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不想忘记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2713 2016-01-05 15:10:15

  这个寒假,天涯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部放映机,将自己过去的这半年一点一点地回放,一点一点唤醒自己在那个低迷时期刻意忘记和忽略的事情。

天涯忘记了她其实认识那个背英语的女生,自己曾经问过她的名字,她叫蓉儿。福姐和天涯去吃饭的那家店其实是蓉儿带天涯去的,只不过因为自己的低落情绪,导致了自己在看到一个相对来说是陌生人的人时,就不会再去逼自己强颜欢笑,直接忽略吧。人,真的是一种很任性的动物,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不是真的有圣人。

所谓圣人,也不过是在自己心情好的时候或者自己吃饱的时候有闲情去做一些事情,等到她的心情变坏或者她开始吃不饱的时候,她就不会去做那些事情了。圣人和平常人的区别就是他们心情好的时候占居多。

仿佛天涯一样,脾气就是这个招人讨厌的死德行,在心情好的时候,对于飞儿的那些匪夷所思的理论都能一笑置之偶尔还会和她讨论两句;但是要是心情不好,绝对两句话就能把飞儿噎死。后来想起来,天涯一直觉得自己有点幼稚,有点恶毒,很想为自己没有完满的道德修行向飞儿道歉。其实,想想,孩子对于自己的父母不从来都是这样吗?天涯想到自己那天的转身离开,自己的老爸会不会觉得受伤,只不过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天涯忘记了其实和二爷做同桌的时候,虽然会羡慕飞儿周围都是可以讨论的人,但是要是自己和二爷处好关系的话,自己会不会也被别人羡慕呢?而且二爷的冷漠个性,也真的让天涯长大了不少,虽然那个成长的过程有点痛苦,但是又有谁的成长路上会没有遇见那么一两件残酷的事情呢?而且二爷在一定的程度上提升了天涯承受挫折的能力,否则估计天涯早就得崩溃了,面对那两次挫折。要不就是二爷在两次挫折的基础上,又把难度增加,让天涯学会如何更加坚强。再者,和二爷、信、若夕坐在一起,总是能说很多话,在课间的时候还能继续在寝室里面说的话题,感觉也是相当的愉快。之所以觉得飞儿比自己好,是因为自己没有,因为羡慕,要是自己也在那里面生活,有可能还觉得还不如现在呢?人啊,总是喜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老是喜欢自己没有的。

天涯忘记了那种蜕变的痛苦,不是只有自己才有的。既然蓉儿会让哥哥来给她补课,那肯定也是由于考试的压力太大,由于那样的数学成绩让自己承受了痛苦。不是只有自己会痛苦的,只不过是别人的痛苦自己看不见罢了。那自己又干嘛把自己过得那么惨,命运线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所有事情的发展方向自己从来都是有话语权、选择权的,自己之所以会那样感觉悲剧,也不过是由于自己努力的程度不够而已。再说,这种痛苦的经受人有那么多,想想若夕也是,每天都在埋头苦干数学题,她的数学成绩也是有那么尴尬,甚至有一段时间,她和天涯中午一下课都不忙着去吃饭,就在那里做数学题。等到食堂的时候,都已经没有菜了,感觉超级凄凉。有时候晚上,天涯睡不着的时候,就会听到若夕的梦话,梦里面都在背政治,那种感觉,真的很寒冷,尤其对于在深夜还没有入睡的天涯来说,眼泪就这样没有声音一直在低落,不知道是为若夕,还是为自己?

