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关于理想与现实的亲与子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2653 2016-01-05 15:10:15

  埋葬了昼夜。

黑发染上铅华,终被腐蚀,精华落尽,只剩枯败之色的苍白。

天涯承认了自己心里的恐慌————有的事情,不想还好,越想越害怕,越想越绝望。

不知道为什么,天涯觉得自己就是欠着父母的,从小到大,学习最大的动力也是最大的压力就是来自父母的希冀和眼神。天涯觉得自己就是思想负担很重的那种人。

很多事情,她就是会想得那么多。她有时候害怕热烈的人群,害怕那种狂欢,因为之后的孤独会显得那么深刻而强大;但是有时候她又会奔命地进入那个热烈之中,不为别的,就是没有原因,那一刻我想进去。

她就是那么无措,面对生活。就是会有那么多的疑惑和窒息。

只要一不小心,她就会掉进了自己的陷阱,那里有好多的疑惑和她无法控制的东西。

这个浮华的时代,身为受浮世绘影响的前沿战线上的人,天涯体会到的是来自四面八方的诱惑和选择,还没等选择,头脑就已经不清楚了。不知道是自己的力量还不够强大还是因为环境变化得太快,连反应的时间的都没有,自己就已经被迫地加入了某个阵营,赶着投胎一般地前赴后继。

这个时候,这种无措和疑惑,天涯不知道该不该跟自己的父母报告一下?用一下那个与生俱来就有的关系——亲子关系。但是每一次还没有实施,天涯的心里面已经打了退堂鼓了。天涯不喜欢别人担心她,然后把这种担心变成一种悟性的绳索,给了她压力,她就不能尽情甚至尽力去完成一件事,用尽自己的所有面,无所顾忌。那种伸手怕打脚的感觉就跟一个人用枪顶在你亲人头上类似,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敢毫无顾忌地去做一件事吗?虽然诚然,这个比喻极端了些。但是如果担心过度就在那里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胡乱地帮了你的忙结果造成了你的很大困扰,这下子你该怎么办?

如果这事儿要是搁在天涯的身上,二话不说,先承认是自己的错,不该让他们担心,然后会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自己的父母真的不用担心,自己真的能够处理好这样的事情,让您们不要担心,不要插手,说明也不是觉得您们碍事,而是要让您们看着您们的子女已经长大了,可以处理事情了,现在就是您们验收成果的时候了。只需要坐着把这场表演成长的大戏给看完就行,揪心也是台下的事,不要把您们自己给牵扯进来。呵呵呵、、、接下来就是干脆利落地去处理事情,不带犹豫的,而且要将处理的时间尽可能压缩变短,减轻了父母的担心度。力求快刀斩乱麻,不想夜长梦多,两头担心。

最后在处理完的时候,就是座谈会时间了,就该和自己的父母交心了————说明自己这次确实因为他们的帮忙而陷入了危机,说明自己的感情,绝对不用不耐烦的口气,要耐心说自己的话,耐心地听父母的话。说明自己再大还是个孩子,千万不要给父母机会说出“长大了,翅膀硬了,我们老了,管不动你了”这样的话。要把握好说话的主动权,引导着谈话的方向,朝着自己想要到达的方向去。

说实话,看着太多影视里的亲情悲剧,天涯就想象着这么一种亲情的模式,她想象的亲情太过理性且“离经叛道”而导致她自己从来都不具备勇气说出那番“惊世骇俗”的“大逆不道”————我们应该都是想为对方好,那么您们在为我们承受社会现实的压力力求为我们创造好的生活环境的时候,我们也想为你们做点什么,所以请给我们肯定的眼神,我们也想那样试试。否则当我们长大以后,要面对那个残酷的社会的时候,我们彼此是不是都不敢想象没有您的我该怎样在那里生存下去?

这是温情的话。

那么实际的呢?

您们的自由我们不加阻止也不敢阻止,那么我们的合法自由呢?我们有时候为了您们一个肯定的眼神放弃了同学之间的美好回忆,导致以后每每回忆到那段时间时,看着所有人都兴奋谈论的脸,我却只能无声坐在一旁看着众人的热闹,内心的空洞瞬间放大N倍。

虽然说亲情是与生俱来的纽带,但是人类的本性就是会比较的,会用自己自制的那把秤来衡量自己的付出和回报。

那么,在您付出了之后,就不要后悔好不好?尤其是在我要去追求自己那在你眼中狗屁的理想时,我会为自己的“不留遗憾”而去拼一把,包括与您的争吵,我用自己的很多次以求让你满意的让步来拼一次您的同意。这时,请不要说“我白养你了,早知道我就怎样怎样,你知不知道在那个时候为了你我怎样怎样地牺牲”那样的话语,那些力道太大就是一剂猛药,我会被吓得愣在那里,您的话暗示着我把话说绝,甚至把我引导向一个为了我的理想不惜与您决裂的路上。为什么,这样会把我的歉疚与对您的尊重全部给打消了,因为您的话我们平等了,您计较了我们之间的值不值。这样的行为会将我的自私给引出来,人之初的性本善还夹带着邪恶呢。我也立起全身的刺来反抗,反抗的您的所谓“牺牲”。我是不是也该列举着我为您们的满意推掉了多少次的同学聚会和同学之间出游的邀请,是不是也该列举一下我为您们做的所谓“牺牲”呢?然后再甩出一句“既然这样,当初也没有人叫你非得为我牺牲啊?既然牺牲了话,就不要再拿出来翻帐,因为已经无法改变了。您在说自己的时候,就把自己想得那么伟大,而把就已经设想成一个不懂事不领情的混帐,将自己衬托得那么高,以显得自己是多么理硬与委屈。您有想过我的牺牲吗,我还不是如此的不懂事”。

这样是不是算把话说绝了,我们各自的自尊都已经不允许我们此时是身为平等人类而不是亲子关系身份的自己低头了。然后,我走出了家门,您也在门关上的瞬间颤抖着身体轰然坐下。再然后的然后,自私的我们各自跟自己的朋友陈述者这场战争,数落着对方的过错,撇清着自己身上的错误,争取到最大的支持,说着诸如“就算这样,又怎么样,我还不是怎么样怎么样地为他着想,你说我为他怎样怎样他怎么就不懂呢?”,此时尽情数落着对方而已经全部忘记对方好处的的我们还是亲子吗?都是好自私的人呢。就算列举出对方的好也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深明大义与自己的懂事理解,真的是好自私呢。

再到最后的最后,我们都不理对方,什么“血浓于水”的酸话在面子面前全部变得一文不值。此刻的我们是怎么了呢?啊,原来撇除关系不谈,我们也不过是两个个体的人类罢了。后来,我们其中一方受伤了,另一方就立马放弃妥协,回到对方身边说着自己的鲁莽与冲动和不应该。

既然如此轻易的放弃,那么为什么当初就那么坚持呢?坚持所谓的理想?坚持所谓的“为你好”?

为什么要让人性的黑暗面轻易打败亲情?就因为所谓的面子与“服从”,因为每个人骨子里的自私吗?

真的是不懂啊。

天涯就这么设想着,还好自己现在只是个旁观者,是个陈述者,不牵涉任何一方的利益或者感情,所以就这么看待着彼此在个人私欲满足和亲情之间如何选择。

其实,那些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天涯自己也不懂,她只是在陈述者她青春期的烦恼与困惑。

然后,摇摇头将这些怪念头赶走,继续着自己没有想到这些之前的混沌生活,瞬间湮没于大众的人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