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这个矛盾复杂体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1695 2016-01-05 15:10:15

  自从知道自己的努力有了回报,天涯就一直感觉做什么事情都很顺手,跟谁讲话都觉得那人是笑着的,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接下来就是家长会了,这是天涯觉得最对得起爸妈的一次,因为这次的成绩是天涯觉得拿得出手的。学生嘛,永远有一种不知道是从世界哪个角落里冒出来的“比较心”。而且那种“比较”是除了这个群体,其他人不能理解也无法理解透彻的病态存在,反正天涯习惯了这样的伴随,习惯这样的没事给自己找事的疼痛感与那种期待时的未知感,那种心脏在胸腔里面跳得咚咚咚的强烈。

这样的渐渐习惯,就像是鲁迅说过的一句话:世间本没有路,走得路多了,便成了路。刚开始是畏畏缩缩的探索式前进,后来则是把满地碍眼的杂草给全部踩到,然后出现的就不是模糊,而是实实在在的存在。

这次的成绩,突然让天涯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二爷,于是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站在操场上,像是一尊雕像,人们猜不透她在想什么?一瞬间心里就充满着酸楚感,连喜悦都变得无力。虽然只是一秒钟的情绪变化,但是竟然像一个迟暮老人的沧海桑田。

天涯不敢有情绪,连笑靥也不曾奢望会有。如果自己的行动让二爷误会的话,她们两个还能回得去吗?看着二爷依旧不动声色地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下课依旧是懒洋洋地趴在桌上小憩,偶尔散出精光的眼睛,而天涯自己就是这样静静地余瞄着,那样的时刻每一次都是让人感觉世界瞬间静止,只剩大本钟的钟摆摇摆的单调。太多的时间里,天涯喜欢把自己放在某段友情的主动一方,无论是付出还是关心的主动方,自己哪怕有时讨厌但依旧习惯的“主动方”。

大本钟接着摆,冷静、机械。

心里一阵一阵,的,就平白生出了,莫名的,空洞。

家长会。

所有的学生就在炙烈的阳光下曝晒着,不知道为什么的家长会都是强烈的阳光,浮躁的气息?或者说每次的学校开大会就是这样的天气,简直是魔咒一般的存在,是谁在远古的哪个时代被某个大神下了诅咒,世世代代,每次每次,都是炙烈的曝晒。

难以追溯、、、

今年的家长会有点奇怪,或者是说天涯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家长会。很多的家长都站在军训以供那些晕倒的同学休息的树荫下面,无所事事着,在闷热的天气下还能泰然自若者还真的是很少。天涯这干人等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认认真真地无损接受炙烈的阳光洗礼。突然说要欢迎某位老师,天涯还未来得及反应,身体就已经很听话地开始跟着鼓掌了。多少年了养成的习惯,还真不是一般的在天涯的脑子里根深蒂固、、、

你妹的,什么跟什么啊。居然是感恩教育,天涯的眼泪在很多的时候还是蛮好骗的。

听着那些故意煽情的话语,天涯没有反驳的力气,这样的感恩教育演讲无论来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的,天涯还是会一如既往地感动,一如既往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听完整场演讲。丝毫没有理性可言,因为对象是父母,描述的是那样天注定的情感:亲情,因为语言是那样的煽情而揪心,就像拿着一把小刀慢慢凌迟着你的心,你有什么办法,他说的那些你都经历过,你的翅膀硬了,你的那些曾经顶嘴,你的那些所谓由自己的兄弟引起与父母之间的战争与对立、、、声音绵软,笑着给你最残酷的结束。

回到军训的那场眼泪的滂沱,想起自己那张被眼泪、鼻涕湮没的脸,看见那个小孩最无助的哭泣。那个时候,天下着毛毛小雨,所有人低着头闭着眼,接受着这场别人带给你的自我认识。天涯很想回到那个时空,站在高处,俯瞰那样的场景,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重新看待那场很多人倾心演绎的感动,来重新看看那个哭得昏天地暗的自己。也可以看看那些在结束之后,由南陵邵雄一声令下之后冲向台上朝着爸妈喊出自己的觉悟与爱意的人们。

天涯总是在口头式的付出时会有所保留,不是冷血,而是害怕,如果说出来以后自己不能够做到的话怎么办?

她也很讨厌自己那种会在关键时候突然系统重启的状态,一瞬间就将眼泪吞没,边抽噎着边思考自己的行动。尽量不想让自己的话变得那么廉价,既然要说,就是真的觉悟。

这样的人生会不会比较累?

吸了一下鼻涕,天涯的系统再次恢复。就那样看着台上的人们争相跑上去大声喊出自己的爱。

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看待事情无论是基于什么样的感情基础上,总是会多了那么一份清醒,一份被称之为冷眼相待的孤立。

这次,自己的眼泪冲刷过后,又会留下什么样的成长呢?

是站在新起点上的重新出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