天涯忘记了其实自己的生活中也有很多搞笑的事情。比如说,在军训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在看新闻联播的时候,教官突然朝着天涯所在的方向指了一下并厉声呵责“你干什么呢?”。吓得天涯一哆嗦,自己的眼睛应该没有闭上吧,难不成已经累到这种程度了。结果腾一下,天涯后面的两个男生突然就站起来了。“是他先打我的”“教官,是他先打我的”……听到这两句话的时候,天涯在心里冷汗了一大下,多大的人啦,还说这种只有五岁小孩才会说的话。赶紧趁着大伙都在看,自己也回头看了一下。回头偷瞄了一下,ONMYGOD!两个人的手还在掐架,真是有够恐怖的。人嘛,一个白白净净的,另一个在鼻翼下面有一块乌青色的斑点。对于男生的打架,天涯从来都表示难以理解。后来知道了两个男生的名字:一个叫程飞雪,一个叫李纯泷。

那个程飞雪呢?在后来一次高明向凤姐建议要排一个话剧的时候大出风采,那个话剧叫做《邹忌讽齐王纳谏》,高明说要找个几个帅的人分别饰演邹忌、徐公、齐王,还要找几个漂亮的女生分别饰演邹忌的妻子、小妾。找所谓的帅哥,就说找程飞雪演那个邹忌,甩甩和映落则分别饰演这个邹忌的妻子和小妾,至于那个徐公就说找那个老邓饰演。天涯觉得这种被人称赞说帅的时候应该会在心里偷偷美一把,不会推辞吧。但是,老天不遂人意,全都不同意。也对啊,陌生感,可不是只有天涯会有的,这帮害羞的小孩都有。更何况演的还是别人的老公和老婆呢。不过,有的时候,老天的安排还是真的很奇怪啊。

总带着那么一点宿命的味道。后来果然程飞雪和甩甩常常被调侃,不过也只限调侃。

那个李纯泷呢?简直就是一个怪才,对于理科性质的科目总是表现出惊人的力量,对于天涯自卑的数学,他居然能够考到150的满分,我那个去啊。连老樊都不行,这个家伙是怎么办到的?更何况,对于物理和化学,他居然能够也是这样,经常是在课堂上提出让人称奇的解法。真的是很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啊。天涯一向对于理科是没有什么长处的,所以每次当天涯听到那个家伙能够很轻易说出自己觉得那么困难题目的答案的时候,天涯超级想把那个家伙的脑袋打开看看,到底里面有什么东西?

至于高明的话剧呢?因为众多主要演员相继坚决的拒绝,就这么夭折了了。还好,泡泡和高明在初中的时候是在同一所学校的同学,所以泡泡就帮了这个忙,在凤姐要求的日期表演了一出《捕蛇者说》,也算是交了差。也被凤姐表扬了一番。

天涯还忘记了自己瘸着腿在校园里到处走的样子,在大家都在上体育课的时候,她总是坐在一旁看着。那个地方,在军训的时候,天涯超级想晕倒一次,被抬到这里来试试看在毒辣辣的太阳下暴晒了一天之后累到不行躺在树荫下的惬意感受。呵呵,现在自己就坐在这里看天上慢慢飘着的白云,看看蓝蓝的天空。感觉有那么一点小幸福,小感动。想想自己那段时间,晚上睡觉盖被子从来不敢压到脚上,因为那里是包扎着的。

天涯还忘记了自己在每次向家里报告成绩的时候,心里面那种焦虑的感觉。就好像是在爸妈承认自己干了一件错事。所幸的是,天涯每次都有其他的东西用来抵消这个所谓的罪孽感和心里面的焦灼感。第二次月考的时候,用自己赛后狂吐的银牌来搪塞了,第三次月考的时候,天涯用一张全年级只有三个人拿到的“爱国知识竞赛第一名”的奖状抵消了。也是在那次的所谓的竞赛中,天涯知道了很多事情的本质其实不是那样的,那个所谓的竞赛其实只是发了一张有政史地三科内容的卷子给天涯这帮高一的孩子们做罢了,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爱国主义知识竞赛”。对此天涯表示很囧。也还是那次竞赛中,天涯觉得老樊这个学生真的是有够厉害,有那么点文武都厉害的感觉。当然,也听到了那第三个人的名字——江永利。乍听,天涯以为他是个女的。

这些人,后来,后来的后来。都在天涯的生命中有那么一些位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