌似有一次穿了一件外面、里面都可以面向大众的衣服。就这,让封飞儿和天涯议论了一小段的时间。

飞儿近乎没有理智的执拗让天涯第一次很想选择一种被很多人自动封闭在意识最底层的极端方法去解决一件事————要么你死,要么我死!

飞儿是一个很出格局的人,很突兀,有点《皇帝的新装》里那个敢于第一个说实话的小孩的那种味道,甚至比那个界点更多,更尖,更利。她可能不博闻强识,但是却很奉行据理力争,有时候会让天涯觉得太过尖锐而刺,以至于会产生反感,哪怕已经尽量压制,却会溢出。第一次,对于一件事情,天涯失去了基本的本性,变得易怒而激进,没有宽容,只有对立。明明就是那样,为什么还要去问呢?去问什么呢?大众想,天涯想:那应该不是敢于质疑吧,是有点作秀甚至是无理取闹的色彩。嗯!深思状……天涯自恃思想不迂腐,而且十分崇拜像韩寒那样敢于说实话、当公民的人。甚至羡慕憧憬可以问出“为什么”的人,但是飞儿却让天涯一次次的站到了忍耐的底线,一次次的深刻体会了“头疼欲裂”的崩溃。

飞儿啊,那不是好问,是无知,完完整整、毫无保留地向广大有着雪亮眼睛的人民群众展示你的无知。天涯一次次顶着一头冷汗在心里呐喊!————呐喊啊,呐喊啊,不在呐喊中重生,就在呐喊中灭亡!

总之,当天涯厌于那样出于保护心态的忍耐之后,就没给过飞儿什么好脸色。而且每次对于一件常识性质事情的讨论,最后一定会让飞儿吃憋。见识,什么叫理。

飞儿尽管会争,但是脾气很好,从不跟天涯大小声,说不过也就自己抿抿嘴巴然后很委屈的闭嘴,自己一边去自我复原去了,导致天涯有段时间那个负罪感强烈的啊。

天涯也从来不觉得自己善良。只要是在天涯自己设定的承受底线之内,无论是什么样的人,还是什么样的事,或者是什么样的物,她都可以接受甚至以超乎常人的毅力去承受、忍受,给出自己觉得很合理的答案和对策并予以实施。但是只要一旦,超过底线。天涯是绝对不会像悲情剧里面的女主角,去扮演“至善愚民”的角色,而是会选择自己觉得更为理性而合适的方法去面对。

飞儿,你。确实,踩到底线了。

至于“你允闹”么,就是让天涯觉得很感激了。物理,他买了一本很好的辅导书,很符合考纲的要求,对于平时课外做题、理解课内知识点很有帮助。这个事实是这个自己“不可以随便嬉闹”的孩子用他进步很快的分数告诉天涯的。

天涯对物理就是不那么很感冒,再加上胆子比常人肥了那么一丁点儿。所以某天,当天涯在晚自习对着一道物理题已经干瞪眼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就突然想到跑去问他,突然。行动快于思想,才刚想到,脚就已经迈出去了。没有人跟天涯说这道题这个Now哥会做,但是她就觉得他会,就是觉得。

对!她想成为他的朋友,很直觉的行动。连大脑都没有经过的想法。

他讲话的语速很快,可能由于是第一次接触,没讲几句他的脸就开始红,一直红到耳朵根。就为这个,天涯以后没少打趣这个准哥们儿。

二中这里不是天涯的地盘,她不熟悉这里。对于新的东西,天涯永远有一种表面适应超强却心里仍然抵斥的情结。如果有人对她先展示了自己的友好,天涯一定会,抓住机会结交这个朋友,一定会,从心里彻底接受。也会突然于异地对这样一个原本是完全足够陌生的人平白产生出一种亲切感。仿佛突然一下子对于某个地方、某个人都不再那么疏离!那接下来,便像是电视剧要按剧本上演一样的自然,天涯以后一遇到什么难题就会觉得仿佛这个“脸红哥”是她多年的好朋友、好哥们儿一般,不假思索跑去问他。新学期最初,天涯坐在第四排的右手边,这个脸红哥坐在另一组第六桌(倒数第二排)的右手边。中间隔着一条走廊和脸红哥的同桌,这个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很刚好的微妙得能制造出话题、是个引起注意的距离。况且,天涯这个大神经的初生牛犊,还不知道在二中,晚自习期间是不可以随便乱窜的,哪怕是“问问题”这种在被别人看来是“冠冕堂皇”的理由。

还有多少个类似于这些在以后的日子里可以回忆起来的人呢,可以在某某年后的同学聚会上拿来调侃但最开始却是陌生人的人呢?天涯完全没想过,也就没有细心留意过。这让天涯在以后的某一年的某一天的某一刻会突然停下脚步,暂停节奏,因为她觉得自己有那么一段记忆是空白的,想不起来。貌似错觉,但贫乏的记忆却在无声而有力地强调————确实没有了!

单纯的快乐会过去的,如同无忧无虑的童年终将会溜去,留下天涯带着一副不断成长的身躯、一脑袋已经懂得忧虑的想法固执地站在童年与长大的分界线上,迟迟不肯向前迈出一步,任凭命运如何催促。可是,时间这个只会玩黑白牌理的死老头却也狡猾地学会了“偷天换日”的伎俩,囧……连天涯本人都没有发现,她所站的位置慢慢地还是朝长大狠狠地滑了过去,因为死老头在以前就琢磨了好久,后来发明了,在人类的生命里安装上年轮,这样的转动,难以避免,不受控制,从生开始,到死结束。

宿命般的。生命终于还是身不由己了,天涯还是成为了在年轮上不断向前滑去时惊觉,然后徒劳地不断试图停止这种趋势的人。

死老头曾经满脸宠溺的笑着说过:“由不得你哦,你停不下来的”,可是天涯却觉得这个宠溺的笑容有些寒冷而残酷,刹那间她觉得自己就像滚筒里面那个不停往前奔跑的实验小白鼠……

身不由己。

有人说,其实最大的自由不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你想不干什么,就可以不干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