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那些女孩们2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2642 2016-01-05 15:10:15

  在高一的下半个学期,就是跟自己的恋人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的那个尴尬阶段——说不认识吧也算认识了,说了解吧它又还有那么点陌生。很是令人抓狂的时间卡位,仿佛懵懂却又不懂。

在这里看东西,是最有胆子的时候,是文化最鼎盛的时期。因为你的懵懂给了你可以说出话的一些基本资料,你的不懂让你没有那么多规则束缚。在天涯看来,在那个春秋时代和新文化运动时期,就是这样的愣头青的时代。给了你可以发表言论的足够文化积累,有给了你一个你未知的世界,在那个摸索过程中,大胆的人就创造了历史。

现在是天涯思维最活跃的时期,对于很多事情,都是。

大脑就像中华小当家里那些人吃到美食时一样,有一道白光从太阳穴贯彻。灵光闪现,应该就是这么回事。

上学期,天涯自己很自闭,或者说自卑也行。就是因为这样,天涯自己当起了装在套子里的人,把军训发的绿色毯子挂在自己的床上,围起来,将自己和周围隔绝开来。因为自己的床上那个铺位的垫床板是坏的,只有四分之三的板长。那个四分之一的缺口被天涯调整了和自己的枕头对齐,有时候,在小床上窝得全身痛,天涯就会从那里站起来,很是诡异的画面。

在最最开始的时候,天涯还跟恒港华的第一任同桌——“段正淳”借了《水浒传》,准备好好研究它,将那108名英雄在舌尖“信手拈来”,能够张口就来。但是,总是事与愿违嘛,就是那么囧,三分钟的热度果然不是说说而已,真的,是只有三分钟而已。没几天就忘记了,甚至有一天,在床上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俗话依旧说得好啊————床就是青春的坟墓。

二爷慢慢变得活动,人嘛,熟悉之后就会开始减少自己的拘束。室友开始知道这个胖胖的女孩子喜欢打篮球,喜欢得有点痴迷。她有些固定的喜好,每次,二爷坐车回她的家时,会在一下车就去邻近的小店,点上一碗粉。更要命的是,二爷会晕车,每次是一吐完,整理完口腔之后,就又开始吃了。简直就是超级强悍的胃!每次从家里回学校的时候,也是会在车站附近的那些小店,吃上一碗粉,同样的规矩。天涯简直是佩服到不行啊。在每次周末,室友们出去逛街的时候,二爷总会会在她觉得是好吃的臭豆腐小摊上买上一块臭豆腐,还会让那些大娘或者大爷多放一些辣椒,吃完之后,你就对上一双婆娑泪眼和一条一直往嘴巴外面伸的舌头。你,会对此表示不理解,她就会告诉你这叫做享受生活,还会说是你不懂生活。在逛街的时候,必去的一站就是音像店,不知道为什么,二爷就是很喜欢逛音像店,看最新的电视剧,看最新的电影和那些经典的电影合集或者电视剧合集。到最后,天涯被培养了不用叫停就会自己转进音像店,背后的二爷就会那样邪佞地笑。有那么多的进口,那出口也是大得惊人,二爷经常和室友说一些她已经看完了但是别人还没听到风声的新剧。

