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山雨欲来风满楼(四)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2501 2016-01-05 15:10:15

  上学期运动会,第二次月考之后,那个吐出胃液的短跑赛后炎热得昏昏欲睡的下午,自己冷得发抖却想徒劳继续温暖起自己的鸵鸟思想。

上学期第三次月考之后,那个吐出胃液的晚上,那盏白得瘆人的大灯,那白晃晃的苍白干枯的灯光,那种令自己记忆深刻的鸵鸟思想。

上学期第四次月考之后,那些个清场记忆的白昼黑夜,那通问成绩电话的这头,那一直绞着心房的矛盾,那令自己差点精神分裂的鸵鸟思想。

现在,分科前,高考前,山雨欲来,黑云压城,那个哭得昏天地暗的家长会下午,耳边是老班那句“你家这个小孩么读文科读理科都行,这成绩平均”,再次站在选择的风口浪尖,自己再次缩起来再次鸵鸟思想以保自己周全。

多年之后,天涯想如果自己那次没有考到全校的第九名,没有刚好超常发挥把物理给考到了一个还不错的成绩,自己的未来会不会是另一个样子。

那个时候的天涯,依旧稚气做着每天该做的事情,没有多余的心思可以看到未来,只有忧虑,却不愿深思。

每天还是依旧去背政、史、地,每天还是出没于综合楼楼顶。

是真的,很多时候一个肯定比什么都重要,由于天涯在某次月考把历史考了95分之后,她就对背这些东西摸出了属于自己的那套方法。历史就必须串着背,沿着线背,沿着因果关系背,沿着轻重缓急背。顺序依自己而定,把所谓文科的东西理性化,将结构清晰化,将内容填进每个框架里。这就好比你每天背的内容是你从各个砖厂运来的砖,当你把架构清晰化之后,你才能明白你该把哪块砖放到哪个架构里面,当你最后建成建筑之后,你才能清楚从外观看出鼻子眼睛在哪里。你才知道哪里是由哪些建成,又是哪些建成了某地、某个部位。

做卷子,直接问你“什么什么事件的意义是什么”这类的题基本是没有的,除非你在会考还差不多。当它顶着另一顶帽子的时候,你要明白在帽子下面的那个它还是那个头,头是固定不跑的,根据题干给的时间、人物、背景、关键题眼迅速定位是哪栋建筑的哪个位置,而这是需要你当初将那栋建筑建得那么一目了然,那么有迹可循。凡事可是因果循环的,有因必有果的。再以时间、人物、背景、关键字眼为激光打穿帽子,然后你看到了头的真实形状。当你看到那个轮廓的时候,就是你看到那栋建筑那某个部位的时候,头的内容是什么,那就看你当时运来的那些砖里是不是真的有内容,不是空心砖。头的形状是题的原型,脱掉了一切夸饰之后的样子。看到了头的样子找到了砖的所在地,就用二维码定义了你的位置,坐标锁定了,然后将那实在的砖的内容写出来你就成功了。

而自从天涯某次英语周报的测验考了136的高分,得到了英语老师的表扬。天涯终于找到了自己在初中时做题的感觉。一个单词引发的革命,用一个单词就能总结出一堆语法,一大类题型,一种题感————在看到时就能填出答案连选项都不用看。平时引发革命之后,要记得将革命果实记下来,别让时间窃取了成果去,别让时间出卖了你的记忆。在这样的基础上,多多针对练习,每个语法,每种题型,使劲练,练到想吐,不说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至少成为你看见它时的一种熟悉感,能看到它的眉就能想出它的眼,最厉害的是能想出那一整张脸。

最后的那就是题感。

而老师表扬的“进步”让天涯很是生气,为什么黑妹或者平时考得好的人就应该,自己的就是进步呢?自己难道不该具有这样的成绩吗?就是这样的话,让天涯的干劲无限被激发,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点最后却引发了这样一长串一直燃烧着热血的奋斗。

这些凡事的凡事,这些本质的本质,是那些砖里有内容,是那张脸上的眉、眼、鼻梁’嘴唇的形状。毕竟是有了点,然后有了线,然后有了面,然后有了体。

所有的所有,没有基础,何谈上层建筑。?

当这些都找到了自己能够熟悉掌握的规律,天涯就习惯了做笔记,习惯在各科目上找规律。

所以最后的那块短板是物理。

说到物理,不得不说到那个怪咖————李纯泷,只要是偏理科性质的科目,他总是能很快给出自己的答案,这也就意味着那个答案十有八成九CD是对的。天涯从来就不会说不敢问,只有不想问。所以她拿很多的物理题去问这个高手,经常是被三下五除二给打发掉。导致天涯那个郁闷得紧,简直就是觉得上帝造物不公平啊。有的时候,李纯泷也会说自己没有时间,天涯才发现这个小孩真的有点奇怪,看的全是什么高考题,可是自己们都是高一啊。当这种时候,天涯一般就是表示自己的佩服。

是不是因为看到了,所以它就来了。

日子在所有人马慢慢充实着自己的昼夜交替之间度过。

第三次月考很快就过去了,忘记了具体的排名,却也记得不是什么会让自己觉得刻骨铭心的成绩与反差。转眼的第四次月考可就是不再以全部成绩来决定成绩了,只取你选择科项所包括的科目的成绩了。

是真正用兴趣来决定未来的时候了。是真正你自己决定自己往哪里走的时候了,是选择权利全部回到你手里的时候。

黑妹开始花更多的时间去背政史地,去看语文、英语,也不忘记把数学学好。

漓飛开始淡化与政史地的联系,花更多的时间坐在自己的课桌前,解更多关于数理化的题目。那草稿纸一沓一沓的,我那个喂哟啊,真的是五体投地啊。

福姐开始更频繁地看起自己的政史地,更频繁地出现于综合楼顶、科技楼前的空地。

蓉儿开始仔细看起自己做过的数理化的题目,不做新的题目。力求做一道会一道。

超哥和浪哥不再整天哼着“和~~~衣~~~睡~~~稳~~~”,两个活宝更积极问起地理老师题目,更积极与政治老师打成一片以求答题技巧,更认真记着历史老师的笔记与板书。

小七和赵妃不再嘻嘻哈哈,不再说着让人捧腹的笑话,不再像说相声那样一捧一逗,而是在政治书下解起了数理化。

封飞儿对文学研究更深了。

俚翎除了宝玉,不再染指那些诗词,学会将数字和公式放在嘴里。

地理哥誓将地理学到炉火纯青。

恒港华都快到把那本化学辅导书给翻烂了。

门口背书大军里少了跳哥,转而他加入了伏于桌前解题的大军。

黎韫淖更加认真看物理参考书。

飞飞头不再头疼政治为什么跟经济有关。

班长也不再如打机关枪一般诵读着那些枯燥的背诵内容。

347寝室不再有此起彼伏的各种文科专有名词偶尔冒泡、、、信更努力解好自己的数学题,二爷更加好好钻研每个物理概念的意义,若夕也开始解更多的物理题。

、、、、、、

、、、、、、

天涯很迷茫,她的心里停着的是一座天平,而不是一座不再晃动、已经停下的跷跷板。

是天平才可怕,因为不知道未来在每个托盘上的筹码到底是多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