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那些个女孩们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2054 2016-01-05 15:10:15

  再次看到这些以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天涯开始想起了很多很多原来是灰色地带里的灰白画面。

在语文课上,还有一朵奇葩。那就是和凤姐一样,只要一提起《红楼梦》就会疯狂,那个女孩个子小小的,但是脑容量好像大得惊人,对于《红楼梦》出现过的任何诗句、任何人物、任何细节,她都记得。实在是令天涯觉得惊讶,那个脑袋里的结构是专门为了《红楼梦》设计的吗?那些个天涯想得不敢想的酸酸语句实在是太有女人味了,黛玉妹妹写的《葬花吟》和那个宝哥哥写的《芙蓉歿》之类的语句,她全部都记得。这个小个子女生名字叫做俚翎,是个个子小小、超级爱吃零食、头发长长及腰、嗓门也超大的女孩子。

在下半学期里,二班的电视就归给俚翎管了。每次在放完新闻联播、还没有开始出现雪花和那种嘈杂声之前,她就要上去把电视给关掉。每次,都是甩着那头长长的头发,把背影留给同学。而且,这个有鬼脑筋的鬼马,居然还会跑到九街那条专门批发小食品、生活用皮等等批发街去进货,进自己爱吃的零食,然后全部搬到寝室,在寝室开了一个小卖部。有时候,到星期天,不用上课的时候,女生们集体懒掉,全部都不爱出门吃饭。这时候,会觉得那个小卖部简直是超级可爱的。

有时候,黑板上有没有被擦干净的痕迹,一般是值日生上去擦掉。那天,是班级里的一个姓黄,外号迥异“大黄”的男生,就当大黄快要上去的时候,俚翎刚好把电视机给关掉,就顺手把黑板给擦干净了。这时候班级里的同学就都开始起哄“哟,哟,哟哟,美女救英雄了耶”。因为天涯坐在第一桌,就刚好能看到两个人脸上恰好出现的红晕。

还有啊,俚翎和老樊那也是相当滴搞笑啊。记得有时候,天涯脑子里觉得最不会停电的地方————学校也停电了。记得这个事情第一次发生的时候,全部同学,甚至天涯觉得全校同学都得乐癫儿了。YES,可以提前回寝室睡觉了。

但是,后来当这帮高一新生走出教室看到旁边那栋楼的每个教室窗口里透出来的光,他们就知道自己要回去接着坐着。因为高二、高三的师哥师姐们还在点着蜡烛奋斗,所以不用老师来赶着回寝室就自动回去了。

老樊和班级里的生活委员也就是管钱的官————小雄去买蜡烛,学校的蜡烛有白色和红色的,当把蜡烛拿回来的时候。

天涯就在心里起哄着,应该把红烛给跳哥、吕姐那一桌。但是想一想,白烛又有那么一点怪异啊……

点着蜡烛写作业,天涯始终觉得有那么一点怪异啊。就觉得好像有人在跟自己争着吸收氧气似的,而且其实不只天涯,每个人好像都觉得缺氧。所以就把窗子给打开了,还好,现在不是后半年,否则那种寒气有谁受得了?看着风把烛焰吹得东摇西晃,光线不稳定,把天涯的心也给晃得很心烦。

后来,整个晚上,就在这种心不在焉的状态下度过了,当下了第二节晚自习之后,每个人都准备着要回寝室了。小七和赵妃还在开着每天都开不完的玩笑,天涯今天突然很有兴致来搀和这个问题。

突然俚翎语出惊人啊————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肯定是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会遇到你这个冤家啊?啊啊啊……

天涯一抬头,顺着俚翎的语气飘向的方向,是老樊的背影以及那些尴尬的笑声。

“哟,冤家?这个词汇,可是充满了暧昧的味道啊,对吧?天涯”

“哈哈,是啊。刚才的红烛为什么不给自己留一根啊,班长?”

“对啊,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把事情给办理吧”

“是啊,还不用到处去请宾客,班级的同学可是鼎力支持啊”

“哈哈,对啊,红烛可是烧得正旺啊”

……

在上语文的早自习的时候,天涯会和俚翎两个人互相提问古诗句和古文的语句,你一句我一句的接着背,这样的方式很符合考试的格式,要么填写上一句,要么填写下一句。而且都是从原文里面抽出来的。

二爷依旧是冷冷的性格,每天和天涯的话多少不一,视二爷的心情而定。在心情好的时候,会比平常说的多,但是经历很多次的天涯明白了这个冷冷的女生是那样的热血,在那副冷漠之下。

那个本名叫做“娅”的女生,突然有一天突发奇想,就说以后管自己叫做“若夕”吧。行吧,OK,从那以后,天涯就开始学会试着叫她若夕,一个在2011年将会火遍全国的人物。真是搞不懂,那张嘴为什么不长在预言家的身上,真是可惜了啊。这个个子高天涯半透的女生,看起来很内敛而温婉,应该不会有什么情绪波动才对啊。突然,那天中午,寝室所有人都在自己的床上写着作业,外面的天不是很晴朗,有点阴郁。若夕很突兀在平静中陡然插入一脚,将空气撕裂开来“有人会做这道题吗?”这种感觉很平常,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跟一个孩子向大人要糖果那样自然。但是,寝室有时候的气氛,就是会莫名其妙地冷耶,室友之间也会莫名其妙之间突然“间接性冷战”,不说话。没有人回答,那个问题就卡在那里,别丢在空气里没有人理会。

若夕,没有了声音。

天涯知道不对,就问“哪一题啊?物理的吗?在第几页啊?”

再次被抛弃在空气中。若夕,没有,理会这个问题。天涯慌了,就跑过去了,掀开那个帘子,一双眼睛和两行眼泪,天涯心里面抖了一下,完全潜意识的坐在她的旁边,没有说话,拿起她的书,直接讲起来,边讲边问这里还可以吧?

天涯有时候,就是对一件事情的态度很怪,没有任何的犹豫,就像她没有看见若夕的眼泪一般。静静,默默就好。最后讲完了题,天涯擦掉了若夕的眼泪,抱一抱她,笑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