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心重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1066 2016-01-05 15:10:15

  带着乱哄哄的脑子,天涯跨过暑假,直接来到了高二,那个所有老师都在说着重要的阶段。

新学期伊始,没改变的又是提前开学补课,开什么玩笑,我去!你那个妹啊!高一军训的都没来。

世事总在变:换了教室,从科技楼的五楼来到了二楼;少了那几位老师,少了那几门课程,少了那几位同学;所谓尖子班已经变成了两极的代表,有了所谓修饰的前缀————理科尖子班,文科尖子班;班上也迎来了新老师,新同学。

天涯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在过去的一年里突然发生的某件事之后变得沉重,而且一直就没有复原过。自己也就这样任它若有若无、忽近忽远的这样存在着。她真的是个那么固执的人,明明知道痛,还是要去知道,固执的在某些时候准确的认清了自己,固执的在某些需要面对的时候选择了钱枫代言的动物——鸵鸟。

一进新教室,很纠结的是,这学期居然是抢位置,我那个去啊!

第一排就是和老师同呼吸共命运————吃粉笔灰。

第二排一整排居然都已经摆满了书,天涯顿时又觉得自己被抛到了一个距离“事中心”很远的外围边缘,怎么就一点占位置的信息都没有收到呢?

看着第三排做着的豆奶和信,天涯顿时头大,我去,信都才做第三桌。

一下子大脑里就灌了浆糊了,混沌一片,没有头绪,机械的开口————这是个什么情况?跟打仗似的。

脑袋里真的是灌了浆糊了,连谁回答的自己都不知道,一阵嗡嗡的声音之后,听清了,第二排全被一个叫做“高发动”的人的书给占了,但是也没有人敢把他的书给丢了。

————下手够狠够绝,直接杜绝同桌不好的可能。

自然,白烂话招来一记白眼。

我去你的“高发动”,你当你是《四驱兄弟》里的美国队啊,还“强力推进装置”呢。

宿舍没有暂时没有改变。若夕还在,有可能是最后一次这么些人一起生活了,有可能是最后那么几天可以互看睡姿的通牒时间,也有可能再也不能在大晚上听见她踹床板的声音。

再也听不到在考试前夕她梦中还在背着政治考点了。

再也看不到在中午吃饭期间,每当她吃完都把勺子舔得很干净,就跟韩剧里那些吃泡菜拌饭的女主角似的。

寝室是不是会不再了?

这种大落大差的过渡,是不是每个人的心里都藏了一个梗,怎么都不会再回复之前平滑无比的状态了呢?

这就像每次考完一科自我觉得很难的考试之后的心里恐慌,但是却在这个时候看见过往的人们都是一副很轻松的表情,自己心里的恐慌就会被放大N+1倍。然后自己就会在想他们会不会也跟自己是同样的心情,同样的担心,还是说他们都觉得很简单呢?依旧是那种好像被抛到所有事情中心的最外围的边缘一样的心情,总觉得自己的闭塞程度还真是可以啊!

那么这次呢?这次又是怎样?

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觉得有点迷茫了有点莫名其妙的难过了?还是所有人都觉得只是自己不知道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