二爷是个夜猫子,有天涯无法理解的能量来源。记得有一次,一个早上,天涯刚起床,二爷就管天涯叫做壁虎。什么叫做一头雾水,那个时候,天涯理解得很深刻。结果,在上铺的某人既坏笑着说道“昨天晚上,某人居然睡着睡着就把半个身子爬到墙上去了。军绿色的被子,而某人是穿着白衣睡觉的,那个对比啊真是有够鲜明啊。我怀疑,某人遮帘子,会不会就是因为睡姿太优雅了哦!还好还好,昨晚没有把帘子放下来,否则就看不到好剧情了啊!”这次,天涯这个某人算是听明白了,导致以后这个被拿来威胁了N次。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习惯。蓉儿,每次上街,也有基本上要去的地方。有那么一次,天涯和她去逛街,蓉儿就带天涯拐进了一条小巷子,进去之后居然是一家水饺店。天涯还没与反应过来,蓉儿就开动了,原来这里的水饺的蘸水是自己来配制的,以自己的口味来决定。什么配料都挺齐全的,葱花,蒜末,姜水,蒜水,酱油,醋,干辣椒粉,油辣椒,糖,盐,味精……一应俱全。蓉儿对于自己蘸水还有一个很喜欢的细节,那就是油辣椒。舀油辣椒的是一个和花生米粒差不多的小铁片,每次一点,在那个打捞过程中,蓉儿总是很喜欢算算自己能够从那层油面之下捞起多少的花生米。乐此不疲。等待水饺上桌了,蓉儿就开始说这家水饺店既实惠,而且水饺还好吃。天涯记住了这个地方。

天涯也有自己爱吃的东西,那就是不加羊肉的羊肉粉。在开学第一天的时候,爸爸带天涯到忆县县城时,就径直来到了这家店,老爸之前就经常自县城和家之间来回奔波,而这家粉店,就在老汽车站旁边。爸爸说,这家店的味道很好,老板娘人也和蔼,以后可以多来这吃东西。天涯记下了,后来,在快要从这个小县城迈向大学的时候,天涯才知道这家店距离和自己高中齐名的————忆县一中还蛮近的。在老爸这么说之后,天涯对这个地方有了特殊的感情,这是自己长大之后又来这个县城吃的第一顿。要记得,记得以后和自己的好分享,这是天涯的秘密。天涯还爱吃绿豆饼,难以解释的喜欢。成为了室友们用来让天涯心情好的利用食品之一。

在上半学期的时候,天涯所在的寝室是最热闹的。当然,这些是在那些考试之间的空档里面。记得在周六周末,这个寝室总是会说很多笑话,而天涯这个孩子的笑声很夸张而具穿透力。以至于有可能整个寝室都在回荡着这个豪迈的声音。在八月十五的时候,黑妹那一帮人都来了天涯的寝室,来一起过节,黑妹的寝室只有三个人,一个就是漓飛,还有一个就是真正的小倩了。原来,那个小倩是信的同学,而漓飛又是天涯和黑妹的老乡,黑妹的同学。在中秋的时候,一帮人一起嗑瓜子,一起吃月饼,一起等待所谓的圆月。但是从小到大,天涯这个孩子就从未在八月十五这一天晚上看到过满月。真是讽刺。

熟悉之后,有时候人们反倒希望不要那么不分彼此。天涯就是这么想的,某个周六晚上,二爷打电话让天涯去操场上玩,这个时候,天涯正坐在自己的上铺写作业写得有点烦闷了。就下了铺位,穿着拖鞋出去了,结果,悔不当初啊,一到操场,二爷就和帅帅、小七三个人上来就开始动手,挠痒痒。我勒个去啊,天涯最害怕别人挠她的痒痒,结果这一下子就来这么猛的,够呛。那天晚上,天涯笑到想吐,笑得想死,那种想停下来却停不下来的感觉,太令人讨厌了,实在是。结果最后,一只拖鞋还被拿走了,我勒个去啊。最后天涯实在是忍受不了,干脆趁着她们拿着鞋想让天涯去追的时候,把另一只鞋放在原地,自己光脚走回了寝室,一路上天涯就在想为什么不把这一路都修成水泥路啊。居然有那么一段是参差不齐的那种硌脚路,想死啊。你们这帮疯婆娘啊,靠!你妹啊,居然就在那节路上遇到陌生人,导致天涯还要装作镇定,强忍脚底的痛,淡定地走过去了。刚擦肩而过,天涯的脸就立即扭曲了,你妹啊,还真的挺痛的,疯丫头的一帮。最后,还是得把天涯的鞋子找到自己送回来,那么当初是何必嘛?我去,那种笑到想死的情况,天涯发誓,再也不想经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