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梦魇的开始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1600 2016-01-05 15:10:15

  高一结束,以这样的姿态:

代表着很多人即将分道扬镳,以后除了语数外,可能连平时说话的话题都将变得不一样。以前住同一个宿舍的人也可能会不再,也会迎来一批新的人,又是一段磨合期。

在这个点,终究是有人走了。

若夕最后最后就是这样哭着离开的。

在高一结束的最后的那段日子里,在天涯情绪低迷得对周围都慢上那么几拍的日子里。

这个女孩子就是这样哭着离开的。

路人甲和路人乙是这样说的————

“是怎么回事?”

“你也知道前面的三个班级的学习压力大吧”

“屁话!重点”

“好像是说最后他们都奔了命的复习,那个若夕好像就一直一直在重复地写着化学方程式吧、、、、”

“你是想死吧,能不能不要等着我问,你自己说,我听着呢”

“听人说写得可认真了,你说这前面班级的人干嘛连打个草稿的复习都把字写得那么认真,格式还挺整齐。后来听人说是那个若夕估计复习得累了,结果就顺道把那个纸夹在书里了,刚好那天考化学的时候,彭副就去差考场去了,结果发现她的抽屉里有本书,拿出来一抖,就抖出那张纸。你说,好死不死的,字还写得那个认真啊,感觉就像事先抄好了夹进去的。所以就栽了,好像是唯一一个前面班级因为作弊被逮到的,好像说是被处分了,那一科零分计算。后来,彭副连着几个教室走,让每个监考老师把考场里学生放在抽屉的书都给收上去,连点纸片都不能有。你说,那个桌子是反着的,她也抄不到,但是就那么忖的就栽了”

“哦”

对于那个暑假,天涯没有记忆,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过的。是否又是又一次的记忆清场,是否又是在睡前胡思乱想。

那些离别的风笛声,吹皱了记忆中的人们,泛黄的照片失了真,回忆像刀,伤了人。

那段时间的消沉仿佛是自己一直是二的没心没肺的开心快乐,一直以为自由是对的,一直以为自己在别人的眼里是善良的。

但是突然某天有个人这么对着自己说了这番话————

不要以为自己二自己疯显得很特别狠爽朗,其实在别人的眼里只是个疯子是个神经病,只是讨厌而已。不要以为走在路上还时不时保持着微笑,别人会觉得你是个不错的姑娘,路人只会以为这人的脑子有问题。不要和死党走在路上的时候就目中无人,大街是我家,大声笑大声叫,这是没教养的表现。

然后自己就被突然打击得不知所措。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生活在偶像剧中,不是每个看似其貌不扬的女猪脚哭着乘着公共汽车走了之后,都会有个腿长还特能跑的人去追着汽车跑。

更不是在某女哭着喊着————人家就是这样嘛,人家就是简单的觉得只要开心就笑,难过就哭,活得自由不好吗?为什么非得跟那些在酒会上会小酌一口红酒然后笑不漏齿的淑女一样呢?人家露八颗大牙又怎样?人家在大街上笑得没形象又怎么样?我就是这样,这样才是独一无二的我啊!

然后某男还安慰————我就是喜欢这样,他们不喜欢就不喜欢,那是他们不懂欣赏,我就是喜欢这样简单的你。

最后你历经困难,终于让人们认可了你,觉得那样的你就是好。再来个快乐大结局,所有看你不爽的人都被你的独一无二的人格魅力给征服了,被你那套“简单主义”给感动得稀里哗啦。

人是要有简单而淳朴的想法,但那是美德,是一个人本质的东西,没必要天天拿出来显摆。靠。没人说吗,美德就跟内衣似的,是必要的,但是不必外露。

人都活在社会上,你当成生活容易啊,可以互不相干的!不要被偶像剧给荼毒了只剩一个不会思考的大脑行不行?你说“人家”,不会让人觉得愉悦,而是恶寒,你不是林志玲,不是台湾、福建、海南人,那些是文化影响,你那就两字——“作吧!”。

成熟的人会审时度势,而不是被你曲解了成为你口中的“势利眼”。

成熟的人会在做之前有个大概把握,而不是你天天喊着那些简单大道理就能感动困难的“善良派”。

成熟的人会把事情做的情有可原,有据可查,而不是你在做事过程中用那自认甜美微笑不停说的“谢谢你”和自认真诚道歉口吻说出的“对不起嘛”。甚至可能在被人吼了自己之后还说,我都道过谦了,你还要怎么样?

要是对不起有用,那世界还要警察干什么。

人是不断进化的,为什么还有人还是非得以一副原始大猩猩的傻样面试,还自认为童真而美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