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山雨欲来风满楼(一)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2065 2016-01-05 15:10:15

  时光终究是会流逝于指缝的。

天涯就这样毫无征兆地见证了生命中的第一次的高考,实现了自己站在高处以旁观者俯瞰的想法,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自己是以婴儿般的姿态站立,不似之前自己假想那般拥有一定阅历与经验再回头的重新见证。看着那些所谓“前辈”在自己的沙场厮杀,自己是没心没肺地“观赏”,认为最大的关联也就是自己所在的这所学校能够在今年拿出怎样的成绩。

多年之后的天涯很想站在16岁的自己面前狠狠地给自己扇上一个耳光,很想大吼————老子叫你袖手旁观!老子让你无动于衷!你为什么不好好看着这场人间喜剧与悲剧的结合的正剧?你知道这出剧演绎得有多真实?那是每个人铭心刻骨三年以后,最后回首自己曾经从这片天空飞过的证据。是你再怎么抗拒也要到达的终点!

兴许是由于“感恩”大潮还未过去,在这届高三走之前,忆县二中举办了一个所谓什么送别晚会。主题,在四年过去之后,天涯已经觉得恍如前世的事情那般模糊,隐约记得是“感恩”啊“成功”啊之类百喊不厌的正面大旗口号。

在这场属于高三学子们的所谓考前调剂的放松环节里,四年之后的那个带着整个高三满满的的记忆与疲惫的天涯突然想起————在那些舞台聚光灯达不到的地方,是不是有的人不染一丝纤尘,带着自己稳定而安静的心独坐校园的某一隅,安静地演算着,抬头低头之间那一蹙眉一展颜只是为自己笔下是否绽出了一朵所谓的胜利之花。旁边的灰尘在聚光灯的聚焦下显得无比地猖狂,上下翻飞,很汹涌,一静一动,张狂拉扯。慢慢,周围的灰尘都认输,甘心俯首称臣,在那里,她或者他就是天山雪莲一般高贵的存在,浮世都为它折服。也是在那一隅,慢慢从那人身上弥散出的是真正属于王者的风范与气场。

天涯总觉得自己是后知后觉,就等于没感觉的那种人。

四年后的回首让她突然觉得当初的自己还是年少的没心没肺,没有所谓的苦大仇深,还是有着无比张扬的笑容,嘴角咧开的弧度就是带着青春最健忘的气息,没有一丝悲伤的痕迹。

那场晚会上,本来天涯所在的二班应该在舞台的右侧面,看见的全是演员也好、主持人也好的半边侧脸。所以,在和你允闹(真名黎韫淖)一起在无聊之际把周杰伦新专辑里的新歌《花海》听完之后,天涯心里大呼过瘾,也就这首歌能让天涯觉得周杰伦是嘶吼有破音嫌疑,有把那个“无表情帝”帽子、偶像包袱给有声掀走的声浪存在,那个周杰伦才是有血有肉的,那首歌才是有生命力的。带着满足的微笑,天涯拉着福姐就私奔了,本来说每个班的位置是固定的,但是要从头至尾都那么看完,是不是有点自虐的倾向呢?反正天涯觉得有。

待福姐和自己坐定之后,天涯环顾了一下四周,嗯,还不错,都是一些教师的孩子来凑热闹的。好吧,带着一丝叛逆成功之后的窃喜,天涯美滋滋地看着台上的表演。这场表演的目的还真是多啊,居然还兼着把“校园十大歌手”颁奖礼也给顺了。

好吧,中国传统之一啊,每个活动总是到了拥有不同权力、有着不同目的的不同阶层嘴里就会有不同名字,真是够忙的!

说起“校园十大歌手”的比赛,不得不提一下那个甄选的初赛和那场老师的唱歌比赛。

初赛那天是某个星期天,正在清梦中的天涯被某一阵学校大喇叭里传来的嘈杂给吵醒了,睁眼一看全部一个表情——嫌恶。好吧,醒也就醒了,所有人也都抱着一看究竟的心态裹着衣服就出去了,等走到科技楼前,我去,那个类似穿堂的大厅居然成了舞台,下面第一排是一派所谓传说中的“评委老师”吧。

突然一阵尖叫。天涯暗咒——我去!至于吗?能不能照顾一下身为旁观者的我的耳朵?

罪魁祸首呢?

抬头一看,目光转移到台上。咦?那个?那个不是校园新闻的主持人吗?貌似是叫胡文鹏吧。

天涯心里那个翻涌啊:

我去!从一个只知道玩丢沙包、打打篮球的初中来到一个有所谓“校园十大歌手”“全校篮球赛”之类“丰富”课外活动的高中,是会有一种自己瞬间变成土鳖的感觉,但是要不要那么明显地表示出来呢?

暗涌遇上大堤,瞬间停止。

信:貌似这个人有点厉害耶。

余光瞟到二爷貌似暗暗点头了。

某个路人甲突然接话:那是肯定的啦!这个人可是传说中“十项全能”还是“八项全能”,具体是哪一个我忘记了,但是总是就是很厉害,听说他钢琴、晚会主持、新闻主播、唱歌、学习等等都很厉害的。而且他姐姐也很厉害的,叫胡文娟,是这个学校唯一一个舞蹈科班出身的人,长得也很漂亮。

听完之后没有人说话,因为这番话无疑是在这群刚迈进这个学校不到一年的、以婴儿姿态站立的人的心里种下了一颗叫做崇拜的种子。这个人瞬间在天涯心里变得有点有了距离感,跟那些电视明星一样的生疏感与不可触摸感。

这个学校会有人那样喜欢他吗?就像偶像一样?

“啊~~~~~~~~~”

我去!天涯捂着耳朵心里暗咒:你妹的,你们是又尖叫个什么劲儿啊!

“哇哇哇,胡文鹏刚才用手做了那个类型触电的那个过浪动作,好牛啊!”

原谅这些孩子还没有电视明星们的粉丝们的疯狂,那种之于“某某某。我爱你”“某某某。好酷”之类的话还是不能自如从这群从小生长在民风书面说法是淳朴、口语实际的情况是略有封闭而落后的环境下的孩纸们口中出现。

《UMakeMeWanna》这首歌在结束之后还是绕在天涯脑子周围,就像《龙珠》里孙悟空死后的那个光圈一样。自我脑中比喻完之后,陡然意识到:是不是不太吉利的说法啊?

恶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