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老妖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1758 2016-01-05 15:10:15

  天涯就是会想得这么多,会对很多别人不会放任何精力的事情给予最大的关注。就是这样,她那个脑袋的负荷特别沉重。天涯自己都觉得那个脑袋里面的脑细胞数量还正常吗?

每天,每天的每天,天涯会在睡觉之前在床上想很多事情,不停的反思,不停的自责,又不停的给自己打气。真是奇怪的人类呐。

比如在距离运动会已经很远了的某个日子里,天涯会突然自责,那天,怎么会让自己那么任性,就任由那个可恶的数学成绩将自己给打败呢?就那么脆弱,那么没有出息,没有自尊地躺在了成绩的脚下呢?后来吧,还越想越带劲了,天天自责中度过,慢慢,这些事情变成了心里不敢说的伤痛。但是,二爷和信、若夕还特别喜欢拿这些事情来说道说道,真的是啊。理智的天涯知道自己不能摆脸色,然后指望会出现电视剧里面那些主人公跑掉之后,剩下的那堆同学、死党、好朋友在那儿自责个不停,猛然之间恍然大悟,接着追出去,道歉,主人公又说没事,自然,再叙述一段对于那个事情的介意和在乎,讲述一个故事,顺道再说说自己也有不对。最后,幸福的大团圆拥抱。

这些事情会有吗?会,这是人类对于美好事情的本质相信,但是那些小概率事件,对于这个永远喜欢站在客观角度看自己在情绪中死去活来的孩子,固执的就是不去理会。

所以,天涯每次还是会开心搭腔,剜着心地说着自己很苦恼的事情。

这种事情,天涯会在想是不是自己不够相信这帮用上辈子多少次回眸换来的室友啊?但是没有答案。但是,她还是喜欢看着自己在那些情绪中沉沦,然后再很怪异的在事后给予评价和总结,以及自责。

她觉得这种状态好像与生俱来,很契合。

呵呵,或许因为这样,很多人觉得天涯这个女生有很多阳光揣在裤兜里,那个表面上。之后的某年,在某所大学的某个寝室的某张床上的某台笔记本前面,天涯看到了某段QQ说说评论这样写到————

烦了就只能上球场宣泄。。。。

好歹能有个场所啊

呵呵,是啊。如果幺哥在的话就好了,有幺哥在的地方就有阳光,哪还用得着上球场宣泄哦。

天涯很感动,会有人这样评价自己啊。同时,在看到那个许久不曾听见的外号,她的心抽了一下。

记得某个课间,超哥依旧保持着自己第一次见面给天涯留下的印象,倒头大睡在桌子上。不记得二爷和天涯在说着什么,突然超哥就爬起来说了一句:是噶,如果去掉姓,单独就叫后面的两个字,更适合。

二爷坏笑着,嘴角抽着说到:涯涯?……嗯…哈哈哈哈哈……

然后,超哥果断打断:不是!是老妖,因为我觉得天涯还有个名字应该叫做————黑山老妖。所以,去掉姓,就应该叫做————老妖。

二爷,浪哥,小七,赵妃:哈哈哈哈哈哈……

天涯的脸上,一条又一条的黑线啊,嘴角一直在抽搐……

什么情况啊?

在初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莫忘就念错了天涯的名字,叫出了一个跟随天涯初中三年的外号————老鬼。

这都是什么情况啊?为什么自己这辈子就跟这些魑魅魍魉有关啊?难道自己的脑门上写着,我跟冥界有关。?

天涯和初中一样,抱着同样的侥幸————没关系,会过去的。过两天,就没有人会记得了。但是,天涯好像对着自己说过这么一句话:好像凡事特别喜欢事与愿违。过了两天之后,天涯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初中,没有了名字,那个“天涯”真的变成了一种被叫做学名的代号,只会出现在作业本上、考试卷姓名栏和老师口中。脱离那些和教条有关的一切,天涯就变成了“老妖”。那个从此以后比名字更响亮的外号,比如《士兵突击》的那个伍六一。

天涯会在很多时候,很不愿意答应,但是,她自己解析,在心里某个深处,有个赖皮的小孩在开心的笑着,特别的白目。这算不算一种肯定,给与你一个位置,只会属于你。代表了这些人开始和你变得熟悉,变得可以互相毒舌,互相揭短,然后肆无忌惮的大笑。

在第一排,有很多奇葩,比如天涯、二爷、超哥。再比如那一桌,那个在军训中被罚趴水坑的男生和一个永远化学成绩在90分以上的奋斗青年。那个水坑男生和超哥有同一爱好,那就是睡觉,在那个没有一点舒适感的桌子上睡觉。后来,某次,某一节不知是某一天的历史课结束之后,超哥大喊一句:唉,抗日老前辈,该醒了。八年抗战都打完了啊,我都醒了啊,你居然还睡觉。成何体统啊?!

从此,不得不说,超哥这张嘴为什么不长在预言家的身上,那个男生,有个一个外号:老前辈。

而那个奋斗青年,很有意思,头发里面夹杂着些许的白发,和小七有些相似,但是却没有那么明显。他是一个潜伏在天涯未来的朋友,和那些正在潜伏着的朋友一样,都喜欢先抑后扬。

未来,会发生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