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天堂?地狱?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2781 2016-01-05 15:10:15

  第十六章天堂?地狱?

出去一看,是大长,天涯的初中好友兼同桌。还记得这个外号还是有一次在讲到鲁迅先生的一篇提到什么“山海经”“美女蛇”之类的文章,文章里面就有一个人物叫做——大长妈妈。而这位同桌呢,脑袋还真是比常人大了那么一点点,所以就被之前的同班同学戏称为————大长。久而久之,人们就有点忘记他本身有个很诗意的名字——何诗磊。身为初中学委的天涯也是有过拿到写着“何诗磊”的本子却无措地不知道该发给谁?

外号就是有这种功效,让人们忘记了,麻木于它。最后连本名都不再记得,连伍六一退役之后人们也才发现他的番号叫得比本名还响!

想到这,天涯,哑然失笑。

距离那个“以前”有多远了?多久了?

一阵寒暄过后,就没有了多久没见之后而又再次见面的尴尬。天涯觉得自己恢复了可以说话的能力,又会做说话的这个动作了。

七点的预备铃响了。时间就是这么奇怪,怎么老是在人类觉得相对快乐的时候就加快转动的步伐,特别快的流失于自己指缝。它应该不怕别人快乐啊,它应该没有什么伤心事啊?为什么它就是那么见不得别人的快乐呢?触景伤情吗?天涯惊异于自己怪诞的想法。

回到教室,天涯又再次回忆起了以前。

该死的温暖,让人很是费解,却像有瘾一般,只要有点委屈或者负面的情绪产生,人就会不可阻遏地坠落在记忆谷,会觉得那里一切都好,就跟世外桃源似的。

但是事实是怎样呢?没人知道……

谁又知道那份记忆中是不是也曾经有过如同现在这段生活里的尴尬与间隙?

想起来大长的来意,是让天涯给他讲解一下自己的数学和物理。他觉得这两科挺难的。而天涯呢,没有迟疑,只是说着“你不要觉得我讲得不好就行了,只要有帮助就好”。怎么办?自己好像学的也不是那么好啊?其实自己也挺自卑的,究竟自己真的可以吗?天涯没有情绪了,或者是情绪真的变慢了,怎么了?

天涯很讨厌没有掌握到的感觉,尤其是很不喜欢学习上半吊子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是砧板上的食材,任刀俎如何摆布。而自己却无力改变。但是人的主观能动性和实际行动力的吻合度到底又有多少?或者说人们的大脑想象的成功与实际行动的实现度的重合度又有多少?

天涯就是这样,别人不问,她便不说。无论好与不好,她觉得终将会过去的。其实问了又能怎样,自己还是会说——很好啊,还行啊。之于天涯,她最见不得别人受委屈。

可是自己呢?真的好了吗?

回想着第二次月考是在二中的秋季运动会之前。因为一直低落情绪的影响,天涯觉得考试的时候居然没有什么激情,居然跟日常生活中喝杯白水一样平常。考完之后,没有感觉。要不就是感觉变得迟钝了,但她也不知道会迟钝到什么时候,感觉才会突然惊现。因为天涯自己的心里明明就隐藏得有不安,但是却还是被她自己生生压了下去。

其实学生对于自己的成绩真的是很直觉地感应,好与不好,心知肚明。

但是只要不看到真相,那就可以不用去想,没事的。

有时候,那种迟钝是自己把自己麻痹了,让自己先暂时鸵鸟地相安无事一段时间。

天涯被迫参加了运动会,因为实在是找不出有人报名,所以老班就直接点将了。不巧,天涯初中两次参加运动会。可能沾有运动会的光晕,被发现,点中了。

女子4*100米的接力赛。

由于骨子里对每件事的那个在意,天涯还是当起了小教练。每天晚上,下了晚自习,就和另外三个同样“倒霉”的人来到那个二中引以为傲的塑胶运动场。讲解传棒、接棒、接力的过程中手的摆放位置————记住了!有一个接力区,接力过程中不可以超过接力区,接力时,我们采用压棒式,这样拿得稳,接的人,手掌心朝上,将四指与大拇指之间的位置尽量拉大,传棒的人记得稍微大力一点朝前面那个人的虎口压下去。拿稳了!还有记得,只要看着人离你近了,你就开始跑,小跑,慢跑等着,别在原地等,浪费时间。只要拿到棒,你就使劲跑。对了,如果,如果有掉棒的情况出现,谁掉的谁捡!记住啊,谁掉的谁捡。在跑的过程,还要记得不要岔道。

