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该是,他,一定会是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2171 2016-01-05 15:10:15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二中放假了。才刚开学不久啊,管他呢。回家才是第一要紧事!

回家之后,爸爸就鼓动着天涯去买手机。天涯想自己是不是最近说错什么话了?为什么老爸会这么说啊?还是自己无意之间说了什么话让老爸误会了?

对于天涯来说,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讨债鬼,是爸妈的讨债鬼,从来就只会伸手跟爸妈要钱。除了升入高中的那一次,由于天涯的成绩,所以是高中的老师上门来,而且由于成绩突出,所以高中给了天涯一笔钱。在那个时候,天涯第一次觉得自己不是那么没用。其实,天涯一直是那种被很多孩子暗自“憎恨”的人,因为很多孩子都觉得自己不如她,在每次自己父母的眼中、口中。无论是什么考试,还是平时表现,天涯都是在被仰望的人。在初三那年,她可是集班长、副班长、学习委员和五科课代表等拥有大权之职位的人。

但是,天涯一直觉得自己很欠爸妈的,很欠,很欠。他们给的,自己,一辈子,都还不完。

天涯一直是一个想得很多的孩子,她自己也知道。

现在,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吗?不要,不要,天涯不想这样,不好意思,她宁愿自己受,也不想他们受一点点点点伤,一点点点点都不行。

“爸,我不想用手机,你知道的,我不是一个没有自制力的人,你买手机给我,就不怕我的成绩下降?呵呵…真的不用,难不成是由于我一个星期打电话回家少了,那我以后多打啊,不用买手机啊。更何况,每次打电话都是好事啊,要么是什么比赛得奖了,要么是运动会得奖,多好啊,买了手机,天天联系,就没有惊喜感了。对吧?”

“不要怕浪费钱,才多大个钱啊?怕个什么吗?真的是。关键是我们联系不方便啊,而且你又不喜欢我打信她们的手机来找你。买一个好啊,以后我们有个什么事情,都可以跟你及时联系。你回家的路上,我也不用老是打荣荣她妈妈的手机,还经常被你妈念叨。”

“好嚒,那就买一个嘛。”

“就是喽,其实,以前我就帮你看好了。就等你答应了。几百块钱的事情,一个小娃娃,想那么多,做什么?等哈,到那直接拿着就走。”

“认得咯。”

粉白色,典型的女生色系。看来,爸妈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女孩子气一点,虽然没有明说出来。看到那个手机的时候,天涯很兴奋,呵呵,自己以后也可以有手机了。

那个电话,自己也可以打了吧。

其实,天涯在初中的时候,看到那几个有手机的同学,特别羡慕。高中啊,除了那些莫名其妙的高强度烦恼,也有了自己的第一支手机。还真是有很多事呐。

这些话,这个固执的小孩,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因为,她的骄傲,她的执着,她的自尊。还有,她那没有几个人可以明白的怪异思想,包括她自己。

回宿舍的时候,天涯还是第一个到的,尽管她的家是最远的。因为,每次,爸妈都让她起得超早,坐最早的那班车。看着,空荡荡的寝室,天涯摸出自己的手机。

突发奇想,

“信,你出发了吗?我是天涯啊,我在学校了”

一阵欢快的铃声响起,短信回来了,

“是天涯哦,这个是你的手机吗?”

“不是,是同学的,呵呵……回来的路上注意安全,不要又吐了,你晕车,更要注意啊。”

“好。我会注意的,等我回去吧”

“天涯啊,那个不是你的手机哦?”

“呵呵,骗你的,是我的。这两天,新买的,粉白色的。”

“我看哈,喂哟,好看。号码就是你给我发短信的那个?”

“嗯,要赶紧存好啊”

在后来的后来,后来的后来,天涯用了比那个手机更好的手机以后,也还是忘记不了那个,那是第一个。是第一个可以满足她所有愉悦和开心、兴奋的一个。包括了所有新奇,凡事,第一次经历的,就是一种无法复制、无法重现的美好。

等到所有人都知道天涯买了一个新手机,并都看过之后。天也快黑了,手机,好像是个必需品?她们说。但是是吗?天涯不知道。反正,至少现在,若夕还没有,豆奶也没有。那个“必需品”之名,貌似已经不攻自破了。

天涯,知道,有的东西会改变,但是她不会让它那么快。

她不会让自己,有一天,想打电话给爸妈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记得他们的号码,只能借助那个所谓的高科技电子产品。那些号码,必须要记住,爸爸说的。连那些都记不得,脑壳还拿来干什么,连自己最后可以依靠、可以求助的人的联系方式都记不得,还想做成什么事情!?

天涯觉得很对,虽然老爸不是老师,但是老爸的知识水平,可是不容小觑的。有时候,他说的话,会让天涯觉得那就是真理,超级经典。因为,老爸经常一语道破的就是那些平凡的却总是被人们在第一时间忘记的事情和坚持。

老爸常说“那些东西,恰恰是一个人最应该要记得、要坚持的!”

夜幕降临,天涯躺在自己的床上,开始一遍遍默背那一串串号码,要烂熟于心,一定要!爸爸的,家里的,莫忘的,ELA的。一遍遍,又一遍遍。

然后,记住了,明天要复习一遍。老爸说“那兴许会是你最后生存下去的希望。”

天涯看着ELA的名字,鬼使神差,她开始写短信。

“我是二班的同学,我想问你一些问题。我觉得你讲的都是大道理,根本有的东西,就是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难。你,我觉得,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

“这么说吧。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不是站着的,本来就是啊,我已经毕业了,度过高考了。我说的是我曾经的经历,以及我现在站在这里,看以前的我,总结出来的话,并不一定对所有人都有用,但是我也没有把别人的理论拿过来,然后在那乱吹,就像自己经历过一样,那些,都是我自己的经历、自己的感受。”

天涯,承认,这几句话,然后,她,被打败了。

“嗯,我有点懂了。我会好好想想的,晚安”

“安”

天涯啊,觉得,他会是自己的朋友,该是的,他,一定会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