三个人都很配合。黑妹,漓飛,还有甩甩。

运动会上,很热闹。天气也是很热烈。

接力赛要跑两次。上午预赛,下午决赛。女子4*100接力赛在运动会的最后一天。

第二天,天涯坐在自己班级区域,看着相邻三班的同学都很高兴,热烈的那种,极富张力和感染力的情绪。

天涯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的笑到达不了眼底,但是那样的张力的班级里的每个人却都是眉眼弯弯,浓浓的笑意是从眼角溢出而不是挂在嘴角的冷漠弧度。

传言中(3)班很好,氛围很好。而现在这样的对比就无言地为这个传言提供着强有力的证据支持。

相邻的3个班,依次排过来,只有(3)班区域里的人最多,热情也最高。一班和二班始终是像死鱼,没有了激情,只有三班依旧如故地活力。一班和二班的人之于三班的人,就像…就像…就像士兵突击里草原上的红三连五班,一帮已经没有棱角的生活妥协者遭遇了一个将信念注进日常生活的奋斗者。

奋斗者的生活始终让人欣羡……

场上——男子4*400米接力,最后一棒。Lacurs?天涯惊异了,在心里,却终究面部没有一丝的表情,只是看着这个男生从接棒、跑过自己面前的弯道。

没有了,只是直视,不转头去追随移动的身影。

直视看到,罢了。

第三天,坐着。

只要一闲下来,天涯就会莫名失神。强烈不安。终于早上的初赛完成了,天涯坐在自己班级的区域,就只是发呆,或者她自己在干什么、要干什么她也不知道。

————下面公布进入女子4*100接力进入决赛的名单:........................高一(2)班...................

天涯感觉到旁边有喧嚣,但她就是听不真切内容。就只是那样坐着,看着这帮喧嚣的人,他们怎么了?

中午回寝室睡觉。起来之后,天涯就觉得全身上下烦闷,难受,但是却实在是不知道哪里难受。

预感是强烈地不好,心情是极度地低落。

正午的太阳很热辣,天涯就坐到篮球场旁边的树荫下,耷拉着脑袋。圆圆就这么毫无征兆地走过来——

——“那个,天涯,你的数学好像没有及格......”

只是笑笑,天涯有说过吧,只要别让她直面惨淡的人生,淋漓的鲜血,她就会很好。

始终是装不下去了吧,真相来了。

该来的终究是会来啊。

————“嗯,我知道”。天涯自己都听不出这是什么语调,没有感情,简单陈述,仿佛跟自己无关。

决赛,天涯站在第三棒的位置上,等待枪响。

一番风卷残云过后,第二名。

下场后,莫名其妙,天涯就毫无征兆地吐了。

晚上。铁血的二中直接开始了上课,没有任何迟疑与过渡。

老班——

——这次考试有四个同学不及格。跟我讲讲,天涯你是怎么回事吗?就这样,还不忘用眼睛瞄了一下天涯,又赶紧转开目光。不用直视,却更具威力。

——唵.......天涯错愕抬头,没有站起来,没有表情,没有语言。只是那么平静地看着老班的方向,因为她的眼睛里根本看不到东西。死一样的恐惧,死人一样平静的表情。天涯不知道说什么?因为她的大脑停转了,根本不知道怎么了?

有人搭腔。老邓?————老师,天涯可能是参加运动会太累了。今天她都吐了咧。

————同学们都要好好学习咧。这卷子么,简单得狠索,怎么会不及格呢?拿给我么,闭起眼睛,我也整得到一个及格分嘛。又不是讲题难得狠索.........

天涯觉得自己失聪了.......

你好了吗?——没有。不然不会记得那么清楚,那些痛。看来还只是压抑着,拼命地压抑着情绪。什么时候会爆发?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